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所罗门之匙》Chapter104.真好啊

“麻烦请不要说话只说半句话。”不知何时叶修已穿过石像碎块走到叶爹身边,叶爹看上去有几分欣喜,不动声色的朝自家大儿子移动了几步,叶修也面无表情的远离其同样数量的步数。
叶爹大受打击。

叶爹竖着大拇指指着教皇:“他用了灵魂魔法延长了寿命。”
“怎么可能。”同样精修于灵魂魔法只是方向不同的喻文州出声,看上去有些惊愕,要知道亡灵几乎不会轻易否定他人的观点,这么答案是多么匪夷所思可想而知。
亡灵说:“灵魂可以承载大量魔力但本是脆弱的,肉体再为强大的生灵灵魂一但损坏几乎是不可逆转的死亡,所以所罗门计划才会使用富有生机足够滋养灵魂的年轻躯体承载魔神灵魂,而不是直接召唤魔神本体,身体的衰老也会导致灵魂受创,光有灵魂魔法根本不可能延续一个生灵的寿命。”
“这位亡灵小朋友你说的没错,不过我还没讲完呢,这么激动干嘛。”叶爹笑呵呵的说。
“……”说关键点时能不能别大喘气。

叶爹似乎很受用在年轻的魔神面前炫耀自己丰富的知识,特别是自家叛逆的大儿子:“灵魂魔法的确不能延长一个身躯的寿命,但是如果不止一个身躯呢?”
“用灵魂魔法保证灵魂的完好无损,放到十岁左右的身躯中,活到快四十岁死亡再寻找新的身躯。”

王杰希干脆利落的否决:“这不可能实现,外来灵魂和本灵魂互相冲突排斥会导致身体的崩溃。”
叶爹挠了挠灰白的头发,发尾有几拽头发翘起:“现在小年轻性子怎么那么急,为什么要一定争夺身躯?直接不断融合不就好了。”
“可……”
挥手简单粗暴的打断木灵的话,叶爹说:“在原有灵魂的基础上不断融入新的灵魂,导致记忆的混乱和人格的崩坏,所以每一任教皇性格都有偏差,喜怒无常,他甚至几乎没有上辈子的记忆,只在脑海中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大概以及最初的执念。”

永恒的信念闪耀,幽暗永不介入;
唯愿众生预备四方,诸天万物歌唱;
不至灭亡,
反得永生。
顷刻间,叶修想起来了,想起记忆中歌声的缘来。
是百年前的那位教皇,在某次实验结束后黑龙陷入昏迷,那个人为了安慰他在其耳畔轻声哼唱,没有附加任何多余的感情,却意外的宛如天籁,让被疼痛折磨的他安然入睡。
那个人就是如此,面瘫冷漠,事实上冰冷面具下比任何人都要温柔。
可那个人是假的,他只是某个疯子漫长生命中短暂的一瞬,那个疯子甚至把那时的他几乎忘得彻底,只留下一个模糊的大概。
连自己也可以将自身忘却,这样的人生有何意义。

叶修有些恍惚,一时半会儿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但理智如他还是找到了支撑的证据:“我见过的教皇体内都有暗元素的存在,每经过一代就会变少。”
最期待的回答者来了,叶爹讲解的更卖力了:“是的,最开始这条毒蛇根本不是人类,本身是暗元素的集结体,但在一次次灵魂融合中人类的光元素会逐渐吞噬暗元素,他本身所拥有的暗元素会不断减少但不会彻底消失,能够不断接近人类但实际上并不是完整的人类。”
“持续多久了?”
“四百年吧,最初的他没有跟着同伴回到深渊,而是将灵魂分离出藏在大陆某处沉睡,所罗门计划召唤出第一个魔神时再从墓地中强制苏醒,只过我没想到这条毒蛇选择的是教皇这个身份。”
无疑是个明智的选择。
四百年前,成就最年轻的枢机主教、教皇,也创造了一代传奇,同时创造出一个扭曲的怪物。
叶修眉头皱成川字:“等等你说他是……”

“为什么要怎么做?”黄少天很是不能理解:“抛弃朋友、远离家人、背叛家人,自己不再是自己,最后很可能把自身彻底忘掉,所做一切有什么意义?自虐倾向?”
潘终于开口道:“没意义,无聊而已。”
叶爹毫不犹豫的揭老朋友的底:“你就死鸭子嘴硬吧,你觉得是自己自作主张的原因才导致魔神被大陆驱除,几百年后还被当做工具使用,一直自责得要死,”
“是吗?我已经记不清了。”教皇声调平静,不像是在说假话。
“所以说你自作自受,只能记得执念,结果连产生执念的原因都忘了。”叶爹喜闻乐见。

教皇幽幽的撇了叶爹一眼:“虽然我不记得很多事,但我记得阿尔法你把你老婆气跑几百年的原因。”
叶爹的笑容凝固了,憋成猪肝色。
叶修意味深长的望着自家爹。

潘背着手,走到祭台旁的一条地缝前,那滚烫炙热的岩浆将他苍白的脸照的通红,失去眼球的眼眶仿佛吸人灵魂的黑洞。
“醒来后我花了一百多年才想起我所要做的事,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也是记忆人格混乱的提现,我的记忆在不断消失,谁都不能保证下一次醒来我还会不会记得过往,我的时间不多。”
比起疯疯癫癫的日常,此刻的潘才像是个真正合格的教皇,冷静、沉稳,仿佛高在云端,神圣不可亵渎。
他声音低如蚊呐:“我甚至记不得你们、自己最初的模样……”
叶修望着潘的背影,隐约感觉地上那些伪劣的仿制品的碎屑仿佛在悲鸣,酸涩入骨。

“咳咳咳!”潘猛烈的开始咳嗽起来,仿佛连内脏都可以咳出,摊开手已是全数化成黑色的血液。
离他最近的周泽楷似乎想拉住他,怕其因缺失视觉掉下地缝,却被教皇一反常态粗暴的推开。
有些洁癖的潘此刻已顾不上血污了,指缝间污血滴落:“我在乎的东西不多,因为我什么都没有了。”
“从灵魂来讲你们本质上还是魔神,虽然还是会有歧视与针对,但已拥有了许多,友情、亲情,也许不久的将来你们还会收获爱情,大陆不会排斥拥有异族躯体的你们,你们会越来越活的像个正常生灵。”
“不需要面临深渊下的折磨痛苦,不需要在追杀中苟且偷生。”
“当然,你们比任何生灵都要特别,独一无二。”

叶修愈来愈感觉不妙,如果教皇还是那副不靠谱得模样到还好,可此时的潘太正常了,正常到诡异。

再次推翻之前粗暴的态度,潘准确无误的向周泽楷的方向张开了手,用那一贯轻佻、虚伪的语气说道:“Quae causa vitae longae est si sine gaudio?(如果不快乐永生又有什么用?)”

那是魔神们从未听过的语言,或者说,现世的他们从未听过。
古老、神秘,来自恒古永恒的辛秘,被时间的沙尘无情的掩埋,消逝于世人的眼中。

不出意料的没有收到任何回复,潘即使看不到也能想象得出暗夜精灵此时茫然无措的表情。
他咯咯咯的笑了,如果无视那双空洞的眼睛,那抹笑容比任何时刻的都要温柔真挚:“真好啊。”他说。

“阻止他!”叶修发觉了潘的意图,大声吼道。
潘保持着张开双手的姿势,向后倒去,白金色的流苏在火光中飞扬,金丝绣制的十字架华丽无比,在火光中闪耀万分。
周泽楷伸出手扑了一空,他的指尖擦过柔软舒适的衣料,然后眼睁睁看着潘坠入地缝,被赤红的岩浆吞噬。
沸腾的岩浆很快恢复了平静。

几乎在教皇沉入岩浆的同一时间,地下城开始剧烈颤动,碎石不断落下地层逐渐裂开。
失去魔力的供给,保护弥赛亚大教堂的结界消失了,灾难即将降临此处。
叶修反应迅速指挥众人准备撤离,而在下一刻地下城地面上画着的魔法阵“嗡”的一声猛然炸开,化为闪耀的光点升空,缓缓消散于空气中,在这前废墟间仿若童话般梦幻。
一切归于沉寂,仿佛根本从未发生。

第七个宝藏「入口」,毁灭。

——除此之外,我还可以答应你一个额外的条件。
——杀死父亲的人。
——好,我答应你。
他一向是个信守承诺的人。

评论(20)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