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唯粉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所罗门之匙》Chapter103.无药可救

时间回到周泽楷进入地下城的那一刻。
当暗夜精灵的拳头砸向潘时,教皇稳稳的抓住了这一拳。
“小周你这二话不说就动手的坏毛病是跟叶修学的?”苦恼的潘就像是一个无奈的长辈。
周泽楷顿了顿,大概算是辩解:“……不是。”还真与黑龙无关,暗夜精灵至小就奉行先下手为强的原则,是个实打实的行动派,一旦出手就会习惯性的下死手。
教皇没有松开手,他微微侧过头:“要不我们先不打了?一来没有战斗的理由二来你也应该打不过我。”
这话说的,换做是其他魔神估计只会呵呵一笑就直接一刀捅上去了。
可面对潘的是周泽楷,那个实质上腼腆温和的大男孩。
“好。”暗夜精灵松开手,教皇也放开了他。

初见的硝烟在无形之中化解,潘拖着下巴用空洞无物的眼睛打量周泽楷,像是在欣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而不是活物,弄得周泽楷很不舒服。
“你认识我?”周泽楷心中不快,却不会达到爆发点,他对潘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而非从未正式见过面的陌生人。
潘摇了摇头:“过去应该认识,但不记得了。”
这哪门子回答的套路。

“但那些不重要。”教皇抱着手,吊儿郎当的模样完全不符合身为神权者身份——虽然他干出这么多三观全无的破事已足够失职了:“小周,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嗯?”
教皇说:“扮演一个人,在我的幻术和你的真实谎言下没有人能识破。别那种眼神,放心,我不会利用你伤害任何人尤其是你的同伴,你的能力可以辨别我到底有没有说谎。”
沉默,长久的沉默,周泽楷抬起头:“条件。”
“小周你居然会谈条件了真是跟着学坏了……”潘发出啧啧的感叹声:“你们的目标是最后一个入口吧,我可以在入口彻底开启前毁掉它。”
“除此之外,我还可以答应你一个额外的条件。”

周泽楷愣了下,半信半疑,别扭的用淡色的唇开合间吐出几个音节,缓慢的音调恍惚间似已过了万年,带着若有若无的仇恨。
或许是被少言寡语的暗夜精灵传染,潘也陷入了沉默。
许久之后,他缓缓开口:“好,但我不能保证你一定能亲手杀死他,但他一定会死。”那声音不似平日的嚣张跋扈亦或者虚伪卑劣,只是平淡之下的无可奈何。

“咳咳!”无视周泽楷惊讶的目光,潘面无表情的抹去嘴角黑色的血液。
时间不多了。

正常时间线。
“我靠你这条毒蛇把老子儿子放哪去了?”叶爹暴怒,他常年宅在龙堡好不容易为了儿子出门,找到线索跑来结果是假的?
潘理好衣领:“你儿子不就在这吗。”指的是叶修。
“老子说的是叶秋!”
“叶修你爹不认你这大儿子了。”教皇故作惊讶的掩住口,虚伪的为叶修愤愤不平。
叶修扭过脸,不想理会这劣质的挑拨离间。

闹够了潘也不想把事情整得无可挽回,摊开手解释说:“本来是想让叶秋本人来的,但是我又担心他那个沉迷政界商界几百年没龙化过、身上没二两肉的文弱男一不小心被掉下来的石头砸死怎么办?于是我绑了他扔到十万八千里外的一个小城市派人好生照顾,过几天帮你送回龙堡,不收邮费。”他的表情有多恶劣就有多恶劣。
黑龙不信:“我儿子会配合你?”
“没听到我说的是绑?难道我还用请?”教皇语气不善。

“既然你本意是毁掉入口,为什么还要阻挡我们?”叶修用枪指着地上石像的碎片,随着时间的流逝,失去控制且魔力逐渐流失的石像纷纷倒地,变成一堆毫无用处的石头。
潘有些呆滞的看着石像,嘴中说着些不明意味的话:“这些是我花了两百多年亲手做出来的。”
“我不记得你们过去真实的样子,只能通过书籍中的只言片语拼凑出来,用石像填满这空荡荡的地下城。”不知此话中的“你们”是指现代的重生后的魔神还是过去的七十二魔神。
“而完成后,我却感到厌恶了,连外貌都被刻意丑化的石像又怎么可能接近真实,可我不想亲手毁掉我所创造的东西。”
又或许,潘只是想延续他与魔神相处最后的时间。
礼物原来是指这个,叶修默然,在场除了叶爹没有人能理解疯子的思维。

“耶路撒冷的灾难你事先知道。”叶修肯定的说。
潘没有辩解:“是的,我在大教堂设置了结界,但灾难迟早也会波及这里,除非在开启前毁掉入口或者献上祭品才能平息灾难。”
或是怕魔神们误解什么,潘靠着已有裂缝石壁不慌不忙的解释道:“等一切结束后,凡是了解过所罗门宝藏的生灵就会知道灾难与入口有关,顺着痕迹搜寻到我故意留下的资料就会发现七个入口已全数销毁,包括那些上了年纪的异族也不会找你们的麻烦,因为没有宝藏你们就是最后能打破平衡的武器,他们舍不得。”
“如果没有古书记载的灾难他们肯定不会相信有人试图打开最后的入口——虽然还没成功就被毁了。”

通过这场灾难留下的线索,生灵们会怀疑失踪人士潘或者奥斯汀不知从那得到失传的宝藏开启方法,因为只剩下最后的机会而陷入疯狂,哪怕牺牲整个耶路撒冷也要短时间强制开启入口,只可惜在最后一刻被不知名人士阻止,入口被销毁,功亏于溃,而那个人必须承担耶路撒冷万千生灵死亡以及所罗门宝藏入口毁灭的责任。
不论是侏儒制造的「钥匙」,还是千年前特殊的开启咒语,都会带来「灾难」,这是千年前的所罗门王对千年后窥伺他宝藏生灵的嘲讽与惩戒。
“放心,不会怀疑到你们头上。”教皇的口气就像是在讨论晚餐食材一般,无悲无喜,没有讨好也没有疯狂,像是在做工作汇报。

感情丰富的张佳乐不能理解这诡异的思维,富有责任心的他完全不认同教皇的所作所为:“你把耶路撒冷的人当成什么?这里有你的信徒,有你的手下,你就这样对待他们?”
冰元素灵并不圣父,他更多是不能理解潘这不负责任的做法。他相信只要集结力量迟早能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法,即使生灵不相信入口已全部销毁,魔神们也可以躲起来不进人世,为何要如此极端搭上无关的人?
“你是说狄斯和夏洛特?他们看到了地下城的秘密我只能让他们自行了断,反正当年给狄斯断剑时就没打算让他活下去。”灵魂魔法已达到一定高度的潘放大两个年轻的灵魂内心的恶意再为简单不过,对于他而言狄斯和夏洛特大概不过是个消遣的玩具。
随时利用、随时抛弃的玩具。

“他们不可能背叛你!”张佳乐想起狄斯那孩子给他炫耀教皇赠予其礼物时兴高采烈的模样,又想起夏洛特看向潘那爱慕与崇拜结合的表情。
潘理所当然:“我知道,只是懒得去相信而已。”
“人类对于你来说到底算什么!”

“与我无关。”依旧是那个温柔和善的表情,圣洁漂亮的脸蛋,却说出残酷冰冷的话语。
忠心耿耿的下属,无条件服从命令的圣职者,都与这万年寒冰似的的怪物无关,他的世界只有自己,于是义无反顾的坚持自身所认定的一切,哪怕是再明显不过的错误。

——我会成为您的剑,您的盾,我的力量与生命将归属于您,我愿为您斩去阻碍您道路的荆棘,惩戒对立面的敌人,以灵魂为誓,永不背叛。
——但你对于我来说一文不值。

张佳乐嘴角抽搐目,他总觉得教皇是人类小说中那种身为人类却整天仇视同族的中二病:“说的好像你不是人类一样。”要不是时机不允许、孙哲平也在一旁拦着,他真的想冲上去把这个毫无逻辑疯子冻成冰棍再狠狠踩几脚。

“我?”潘歪着头,淡金色的长发向一边倾斜:“我虽然几乎是个人类了,但其实不是。”
这是病句吧,冰元素灵厌恶的问:“那你是什么?”
“我忘了。”教皇回答的很真诚。
叶修抖落烟灰,发话道:“也许你只是个无可救药的混蛋。”
潘坦然接受:“或许是吧。”

叶爹冷冷喷出一声鼻腔音:“哼,自讨苦吃。”

评论(11)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