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唯粉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所罗门之匙》Chapter102.老一辈

黄少天差点给这头从天而降的黑龙鼓掌欢呼了,他当然不会认为黑龙会真是什么神明,在此之前他对龙族的印象一向都是叶修那般厚颜无耻的生物。
等等,黑龙?
虽然在猎豹眼中龙族都长得一个样,在鳞片颜色相同似的情况下就更是难以分辨,但是仔细对比这头黑龙与叶修变作本体时狰狞的五官,竟然意外的契合,只是黑龙体型年龄明显比叶修大的多。

叶修对付的四尊石像正好都被碎石压住了,正在巨石下苦苦挣扎,他也得以休息片刻。
见到黑龙他算不上惊讶,只是没好气说道:“老头子你居然来了。”
由于身体过于庞大,黑龙好不容易挤进地下城也几乎把一个角落填满,他勉强的扭过身体凶狠瞪了叶修一眼:“儿子出事了老子怎么能不来。”那凶狠的目光以及粗暴的口气结合在一切却有种说不出的……宠溺。
就像孩子在学校打架,父亲急冲冲跑来学校骂了儿子一顿的原因却是嫌弃他太弱打不过对方,然后摩拳擦掌当着众人的面准备将打了自己儿子的混账小子狠狠揍一顿。

“哦,你说叶秋啊,他就在你旁边小心别把你的宝贝儿子踩死了。”叶修没心没肝的说,看上去黑龙跟他完全没关系一般。
黑龙怒了,鳞片立起:“靠老子大老远飞来你这臭小子就这态度。”
“请礼貌点这里还有其他人在,话说我跟你有关系?把叶秋带走就赶紧离开谢谢。”叶修挑眉,完全不领情。
“你也是我儿子啊……当年我又不是故意的。”黑龙委屈的垂下了头,配合他这副狰狞可怖的外形更是万分诡异。

在场魔神被这对关系微妙的父子对话镇住了。
待石化解除后,张佳乐忍不住打破僵局:“那个教皇是死了吗?”他不明白这群人怎么老是带歪重点。
“没有,只是个替身魔法。”叶爹嫌弃的挪开爪子,不出其所料坑洞中又是一个陌生的圣职者:“那家伙比异种蟑螂还烦怎么打打都打不死。”

“别用那么恶心的生物侮辱我,阿尔法。”毫发无损的潘从祭坛另一侧走出,跟叶爹仅仅间隔了一个祭台,渺小的人类在庞大的龙族面前毫无惧色。
阿尔法是叶爹的中间名,其实叶修的通用名的中间名也是阿尔法,只是此时此刻教皇显然指的不是习惯用东方名的叶修。
叶爹面对有亏欠的儿子怂点对待潘就完全不客气了:“那用什么?毒蛇吗?”
“其实我蛮喜欢蛇的。”潘无所谓:“而且蛇类是你们龙族的近亲。”
“靠你才跟蛇是近亲!”仿佛受到了莫大侮辱的叶爹猛的往地上一拍,地缝裂开的更大了,黑暗的缝隙尽头是滚烫的岩浆。

教皇叹气:“变成人形很难吗?你再继续闹腾下去整个地下城都要毁了。”那纠结的表情满是嫌弃。
一听此话叶爹更来劲了,甩动着那条布满倒刺的龙尾:“老子就不,怎么着。”
“变。”开口的是叶修,大概他也觉得这不靠谱的爹有些丢脸,身旁的黄少天一脸想笑又强行憋住的用肘部撞了下他。
叶爹身体僵了下,喷出一团黑烟龙身逐渐缩小至正常人类大小,穿好衣服蔫蔫的走了出来。
那是一位穿着黑色风衣皮质长靴的中年人,灰白的短发有些自然卷,赤金的眸子炯炯有神,五官间有种说不出的岁月沉淀留下的味道,总的来说是一位英俊成熟且……风骚的帅大叔。

“老叶你以后就长这样?还挺骚包,我想象不出你穿成这样。”黄少天可不是没看出爷俩眉眼间的相似。
叶修沉默的按着猎豹的头扭到一边:“就你话多。”

叶爹平日何时不是跺跺脚大地都要颤抖的主,只是在大儿子面前智商无下限的下降,尊严也荡然无存。
教皇看着他这副怂样心中莫名不爽,他会因为礼貌而憋着吗?当然不会。
“阿尔法我知道你老来得子不容易,但你目前为止的言行举止就是缺了跟筋的一傻逼。”潘用温和的表情骂着脏话。
叶爹不甘示弱:“我靠我看你是嫉妒老子有儿子,哪像你这个不知活了多少次的老不死,睡了几百年连自己是谁种族什么都忘了,你还记得最初的你叫什么吗?”
“那是我心甘情愿付出的代价,你这弱智小鬼不懂。”
龙族首领和当代教皇两位在大陆举足轻重的人物在一群小辈面前毫无顾忌的秀下限。
他们以自身为范本充分给年轻人展示了来自东方古国的一个词汇——为老不尊。

黄少天的下颚都快掉地上了,他记得自己前不久才叫了教皇短命鬼,而此时听对话的内容潘的年龄在叶爹之上,而黑龙至少上千岁。
教皇到底是什么人?猎豹脑中混乱不堪,其他魔神也好不到哪去。

“哼,你耍了我上千年现在终于被我赢一次了吧。”好不容易扳回一局的叶爹已经顾不上太多了,不经意间把过去的黑历史也捅出来。
潘看上去有些迷茫:“你赢了我?”
叶爹冷哼一声,指着躺在祭台上的叶秋:“你不是还跑去龙堡拿我儿子威胁我吗?现在阴谋诡计被我识破了。”他露出“不过如此”的洋洋自得的表情。

“这个啊。”教皇恍然大悟:“所以我才说你一遇到儿子就傻逼。”
他朝着祭台喊了一声:“小周啊,不用装了。”

祭台上的“叶秋”突然动了,睁开双眼不是龙族特有的赤金色瞳孔,而是一双蛊惑人心的紫眸,妖异无比。
黑色的短发逐渐拉长,人耳也变得又尖又细,眼角的泪痣也逐渐浮现于白皙的皮肤上,一张华丽且精致得让人无法呼吸的面孔撕开了代表欺骗的伪装。
周泽楷坐在祭台上左看看右看看,看上去有些局促不安,他纠结半天轻声吐出一个不太肯定的字符:“嗨?”



评论(15)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