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唯粉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所罗门之匙》Chapter100.祭品的意义

不慌不忙躲过黄少天的斩击,潘闪退到一边,笑呵呵的说道:“不好好说话就动手的可不是好孩子。”
黄少天见一击不成没有忙着追击,将冰雨斜在身前:“本少可比某个短命鬼年龄大多了,别往自己脸上贴金,想占我便宜纯属想得美。”那双颇为乖巧的杏仁眼半虚着,闪烁着阴冷的光芒,仿佛随时可以化成一条凶猛的毒蛇向猎物扑去,无愧于“妖刀”之称。

“教皇阁下。”叶修叹息一声,走到黄少天身边:“你就不能以正常点的方式出场吗?”
潘以一种诡异的目光“盯着”黑龙:“怎么才算正常?坐在教皇宝座上居高临下看着你们,说这里是我的地盘闯入者死你们都是将死之人不配知道我是谁?还派遣手下一个一个给你们刷经验值?”
过去看过的人类小说内容不仅浮现眼前,猎豹瞬间找到了共同话题般猛的点头:“对对对对对。”
张佳乐嘟囔:“怎么觉得怪怪的……”

与教皇废话同时,滔滔不绝的黄少天背在背后的手快速比划了个手势。
喻文州和王杰希悄无声息的分别开始召唤地下的亡灵与植物;
肖时钦机械箱中飞出无数蚊虫大小的炼金生物;
孙哲平不动声色的向右移几步,巧妙的挡住潘唯一的退路。

与猎豹互喷垃圾话的教皇完全不落下风:“别以为我没看过那些中二病小说,我是好人怎么可能跟那些白痴小说里的反派一个德行。”
潘.冯.哈步森是个好人?那大概是黄默韩泪的悲剧。
“别侮辱反派,人类大部分小说都是故意将写成那个鬼样子的,就是为了衬托正派的智慧,但是还是有部分好作品人物塑造的相当好的,乱地图炮可不好。”黄少天将话题越扯越偏。
“我就地图炮你砍我啊?”教皇充分显现了魔法小学生的本质。

叶修不知何时点燃了烟——地下城大门还是敞开的算不上封闭空间,他提起千机伞伞尖对准教皇,叼着烟打了个响指,似乎等待这一刻已久:“好啊,我选择轰你。”
话音未落,千机伞前段重组成炼金机枪状态,“砰砰砰”声中火花四溅,无数魔法弹药化成道道绚烂的光点向潘飞去,弹药以刁钻的角度的几乎将教皇整个人笼罩住,即使其强行逃脱也会有魔神阻拦。

但教皇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坦然接受被魔法弹药射成马蜂窝的命运。
一次性将弹药使用完毕后,“教皇”软绵绵的身躯向后倒入,尸体变成了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圣职者。
“又是替身魔法。”叶修撇了撇嘴。

潘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毕竟你们是不遵循规则不懂礼仪的混账小鬼头,我当然要做好准备。”
魔神们讯声而去,发现教皇出现在中央的祭坛上,跟众人隔着不短的距离,只是不知道是否是真货。

“说的好像你年纪很大似的。”叶修嘲讽一句,含套话成分居多。
潘无声笑了笑,嘲讽的表情似乎在表达“谁中套路谁傻逼”,他在祭坛上漫不经心的循着圆圈走:“你们理解的大体方向不错,宝藏入口的确就在弥赛亚大教堂下方,只是细节上有些偏差。祭品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能开启宝藏入口,它存在的意义是平息宝藏入口被打开过程中所带来的灾难。”显然他以某种方式听到了魔神在教皇厅外的对话。

叶修一抖烟灰,看起来十分冷静:“灾难?是外面的地震?”
“所罗门王是个占有欲与嫉妒心理极强的人,他是一位伟大的君主,但在更多方面只是一个人渣。”教皇毫无顾忌的贬低那位传说中的君王:“他怎么会允许他人触碰属于自己的宝藏?”
“试图打开宝藏的后果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因为哪怕是创造出「钥匙」的侏儒,也未曾接触到宝藏入口的存在,他们只是对先祖遗留下的图纸上的信息加工改造。”

叶修接话问:“过去没有生灵发现入口吗?”
“有几个误打误撞的,毕竟提出一个全新的理论比验证已有的理论更为困难。”潘歪着头冷笑:“不过他们都死了,因为我不喜欢因为好运而得到一切的家伙。”
教皇这番话的意义所包含信息量就太多了,但他似乎并不打算解释。

“所罗门将宝藏库建立在独立的空间,在用对应的魔咒开启宝藏过程中,维持空间的魔力会发生暴动,所有元素会陷入完全的混乱,从而导致‘灾难’的降临,从某种意义也是那些惨遭杀害的灵魂的诅咒,正如你们在我的图书馆中看到的那样。”
自私者不会允许他人触碰自己的财富。
“‘灾难’一直会持续到入口打开宝藏重现世间,在此期间入口周围的一切彻底毁灭,范围几乎包括了整个耶路撒冷,除非献上祭品魔力才会将魔力稳定下来,这是所罗门定下的规则。”

“祭品,是献给神明的礼物,是平息众神愤怒的玩具,也是即将被架上火刑的羔羊。”
在高傲的所罗门王眼中,自身早已超脱可人类的躯体成就最为伟大的神明,理应接受众生灵的崇拜,得到应有的献祭。
既然想得到,必定要付出。
“过去的祭品是名为席兹、比蒙、利维坦三种巨兽,也是天空陆地海洋最强大的存在——不一定是最强,那更多是一种代表意味,是那个时代的所罗门王定下的,祭品自然也对应那个时代的要求与法则。”
“那么猜猜看,哪种生物最为合适成为这个时代的祭品?”
“是谁同时拥有腮和肺?谁的鳞片可以抵御来自海水的强压与天空的气流?谁的血肉能承受极寒与高温?”

潘装模作样的顿了顿,按下机关一个类似手术台大小的祭台升起,他温柔的拖着躺在上面的人的背让其坐立,让那个人的脸正对着魔神。
“叶修你可不要因为你是个见水死的旱鸭子就否定龙族的特性,如果你真淹死了也是给龙族丢人。龙族是少数海陆空皆可生存的生物,也是其中最为强大的。”
“龙族本身所代表的对立含义很多,神圣与邪恶、光明与黑暗、美丽与丑陋,若不是千年前龙族的数量还不如现在这般稀少,恐怕所罗门那白痴当年就会直接选择它们作为祭品。”
“以龙族作为祭品,多么完美的权利象征。”
“真好啊,千年后这美丽的生物再次沦为弱小的羔羊。”教皇的笑容中充满了戏谑。

看到那张异常熟悉的脸,黄少天有些结巴:“老、老叶,那不是、不是你吗?”他扭头顶着叶修的脸。
那的确是一张与叶修一模一样的脸,只是梳着背头,穿着像个商人般一本正经,与叶修吊儿郎当的模样完全不同。
“那是叶秋,我的双胞胎弟弟。”心中的猜测被论证,黑龙扭曲的表情仿佛可以吃人。
猎豹还是有些昏:“叶秋不是你几十年前用来忽悠人的烂大街假名吗?”

教皇享受着魔神们的骚动,眨了眨眼:“我就不用问你选择耶路撒冷还是兄弟之类的无聊问题了,你肯定不会在乎耶路撒冷的存亡。”
他了解魔神,超乎任何人的想象。

大地开始传出轰隆隆的声响,大小不一的碎石不断落下,地面止不住的颤动,仿佛地下城即将倒塌一般。
张佳乐背后一凉,本能的侧身一闪,一道剑光几乎贴着他的背部划过砸出了不小的坑洞。
定神一看,发现是那七十二尊魔神的石像之一正挥舞着他的巨剑,手腕和手臂在炼金设备的辅助下旋转角度达到三百六十十度以上可以攻击到任何一个角落。
几乎在同一时刻,所有的石像都纷纷抖落身上的碎片灰尘,活动僵硬的身躯,作为石像的它们“活了”,在沉寂了上百年后,以绝不逊色正常生灵的灵敏程度向魔神发动了攻击。

“我不想当个死于话多的正派,希望你们也不要成为来迟一步的反派。”潘将看似昏迷不醒的叶秋轻轻的放回了祭台上,像是捧着易碎的瓷器,笑着说道。

评论(13)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