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所罗门之匙》Chapter97.真正的天才

高空中,魔神们极速飞行,稀薄的空气与极低的温度于他们而言根本不存在。
王杰希和黄少天杠上了,或者说是猎豹单方面挑衅,非要和木灵比试谁更早达到目的地。
木灵似乎不太能忍受一只长着鸟翅膀的傻猫在自己耳旁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沉思片刻,左手化为藤蔓向黄少天甩去。
猎豹向后退去轻松躲过,然而好巧不巧撞到了坐在狮鹫背上的冰元素灵。

掉下狮鹫背部的张佳乐骂了一声,掉落瞬间单手凝结成冰一点空气,空气中冰元素顿时疯狂躁动起来,瞬间把黄少天的羽翼冻结。
燃烧着火焰的羽翼没被冻多久便自行融化,但这短暂的时间已足够飞的歪歪扭扭的猎豹撞到完全在一旁围观的人偶,并且身子一僵让背上背着的亡灵摔了下去。

手疾眼快的孙哲平立刻命令狮鹫调转方向向下俯冲,狮鹫用那双巨鹰般的利爪抓住了张佳乐;
机械翼被黄少天撞得失灵的肖时钦头朝下坠落,在半空中他冷静熟练调出备用飞行翼,腾的一下升空,换做生灵的血肉之躯或许会因此遭受撕裂重创,乃至失血过多死亡,而人偶的身体属于金属材质,毫无感觉;
喻文州手隔空一抓,一只路过叫不出名字的巨型飞禽在众目睽睽之下迅速腐烂,只有背部以及翼骨还剩下部分皮肉羽毛,古怪的是这只死亡的飞禽依旧还能飞翔,极快的速度甚至远超生前,稳稳当当接住了体重轻盈的亡灵。
或许那具尚未腐烂完全的骨架会有令人作呕的腥臭味,但喻文州根本没有嗅觉。

一直在带头的叶修没有继续前进,而是鼓动翅翼让自己停留在半空中,抱着双手转过身望向众人:“多大了?上魔法小学了吗?需不需要叶老师管下你们?”
瞬间沦为幼稚园小朋友的众魔神:“……”
“你们一个二个怎么这么跳,怎么不学学人家小周,人家多乖啊一个字都没说……”叶修幼稚园园长开始了他的教诲,愣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了:“等等小周呢?”

为防不测的喻文州率先跳出来表示不负此责任:“我以为前辈早有安排。”
“我也是。”肖时钦眼镜下的人造眼珠冷静万分,
王杰希僵着冷漠脸:“呵呵。”

总之,很快众人就接受了周泽楷被遗落在卡萨之森的事实,虽然失去周泽楷的真实谎言能力不太方便,但也没放在心上。
在他们想来待在卡萨之森的暗夜精灵再安全不过。

既然统一战线就不必藏着掖着,叶修一边飞行简单讲解了下他遇到潘之后的事。
良久,魔神们陷入诡异的沉默。
“教会疯了吧才会选这种教皇。是前一任教皇选的圣子?那么就是前任教皇疯了。还有前任教皇不是被杨聪杀的吗,哦是病死的,这算捡漏吧我表示极度怀疑杨聪的阿萨辛联盟的实力。”不用背负喻文州的黄少天轻松的飞到叶修身边,滔滔不绝的打破了沉寂。
“老叶你确定最后一个「宝藏」入口就在弥赛亚大教堂?可别忽悠我们。”

叶修解释道:“ 我有个朋友是「瓦沙克」 (Vassago) ,可感知「失落」与「未来」,不同于发现宝藏的能力,他能证实仅存于笔墨中甚至只是口头间的传说。”
“几百年来大陆生灵一直认为到达所罗门宝藏内部必须知晓宝藏本身具体位置,而他第一个推算出「宝藏」其实共有七个设置传送魔法的入口,总结侏儒的资料发现「钥匙」适用于任何一个入口而不仅限于侏儒遗迹,一百多年前也是他首先提出了毁掉入口永远封存所罗门「宝藏」的计划。”

黄少天嘟囔:“听起来挺厉害的。”
倒是个了不起的天才,但是肯定没自己厉害,猎豹想。
黑龙的目光有些恍惚,仿佛回到了过去:“七十年前他曾告诉我弥赛亚大教堂有「宝藏」入口的可能很大,算上时间应该是最早发现的「入口」,没想到也是最后一个。”
猎豹问:“那你知道怎么一直没说?”
“因为我不能确定。”叶修的话音未变:“他去验证的时候死了,死在弥赛亚大教堂里,被当年的红衣主教所杀。”
在卡萨之森时,现任教皇提醒叶修苏沐秋当年推测出的结果没错。
实在有些可笑,密林精灵赌上性命都没证实的推论,却被轻飘飘的一句话证实肯定。
我有一个朋友,然后他死了。

飞行的队伍再次陷入诡异的沉默,就连黄少天都不太愿意开口。

不知过了多久,疲惫不堪的一行人终于接近了目的地,即将达到弥赛亚大教堂所在的耶路撒冷边界。
“那……那是什么。”远远看到耶路撒冷的景象,还算是休息足够的张佳乐略微颤抖的声音传出,道出众人心中的疑惑,他抓着狮鹫羽毛的手不禁加大了些力度,狮鹫不满的扭动着身体。

耶路撒冷是个四季如春的奇迹城市,千百年来从未遭遇多大的灾害,再加上弥赛亚大教堂的存在,被诚恳的信徒誉为神明所眷顾的圣地。
这是神的国度,光明的源头,无人胆敢侵扰。
然而没有人知道这份平静之下究竟是哪般模样,此时此刻,耶路撒冷则将它最丑陋又或是最真实的一面毫无顾忌的暴露在世人眼前。

数百条狰狞的地缝出现在大地上,最窄不过一拳宽度,最宽甚达到二十余米,长度连绵千米望不到尽头。
地缝深度达数十米,隐约可见赤红滚烫的岩浆在其中咆哮,它们张牙舞爪的叫嚣着要涌向生者的国度,披上血红的大氅,试图撕碎那些痛苦的灵魂;又如同怪物的血液,代表着悲惨的结局与无尽的折磨,即将漫向人类的世界。

房屋建筑在剧烈的震动中坍塌,不断有生灵落入地缝,瞬间被岩浆吞没侵蚀,随着大地的位移地缝缓缓扩大,不时喷出高温的岩浆与气流,将往昔美丽富饶的耶路撒冷毁灭得彻底。
恍如人间地狱,也如神明降下的浩劫,是众神的愤怒,是末世的启示。

只有一座建筑群在地震中安然无恙,仿佛受到上帝格外的偏袒与喜爱——弥赛亚大教堂。
偶有无法逃脱的信徒试图冲入教堂避难,然而禁闭的大门代表父神残忍的拒绝了他虔诚的孩子,将绝望的信徒推入死地,以旁观者得姿态冷漠的注视着生者的灭亡。

“宝藏……要打开了。”黑龙缓缓说道,巨大的翅翼支撑他修长的身躯浮空,如同比例夸张十字,立于被猩红的红云掩盖的天空之下。
偶有幸存的人类望见那一幕,以为那是上帝的标志,纷纷惶恐的跪下祈求父神的谅解,祈祷神明的救赎,下一刻便被倒塌的房屋碾压或坠入地缝,升入天堂或者地狱。
他的声音比想象中更为平静。

评论(11)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