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所罗门之匙》Chapter93.谢礼

卡萨之森的某处。
张佳乐坐在路边的一块巨石上,乐此不疲拆装着一把炼金术枪,金属齿轮发出的咔嚓声似乎能给他莫大的快乐。
他用余光看着站在一边的人,手中不知何时又开始把玩一枚在禁忌科学中被称为手雷的小型魔法炸弹。
孙哲平头顶上尖圆耳上棕色的毛莫名而弯曲,属于狮子的长尾在身后扫来扫去,他抱着一柄看起来重量不轻的重剑,背靠着树干,站得挺直。

冰元素灵纠结半天试图挑起话题:“这些年你去哪了?”
“磨砺自身。”孙哲平回答。
跟没回答也没区别,张佳乐懒得钻牛角尖,继续问道:“你的手伤好了?”
“没有完全痊愈,短时间的战斗没问题。”
张佳乐松了口气,庆幸狮子的手伤恢复不错应该有彻底痊愈的希望,如果真的再也无法战斗,以孙哲平这么骄傲的性子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在大陆上魔力为生灵所用,可以创造出奇迹,同样可能创造出毁灭。
对于惯用魔力的生灵而言魔力暴走是一项极为可怕的灾难,轻则精神力受损重则反噬死亡,而魔力暴走通常没有前兆,这就像是诸神开的一个恶劣的玩笑,一时不快就置人于死地,无论前因后果生灵又是否无辜。
孙哲平就好巧不巧遇上了魔力暴走,作为掌控风雨雷电的魔神「弗法」 (Furfur) ,他几乎把自己的双手烧焦至碳化。

不幸中的万幸是在魔药大师王杰希和当年被称为治疗之神方士谦的帮助下,孙哲平保住了双手,也得到了一系列的治疗方案,才有现今这即将痊愈的结果。
就那以后孙哲平闲来无事就喜欢离开领地玩失踪,最后一次直接失踪了近四十年有余。
张佳乐几乎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这头漂泊不定的狮子了。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的?”张佳乐一想到自己窘迫事被青梅竹马看到就有些无奈。
孙哲平活动了下僵硬的脖子,沉声道:“我和我的狮鹫在森林外围捕猎,有几个「崇拜者」带着「感染者」逃出了森林,我叫住他们问了下情况。”
「崇拜者」无条件听从魔神的指令,即使本身生命危在旦夕他们也会因为见到君主不顾生死,就像是蓝雨佣兵团清理幽秘森林时,也会有「崇拜者」用性命争取与魔神见面的机会,更别说没有意识的「感染者」。
愚忠的典型例子,甚至傻的可爱——虽然他们长得并不讨喜。

“这样啊。”张佳乐点了点头,他的目光扫过孙哲平的重剑,突然想起了什么:“你的武器怎么会在教会那?”回想起自己居然还为此跟一个人类小鬼差点打起来就莫名难以启齿。
孙哲平皱眉:“武器?”
“一把断剑,看样式是你平常惯用的,也有你的气息。”
“我记得。”狮子的语气并未有太大波动变化:“二十多年前我的手还没好,遇到危险是当时的教皇救了我,重剑断了我就送给他作为谢礼。”
那哪是教皇是老妈吧……等等,会有人的谢礼会是一把重剑?还是断了的?冰元素灵汗颜。
似是注意到张佳乐的疑惑,孙哲平难得的笑出了声:“他看上去挺喜欢,说什么‘重铸登基’之类不明意味的话,具体我没去记。”并非记不清,而是根本没记过。
这是多缺心眼或者说粗神经的二人组啊……你俩凑一起得了,玩着手雷的张佳乐在心中吐槽。

“等等。”张佳乐意识到了什么不对:“你知道他是人类那为什么还要把带有魔神气息的剑给他?长时间接触魔神气息对人类是致命的你不会忘了吧。”
孙哲平严肃的脸多了几分微妙的表情:“我当然知道,本身气息虽然消不掉,但我一开始就把魔神气息去除了,不会影响到人类。”

“嘭”的一声,冰元素灵不知不觉中拧开了手雷,辅助用的魔法炸弹直接在他手中炸开,半只手掌消失不见碎成粉末,凹凸不平切面没有血液只有光滑闪亮如镜面的冰块。
张佳乐没心情搭理自己的伤口,水元素涌出接在其断掌上,再降低温度冻结,手掌便完好如初。

“你确定?”
“确定。”

张佳乐陷入深深的纠结之中,既然孙哲平的魔神气息早就消除了,那么狄斯随身携带的断剑上的魔神气息到底是谁的,又是谁要害这个臭屁的毛头小子?还是说原本目标是现任教皇没想到潘直接送给了手下?
不对,张佳乐使劲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点,他一个反大陆的魔神怎么可能会去关心人类的死活,还是个讨厌的圣职者,怎么想都不正常。
事情真是越来越复杂了,冰元素灵在心中叹气。

评论(12)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