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所罗门之匙》Chapter91.规则之外

再一次见到某个神经病,就连叶修都忍不住冷冷吐槽一句:“阴魂不散。”
虽然因为那身特殊的衣袍魔神很难能直接触碰到奥斯汀,但圣水的腐蚀性显然不针对普通人类,主教就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教皇偷袭得手。
潘完全可以选择直接攻击其心脏达到致命一击,他却刻意选择避开了要害,恶趣味占大部分因素。
不过,黑龙瞳眸微微虚起,他似乎看到教皇接触到衣料的皮肤略微发红,最严重的地方不过是破皮,不是仔细看的话根本无法注意。

潘笑着将手抽出,用水元素清洗去血污,对抱着腹部倒在地上颤抖的奥斯汀不施与半分目光:“叶修,看到我没死就不能开心下吗?”
“不能。”黑龙完全不想搭理他,祸害遗千年这句东方古国的古语还真是不假。
不过叶修也并不相信教皇真的死了,历代教皇或多或少不靠谱,但都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习惯叶修冷漠的态度,潘也无所谓,他无聊的踹了踹倒在地上的奥斯汀,并未因为眼盲而有半点偏差,力度不大倒每脚都踹在主教受伤的腹部。
他也及时发觉主教手下的接近,“善意”的提醒道:“不要忘了我才是教皇。”圣职者们僵硬的停下了脚步。

“你……你不是死了吗?”魔力强横的奥斯汀在腹部受损的情况下一时半会死不了,屈辱之余异常恐慌,声音都有些颤抖。
“被挖掉眼睛又不代表死亡。”潘笑得很开心,像是在讲述什么可笑的笑话。他突然躬身将脸凑近主教:“还是说,你预先就知道我肯定会死,虽然后面出现了「崇拜者」引起骚动,但我的死亡并没有脱离你的计划之内,是吧?”
奥斯汀颤抖得更厉害了。

叶修在心中暗骂着变态,不动声色接话道:“你的‘死亡’果然与奥斯汀有关。”所以他也不算是忽悠了夏洛特和狄斯,嗯。
只有在教皇死亡的基础上主教才有信心去争取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如果有某个神经病在,奥斯汀根本不敢如此肆无忌惮。

潘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身上一袭圣袍,如同即将登基的帝王般沉着冷静,很难想象他失踪久的时间后那条代表着至高无上身份的圣袍仍旧一尘不染,仿佛是前一日才完成般崭新如初。
“叶修。”他的声音很轻,微妙的表情甚至有些……委屈?黑龙被自己的想法雷的外焦里嫩。
“有事?”
教皇陛下嫌弃的指了指像条死狗的主教阁下,满脸诚恳的说道:“奥斯汀虽然是个白痴平时还算正常,请不要因为现在他大脑里只剩浆糊就降低对教会圣职人员平均智商的评分。”
他直接恶意的猛踹了奥斯汀一脚,年龄过百的老主教在地上划出一道痕迹,潘带着虚伪的怒意:“杀人放火我不拦你,但你能不能别拉低智商给教会丢人,隐藏下身份会死?”
叶修回应了一个虚伪的笑容:“不会的。”
一个日常情商负数一个偶尔智商降低,教皇和主教半斤八两。

表面镇定的黑龙此时内心倒是不太平稳,潘的突然出现代表着太多了,他本想着只是拖住主教一行人等到其他魔神赶来就可安全离开,可现在的局势哪怕四位魔神战术大师都在场也无法看清。
正常的敌人再是强大至少还有迹可循,可这位喜怒无常的教皇更多时候会让人怀疑他到底有没有逻辑的存在。
这位不靠谱的教皇身上的秘密多到可怕,但并不代表叶修会想全部了解。
他感觉跟潘同处一片空气中似乎耐心和智商都在无下限下降,这么想来奥斯汀也是不容易,饱受折磨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终于摆脱结果是空欢喜一场。

潘手上镶嵌有鸽子蛋大小魔法石的戒指一闪,他手中出现一瓶绿色的药剂,然后把药剂扔给黑龙。
叶修接过药剂,用魔力检测了下没有异常成分,是一瓶适用于异族治疗烧伤的昂贵药剂。
潘说:“别装了,翅膀都快烂了,这瓶自己用,你其他的药剂给许……蓝河就好。”
常年混迹于分教堂的伪骑士真间谍许博远表示被教皇陛下知晓名字感到受宠若惊,虽然貌似记错了。

打量了主教被龙爪撕开的圣袍裂口,教皇直言道:“你是想要那个罗盘。”叶修耸肩默认,显然奥斯汀还没有傻到把重要物品随身携带。
潘狭长的丹凤眼半虚着,目光在圣职者身上转了一圈,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九位圣职者预感不对,当机立断分散逃窜。
而几乎在同一时刻,教皇手中闪过几道微弱的光芒贴着地面闪向九人,追上目标后,与圣职者数量对应的九个巨大的半透明光元素十字架拔地而起且不断延展,将圣职者们的身体刺穿,涨大到一定程度后才停止 变化,仿佛遮蔽了天幕,看上去颇为壮观。

圣职者的躯体中没有一滴血液流出,确切来说十字架正在吸收他们的身体,他们的身体逐渐干枯收缩,最后破碎为灰尘消散于空气中。
黑龙注意到这九人的灵魂也被捏碎了。
九人的衣物完好无损,吸收完养分后十字架也随之消失,衣物与杂物毫无阻拦的落在地上。
常人难以想象这会是那以温和光明著称的光元素。

其中一堆衣物中一个罗盘浮空,飞到潘的手中。
潘提着罗盘的链子,似乎不太想直接接触到罗盘表面,嘟囔着:“以奥斯汀的脾气他不会放心把「钥匙」交给远离他其他队伍,既然不在他身上,那么肯定在同队的其他人身上。”
奥斯汀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幅度抖动,不知是或许愤怒还是过于恐惧。

潘提起罗盘,满是欣慰的说道:“侏儒的产物,那么应该是想交给人偶……叶修你倒是很在乎那些魔神同类,或许是因为同病相怜?”他做了一个投掷的动作,就像先前扔药剂一般。
然而他只是做了个假动作,将罗盘在空中甩了一圈后牢牢握在手中。

然后,教皇当着黑龙的面,将那理论上根本不可能破坏、出自侏儒大师手笔的罗盘,也是「宝藏」规则之外的「钥匙」,硬生生捏碎了。
金属碎片划破他的手心,黑色的血液滴落在地上,充满了污秽、浑浊之感。
“因为珍贵,所以才有破坏的价值。”潘的笑容不变。

评论(20)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