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所罗门之匙》Chapter90.久别重逢

满意的看着莉莉丝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奥斯汀从长袍中取出一小瓶泛着金光的液体——圣水,颇有恶意的打量着莉莉丝。
奥斯汀带着自信的笑容转过身缓缓说道:“叶修,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吧……”他试图以此威胁黑龙,已经做好先从其手中得到「地图」再撕破脸发动攻击的准备。
“阁下小心!”圣职者们惊呼出声。

因为想制造底气十足的效果,奥斯汀转身速度并不快,当他还未完全转完声时,一个速度极快的黑影贴着他的背部低空掠过,带着呼啸而过的烈风将他撞到在地,利爪划破了艳红的圣袍。
面部朝下的主教吃了满嘴草,他狼狈不堪的匆忙爬起就看见黑龙已经将莉莉丝抱在怀中。
叶修用那双赤金的眸子斜眼看了他一眼,开口道:“小心装*遭雷劈。”龙口中永远吐不出什么好话。

黑龙尾部和双脚有因为接触特殊圣袍后造成的灼烧伤,几片鳞片脱落鲜血直流,他却像感觉不到任何痛苦。
抱着浑身是骨刺的莉莉丝的他并不好受,坚硬的骨刺与他的鳞片摩擦发出咔咔声,若不是这坚如秘银的鳞甲恐怕双手已经被捅成筛子了。
谁又能想到他如此胆大妄为直接当着教会的面抢走人质。

“快阻止他!”奥斯汀一把抓下混在白发中的杂草,愤怒至极。
漫天的各式光元素攻击以及炼金术机械炮弹向叶修与莉莉丝袭来。

叶修抱着莉莉丝穿行于炮火之中,他没有逃离现场,而是选择在被遗忘许久的许博远身边停下,将妖精紧紧揽入怀中,以背部对着教会众人,展开巨大的肉翅遮挡住许博远的身躯。
猞猁不是魔神圣水对其作用不大,但光元素作为魔法攻击对其而言还是致命的。
黑龙绝不会放弃被坑来的许博远,若是带着猞猁妖精两人他绝对逃不过教会精锐部队的攻击。
他或许可以赌上一切与教会殊死搏斗,却不能保证同伴的安全。

叶修闷哼一声,几颗炼金术光元素子弹穿透了他的翅翼鼓膜,肉翅可不是什么装饰品而是与他相连的肢体器官,此时所承受的痛苦等同于生灵四肢受创,他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叶修你……”许博远惊讶不已不知如何是好,他能想象得到黑龙直接承受攻击的那面恐怕已经血肉模糊。
莉莉丝只是揣着拳尽力缩着身子,看上去状况不太好。
叶修露出与平日无二的笑容:“我没事,他们持续不了多久的。”那满头大汗的面庞已经出卖了他。

不过黑龙并非虚言,不久之后圣职者们便停止了攻击,攻击需要花费魔力,而教会显然不会傻到在暗中的敌人未出现前就将魔力耗费一空。
叶修也收起了肉翅,将莉莉丝放在许博远身旁挡在他们身前,看上去仍旧镇定自若、游刃有余。
只有在其身后的许博远才能看见叶修背部的状况有多么糟糕,没就此倒下已经算得上强悍了,却还要装成若无其事的模样。
思考半天猞猁也不知道自己能为黑龙做什么,于是他开始检查妖精的伤势,发现莉莉丝外伤不多但体内糟糕到一种境界,体内魔力如此混乱的情况许博远活了那么多年也是头一次见到。

奥斯汀理直气壮的质问叶修:“阁下如此破坏你我的交易不太妥当吧。”同时失去两个人质他心痛不已。
他背在身后的手按在传声器上,试图联系支援队伍,却奇怪的发现没有任何人应答他。
那群吃干饭的干什么去了,主教有些恼怒。

黑龙发现了他的小动作,不放在心上,他自然知道传声器另一边发生了什么事。
即使偶有失手,叶修也有信心奥斯汀绝对传不出半点消息。
他带来肖时钦可不是让其来看戏或者打酱油,非战斗人员的人偶工作量反而是几位魔神中最大的一位,当几人在外围等待目标时肖时钦就开始忙活了。
他在卡萨之森各处设置了炼金术屏蔽器,可以影响传声器的魔力运作,属于禁忌的科学技术中的黑科技,教会各队伍间只要踏入这片森林就不可能通过传声器联系,更不可能将消息传递给教会总部。
肖时钦在炼金术领域拥有的绝对天赋,他曾为称呼为「玛尔巴士」(Marbas),炼金术与机械的天才,当然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也脱不开其努力的缘由。

叶修挑眉,像是根本没听见奥斯汀的话,倒是莫名其妙的反问道:“我不是已经给你了吗?”
“你什么时候给我了。”主教有点不相信黑龙可以无耻到睁眼说瞎话的地步。
难得的是叶修没有继续忽悠奥斯汀,而是认真的向一个方向扬了扬下巴:“不就在那?”
教会一行人顺着其目光扭过头,发现那个华丽的祭坛中央放着一卷异常熟悉的羊皮卷,而祭坛本就是叶修一开始出现的地方。
圣职者:“……”
叶修露出“我说的都是真话你们还不信我”的悲愤表情。

奥斯汀有些恍惚的命令一个骑士将羊皮卷取来,当那泛着古老气息的羊皮卷平安无事的出现在其手中时,他几乎以为自己还在做梦,指尖传来的触感却告诉他这是真实。
“这不会是假的吧?”主教的声音因激动而颤抖。
当然是假的,哪来的什么地图,不过是从几十年前的箱子里翻出来的古早图画,叶修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还是笑着说:“当然是……”真的。

然而一道似笑非笑的声音打断了黑龙脱口而出的谎言:“当然是假的,叶修的话你也信?”
主教随之大怒,面色转为猪肝色,他已经对叶修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忍无可忍。
但他很快又冷静了下来,汗毛倒立,等等,这声音不是……

天空之席兹;
陆地之比蒙;
海洋之利维坦;
启示来临之际,以此作圣洁者之祭牲。
……
永恒的信念闪耀,幽暗永不介入;
唯愿众生预备四方,诸天万物歌唱;
不至灭亡,
反得永生。

空气中传来微弱的哼唱声,古怪的曲调即使听不出歌词却能感受到埋藏着大量的信息,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吸了过去。
主教的眼神有些涣散,但在下一刻,他瞬间变得无比清醒,因为一只苍白近乎透明的手穿透了他的腹部,白皙的肤色染上艳红的鲜血触目惊心。
奥斯汀僵硬的转过头,看见了一个在他认知中已经死亡、无比熟悉的面庞。
那张温和的脸如同往昔一般挂着掩藏在温柔之下神经质的笑容,失去眼球的黑洞眼眶极为可怖,那人好像是久别重逢的友人在打招呼般自然笑着说:“好久不见,奥斯汀。”
教皇,潘.冯.哈布森。

评论(12)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