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所罗门之匙》Chapter87.渴望

他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不知道自己来自何方。
他只能模糊记得自己拥有第一抹意识时,身处于古怪的祭坛中央,娇小的身躯脆弱得像新生的婴孩,隐藏着可怕的力量,无法控制的魔力在其身体中疯狂躁动几乎将他撕碎。
然后那个男人出现了,具体容貌在记忆中已模糊不清,只记得是个被阳光眷顾的白金色的人,浓郁的光元素让他本能的排斥。
他喜欢那个人的眼神,那双琥珀色的眼眸从不会流露出一星半点的情绪,不会欣喜,同样不会厌恶,如同细水流长,平平淡淡。
那个人将他带到了一座宏伟的建筑,让自己做些那时还不能理解的事,用羽毛笔把他的身体状况记录在羊皮卷上,有时也会割下他那些长出身躯以外的骨头小部分用作实验。

某一天,一群和自己一般矮小、尖耳的生灵来到了建筑,那个人便把自己交于那些生灵,那个人称呼生灵们为“妖精”,据其所言自己的身躯与生灵是同族。
为什么是身躯?
他不觉得自己除了矮小尖耳外与那些生灵有何相同——他的骨头突破了肌肉与皮肤的限制长出体外,尖锐而锋利,丑陋且狰狞。
“怪物!”,曾经某个看见他的修女尖叫着说道。
临走之前,那个人告诉他:“强行唤醒魔神力量的结果是你只有一百五十年的时间。”他听不懂。
从此他再也没见过那个人。

他被同族小心翼翼的的送到了一个不大的城镇或者说村落,就像自己是某种易碎的瓷器,摔在地上便会支离破碎。
那个村落的同族对于他的到来受宠若惊,将他好生安置一座神庙中,给他最优等的吃食住宿条件,称呼他为“神”。
每隔五年村落里的同族会献给他需求的特殊食物,他同意不会离开神庙,在需要时控制村落的天气气候保证风调雨顺,偶尔也出手清除虫灾。

不知过了多少年,没有时间概念的他渐渐觉得有些厌倦了,再好的美食也索然无味,失去自由的鸟雀不再高歌。
他不再当个听话的神明,在闲暇之余会溜出神庙,结界早已不能限制他的行动。

他的目光逐渐停留在一对年幼双胞胎姐妹身上,姐姐温和成熟,妹妹天真可爱,父母双亡的她们日子过得拮据简单,却无时无刻透露出温馨与幸福。
他不知道姐姐的名字,只听过她亲切的称呼妹妹为“莉莉丝”。
愈是观察窥伺双胞胎姐妹的美满生活,他就愈是对自己作为神明生活的不满。

而不久之后,许是上天真的顺应了他这个神明的心愿,那年送来的特殊食物——祭品,正是双胞胎中的姐姐。
他没有慌着像以往一般直接咬碎祭品的咽喉,而是轻声询问:“你能做我的姐姐吗?”他不敢用更大的声音,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声音极为难听,像是无数野兽的咆哮混杂在一起。
年幼的妖精似乎被他恐怖的模样吓坏了,但很快镇定下来,颤抖着说:“请不要……不要伤害莉莉丝。”的确是一个合格的姐姐。

他歪着头,似乎是不能明白妖精在说什么,思考半响最终做出了决定——把双胞胎姐姐吃得一干二净,连残渣也不剩下半分。
既然达不到他的要求,又有何存在的必要。
他知道自己是怪物,当他吃掉那个看见其样貌就惊声尖叫怪物的修女时便知道了,怪物从来不用掩饰内心,而他需要食物。
“强行觉醒的后遗症。”那个人曾说过,不过他不清楚后遗症到是什么,他觉得自己的状态很好,现在想来或是感情上的缺失。

又过了五年,那个即将成年的双胞胎妹妹莉莉丝被送到他眼前。他恍惚间回忆起过去曾看到的景象,妹妹在其分神间挣脱了钳制逃出神庙。
他发了一会儿呆,似乎不能理解妹妹那绝望而怨毒的表情,然后顺着妹妹离开的方向追去,在白天离开了神庙。

他一路追到了村庄中心,妹妹因过度恐惧脚软摔倒而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她活生生撕碎吞噬。
饱腹之余他惊喜的发现每当他吃下一口妹妹的血肉,那些外长的骨骼就会渐渐收拢,身躯就更接近正常的妖精一分。
他突然明白了自己真正的渴望,成为妹妹那样的孩子,被人真心相待,被人照顾关心。

当他激动的吃完妹妹外貌与一般妖精无二后,他才发现那些将其奉为神明的村民拿起了武器,看向他的眼神就像看见肮脏的垃圾。
他不喜欢那个眼神,于是他杀了他们,杀了所有人。

争斗间有人踢翻了火灯,火焰以不可阻挡的姿态在村庄蔓延开,他坐在废墟瓦砾中看着大火吞没了整个村庄。
他还是不明白自己为何不能脱离怪物的身份,现在自己的样子和正常妖精也没有区别了不是吗?

浑浑噩噩的他不知道自己在废墟中呆了多久,即使有个全身被火焰包裹的女性突然出现在不远处观望自身,他也丝毫不作理会,仿佛堕入另一个世界,早已失了灵魂。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年轻男子,一个几乎改变其一生的精灵。

那时已是白昼,男子暖橙色柔软的短发渡上一层金色的辉光,浅色的眸子如同精心多面切割最为上等的宝石,配上清秀淡雅的五官再为合适不过,精致得仿若天神 。
男子嘴角的笑容干净到无可挑剔,如三月温柔清凉的春风、如清澈见底的泉水、如阳光下绽放的最为美好的花朵。
刹那间他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神明。

即使表情颇为复杂,也改变不了男子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温柔,他听见那个男子问:“我是苏沐秋,你叫什么名字?”
“我……”他发觉自己声音变得如银铃般悦耳清脆,是真正属于孩童的声音,雌雄难辨。
他露出了一个属于双胞胎妹妹的天真笑容,用那张属于妹妹的脸说:“我叫莉莉丝。”

评论(12)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