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所罗门之匙》Chapter86.骗子

“你是想向我们发起挑战?还是要向教会宣战?”奥斯汀的声音不怒自威,他的自尊心受到了莫大的挑战,总觉得叶修这番行为是在冒犯自身尊严。
像主教这样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物自然是敏感到无理取闹,当叶修真的打算冒犯其若有若无的尊严时,奥斯汀大概直接会被踩得体无完肤,加上年纪太大搞不好还会一命呜呼。
黑龙已经相当尊重“老年人”了。

叶修挠了挠下巴,像是个谦虚的后辈般“腼腆”的微笑着说:“我只是不太想继续藏下去了,再说,奥斯汀你应该会希望我以这个模样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然后死在你手里。”
奥斯汀冷哼一声,许是默认,上帝知道他有多么希望把魔神从世间铲除个彻底,况且亲手击杀魔神是他梦寐以求的机会
按照他的理解既然是深渊的怪物就该滚回地狱去,不该污染大陆环境和空气。

大概是想先下手为强,主教对着手下恶狠狠的比了个眼神,一名扛着巨大麻袋骑士走出队伍,将麻袋解开倒出一个人……或者说是一只猞猁异族。
摔在地上让许博远从昏迷中醒来,还来不及做过多反应就被骑士一把揪着拎起,用短剑横在其脖颈上面对叶修。
许博远看到叶修的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僵着脸规规矩矩的当个人质,剑刃离他的脖子不过一两三厘米的距离,他却视若无睹。
冷静到骑士误以为这货是不是摔傻了。

叶修不留痕迹的扫了许博远一眼:显出异族特征的尖耳上的毛依旧傻不拉几的,没少一根;干干净净略显瘦削,显然也没被虐待或施暴;造型独特的发型稍有些凌乱,只是那冷冰冰的脸在冷漠之下却生出要把叶修生吞活剥的决心。
主教没发现猞猁的表情,只是故作高深的说道:“你不会希望你的朋友受伤吧,叶修。”

“朋友?”叶修一脸茫然不解:“谁?他吗?对了蓝河,你叫什么来着?”那纠结的模样仿佛跟真的一样,不过实话说黑龙的确没注意过猞猁的真名。
许博远白眼一翻继续装死。
主教嘲讽的表情就好像识破了什么阴谋诡计,声音提高:“我记得我们约定好用「地图」换取人质和「钥匙」。”“人质”两字格外加重了音调。

黑龙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从魔法戒指的储物空间取出一卷羊皮卷,他可以明显感觉到当羊皮卷出现的一刻主教呼吸重了几分,眼睛都直了。
他向前倾斜伸直手把羊皮卷探向主教方向,又在奥斯汀忍不住上前一步时及时收回,如此钓鱼般循环往复直到主教的脸气的通红,并对此乐此不疲。
叶修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是地图复制品,我记性还好。况且,我说的人质可不是蓝河。”他的目光飘向另一个骑士肩上明显小一号的麻袋。

“你!”挟持着许博远的骑士不乐意了,他拖着猞猁前进几步,将短剑剑刃刺入其白皙的皮肤内,一小股鲜血随之潺潺流出。
他试图激怒刺激叶修,黑龙却抱着一种看戏的眼神盯着他,就像许博远是什么可有可无的空气,连同骑士本身都不需要存在。
许博远的表情比叶修还冷静,就好像有生命危险的不是他一般。
剑刃一点点深入,魔神仍旧不为所动。

就在骑士准备更近一步动作几乎致猞猁于死地时,奥斯汀出声阻止:“算了,魔神就是群冷血的怪物,与他们无关的生灵他们自然不会放在眼里。”神的使者的职业有维护表面上的正义,正义当然不包括滥杀无辜。
他又对许博远露出一个同情又唾弃的表情:“看看你追随的是些什么怪胎。”猞猁仰头看天大概在表示自己什么都不在乎,一切都无关紧要。
见其这么一副猫生无望要死不活的表情,主教更是同情居多,看向许博远的眼神像是在看一条可怜的虫子,摆了摆手命令骑士为他草草止血后随意扔在一边。
好歹保住了性命,叶修在心中松了口气,为自己的演技点了二十个赞。

面对黑龙的厚颜无耻奥斯汀觉得自己遇到敌手了,亲自接过小型麻袋,解开上面的囚禁魔法。
随着魔法的破解,麻袋以极其剧烈的程度扭动起来。
主教从中用风魔法隔空抓出一个不停挣扎的“小女孩”,满脸狰狞凶残程度决不输于成人,圆润的指甲不停乱抓且试图用牙齿咬断主教的手腕,像是有使不完的力,奥斯汀若是直接抓着他大概已经中招了。
外人在场或许会觉得两人像是闹别扭的祖孙二人,事实上是莉莉丝的年龄远大于奥斯汀。

见到生龙活虎的莉莉丝,叶修心中是说不出的欣慰,他答应过那个人要代其守护好苏沐橙,同时也要照顾好莉莉丝,至少目前为止自己还没有违背誓言。
不过让叶修为难的是,黑龙自视有大陆影帝的实力,在许博远的配合下可激发主教那维护正义的心理,而莉莉丝这位长不大的妖精自从神经出问题后智商似乎没涨过还倒退了不少,就是一坑爹的猪队友。

这不,见到叶修的第一眼莉莉丝的眼睛就瞪大了,生怕他人不知两人关系多深似激动无比的叫喊道:“沐秋哥!”三个字所富含的感情之浓烈,就像是人类言情小说中历经磨难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狗血故事。

黑龙还没想好怎么接话稳定莉莉丝的情绪,奥斯汀却突然开口了,表情颇为古怪:“沐秋哥?你说的是苏沐秋?”
叶修愕然,要知道七十年前密林精灵去世时以奥斯汀的年龄算起来也不过五十余岁——对于异族而言。
那么当年奥斯汀也在场吗?
黑龙不禁握紧了手中的千机伞。

“果然是个疯小鬼,居然把叶修当作苏沐秋?”奥斯汀可不忌讳妖精的精神状态,向拼命挣扎的莉莉丝又施加了定身魔法。
莉莉丝紧紧咬住下唇:“是你瞎了!这明明就是沐秋哥!”
“怎么可能?”主教似乎很中意莉莉丝这幅暴怒的小野兽的模样,这样更能牵制住叶修:“我亲眼看到他死的。”

“他早就死了。”这句话对于莉莉丝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
妖精瞬间楞了下,低垂着头像是受了委屈的孩童般怯生生说道:“你骗人……”声音哽咽悲伤,柔弱而又绝望,就连奥斯汀都不免生出一丝愧疚与心疼。
黑龙的脸色不太好。

而就在下一刻,妖精猛的抬起头直面主教,血红色的瞳孔似乎有鲜血溢出,张开粉嫩的唇露出锋利异常的獠牙,向其尖叫道:“你骗人!”
那声音完全超脱了正常生灵的范畴,像是无数野兽的吼叫声强行拧在一起,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震耳欲聋,又如同凶猛的利针,刺破名为伪装的表皮,冲破无形的约束。
“滴答、滴答。”刺痛感与水珠溅落声传开,在场防御较弱的魔法师与骑士反射条件的摸向了自己的耳朵。
摊手一看,满目猩红。





评论(12)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