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唯粉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所罗门之匙》Chapter85.全灭

监测队。
监测队队长咳出一口鲜血,仓皇逃窜间踹倒了最后几个魔力监测仪器,他狂按手中的传声器试图与其他人联系,可却连接不上任何一队的仪器,仿佛有某种干扰设备影响了传声器的魔力运转。
一支冒着寒气的冰箭飞速向他袭来,在惨叫声中箭头击碎传声器后穿透了他的手心,监测队队长咬牙忍痛拔出冰箭试图治疗,然而诡异的是还是有源源不断的寒气从伤口中冒出。
没有半滴血流出,以伤口为中心寒气将他的手掌逐渐冻结。
下一刻,又是一支冰箭准确无误的洞穿监测队队长的左眼,白色与粉色的粘稠液体伴着头骨四分五裂,半数冻成了冰体。

周泽楷不具备飞行的能力,千年前的阿加雷斯身边或许还跟着一只可充当坐骑的巨鹰,千年后那只巨鹰大概连骨灰也不剩下。
他灵活的穿梭在森林间,长期待在精灵之森的他对类似森林的环境分外熟悉,远超生活在城市的人类。
冰箭在其手中几乎是瞬发,在看准目标的那一刻就能将搭弓上弦射出等动作熟练完成,一气呵成,仿佛弓箭与他融为一体。稍微难缠的敌人需要两三箭固定住后方可击杀,更多的敌人完全是一箭解决,不外乎都是贯穿左眼大脑后毙命。
暗夜精灵控制魔力未采用火箭,森林中火焰一旦开始燃烧只会暴露行踪,他熟练的用冰箭将敌人逐一击杀。

“你们能够逃脱。”周泽楷用那怪异的嗓音不断重复着同一句话,魅惑沙哑的话语似是深渊恶魔的诅咒,似是美男子阿多尼斯在林间的喃喃低语,又似是卡珊德拉注定不被信任的预言。
谎言的反面即是真实。

那俊美的面庞以及高挑的身躯配合狠辣的手段以及诡异的能力,在某些审美奇特的生灵眼中倒是完美至极。
魔神,「阿加雷斯」(Agares) 。
监测队,全灭。

防卫队。
所到之处一片狼藉如巨蟒般粗壮的藤蔓、不断分泌出腐蚀性极高的消化液的巨型变异食肉植物、长有手臂长度的致命倒刺的枝条……
卡萨之森的植物们完全陷入了疯狂,在不引起过多骚动的前提下向外来者发动了进攻,平日可以被生灵轻易折断的娇弱植物顷刻间通通变成富有攻击性的巨怪,以庞大的数量和几乎不死的生命力向世间彰显它们绝对的力量。
而在植物群中央提供魔力的便是王杰希,冷静的操控植物将防卫队的圣职者们碾碎。

似乎明白“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几位实力强悍的圣职者强行破开植物的防御圈便想对王杰希下手,理论上愈是强悍的魔法师本体就愈为孱弱。
王杰希面无表情的在袖袍中打开药剂木塞,然后泼了圣职者满脸的腐蚀药剂。
在圣职者痛苦的捂住脸部时,木灵抬起手肘猛击其腹部同时袍下的长腿向他小腿内侧一扫,熟练的将身经百战的骑士踹到在地,同用匕首干脆利落的结束他的生命。
侧身曲肘向后一撞甚至没回头就击翻了另一名骑士,紫色的食人花闻讯而来将其一口吞下。
堪比战士的近身格斗动作比起教会骑士有过之而无不及。

偶有较为倒霉的圣职者不小心直视到王杰希隐藏起的左眼,在那只燃烧着火焰的眼中他们看到了自己的死期,然后也的确以完全相同的方式死去了。
知道自己的死法却不能阻止大概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而圣职者们有幸体会,
防卫队,全灭。
魔神,「安洛先」 (Alloces)。

支援二队。
先不纠结于自己对付的队伍名称让本身感觉别扭,张佳乐两指间各夹着效果不同样式各异的小型魔法炸弹,向圣职者人群最集中的地方甩去。
小型魔法炸弹属于炼金术产物,常理上有致幻、迷雾、麻痹等功效,但持续时间不长生效率不高,多用作出其不意的辅助作用,像冰元素灵这般不计数量狂砸的倒是少之又少。

圣职者也没把这些辅助炸弹放在眼里,支开防御魔法或者在半空中轰碎炸弹,对其攻击不屑一顾。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炸弹炸开后散出大量粉尘,但凡皮肤接触到粉尘的圣职者们的五感中至少有一项毫无征兆的消失了。
或是视觉或是听觉,最悲惨的不过是失去触觉以及五感尽失,待在原地一动不动与外界彻底断了联系,身子一软倒在地上不知死活,再为剧烈的动静也无法将他们从无尽的黑暗中拖出。

张佳乐将地面冻结困住慌不择路的圣职者们,慢条斯理的举起同样出自炼金术的机械枪,近距离对准圣职者的眉心或者太阳穴,“砰”一声,一枪一个。
每一次枪响就伴随着重物倒地声,如同慢镜头般伴随着枪声圣职者们一个个倒下,颇有节奏感,汇成了独特的乐章,名为死亡的交响乐。
支援二队,全灭。
魔神,「沙克斯」 (Shax) 。

烟尘愈来愈大,密集的树木中透风性并不大,不知不觉中张佳乐逐渐深入自己所创造的迷雾中,偶有几只倒霉的魔兽路过不幸被剥夺了五感,倒地抽搐。
“早知道不用那么多了……”张佳乐小声嘟囔着,他发觉自己似乎迷路了。

突然,他脚下的土地发出“咔”的一声,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
冰元素灵还来不及躲开,就被圣职者事先布置好的机关一拉一扯倒掉在半空中,一阵风拂过身体微微晃动。
张佳乐自己都觉得有些尴尬,他试图冻断绳索,却发现是特殊金属材质且屏蔽了魔法干扰。
他又挣扎着模仿人类瑜伽的动作试图抬高上身握住绳索再想办法弄断,得到的结果只是像条鱼钩上蠕动的饵料虫般扭动半天也只弄得个大汗淋漓。
当然,冰元素灵不会有汗液的存在,他只会融化。

就在张佳乐苦不堪言之时,一道带着电光的弧形剑芒闪过,轻松切断了绳索,冰元素灵狼狈的摔在落叶堆中,身体中似乎传出冰块破碎的咔嚓声。
“谁啊?”冰元素灵没好气说道,单手撑地站起身子,疼痛之余发觉不论是谁救了自己都会十分丢脸。

张佳乐逃避现实性质的整理好衣衫才用余光瞥了一眼来者,突然愣住了,声音有些变调不确定的说:“孙哲平?”
不会是幻觉吧?

评论(26)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