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所罗门之匙》Chapter82.正反两面

卡萨之森连绵千里,其根系更是向外延展一倍有余。
虽边缘地区的根系魔力过于微弱无法控制,但已足以达到侦查效果。
王杰希说过,植物是他的眼。
早在奥斯汀踏入这方大地时;早在他们闯入属于植物的领域时;早在他们触碰这绿色的国度时,木灵已经发现了他们。

王杰希站在卡萨之森外围最高一棵古树树顶,长袍下双脚分化为褐色的树木根系缠住顶端枝干,稳如泰山,好似本为一体。
墨绿的瞳孔在微虚的眼眶中微微转动,仿若最幽深的潭水,深不可测,末端用绸缎随意绑起的长发与长袍在风中飘扬,即使肉眼无法看见猎物的动向,植物已告诉了他一切。
只要身处森林中,便是木灵的主场,是魔神「安洛先」 (Alloces)的主场。

“他们来了,五十八人,包括主教在内二十名魔法师,三十八名骑士。”王杰希依据魔力浓郁程度和脚步力度判断,并不排除魔武双修的情况。
蹲在略矮树枝上的黄少天吐槽:“说好的十个人,那老头子真不要脸。”不知年龄已超过人类极限年龄的猎豹哪来的自信称呼奥斯汀为老头子。

在这几天内魔神已和主教“友好”交流完毕,约定好用「钥匙」加上人质交换「地图」复制品——如果最后奥斯汀形象崩塌狂骂着脏话砸了传声器算是友好交流后完美结局的话。
同一棵树不同树梢上的喻文州沉声说道:“交易地点在森林中央祭坛,他们大概会十人顺着大道前进,安排其余圣职者暗中潜入森林进行支援。”亡灵站立的树枝格外纤细,不过两指宽度,却能安然无恙站稳住身子,想必与其骨骼身躯有关。

叶修靠坐在盘虬卧龙的树根间,古老的树木极具灵性的以肉眼可见速度移动树根,如同匍匐在地的巨蟒在落叶上滑行蠕动,似是极度不愿接近黑龙又迫不得已承受其重量。
树灵不喜魔神的气息,至于王杰希大概是选择性忽略不计。
“剑圣大人。”他有些调侃的说着黄少天的别称:“大陆可不是理想国、梦中世界,没有东西是一尘不染纯洁无暇的。”
“换做是我也会那么干。”大概还不止这五六十人。
诚实守信三好公民?这类人通常只会死的最快。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我当然清楚,只是说说而已,本少坑人类的事还少吗?我刺杀过的重要生灵尸体连起来都可以绕大陆一圈……嗯有点夸张总之很多就是了,这么说来我们还真像是人类小说中的反派。”猎豹作为一个机会主义者的剑客在暗杀领域颇有建树,加上那如闪电般的速度被其阴死的生灵绝不在少数。
“反派?”另一边的周泽楷那对尖耳微微一抬,他是少数对人类社会极其感兴趣的魔神,其他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世外高人。

猎豹的黄铜色眼睛亮了几分,大概很久没人愿意听他讲此类闲话了,一来不是什么重要话题,二来他的废话实在太多。
亡灵会全程面带微笑听完也会发表意见,但总让他感觉不自在,如今有个不爱说话的完美听众,黄少天自然不会放过。
“人类小说中一般分正反两派,正派主角遇到类似无法避免的交易为了安全会分散队伍前进,主要是想让交易顺利进行,而反派从一开始就不怀好意心怀鬼胎,根本没想过让交易顺利进行。”
黄少天耸肩:“当然结局一般都是主角有惊无险的一窝踹了反派,无论反派再是如何卑鄙无耻、阴险下作。”
“我们现在就是活生生的反派。”他大大咧咧的模样仿佛反派是个很好的词汇。

周泽楷沉默了很久,两三分钟后点了点头,继续沉默。
大概只有精灵所崇拜的自然之神知道他到底想表达什么。

猎豹又一次挑起的话题似乎又要石沉大海,似乎又要开始单口相声自娱自乐时,黑龙却难得的接话道:“现在人类小说比较流行反派主角小说,主角多少不怎么完美,甚至可能完完全全的反大陆。”
“老叶你对人类小说也有研究?”黄少天愕然。
叶修懒得搭理他,闲着也是闲着:“现实中哪有那么多是非黑白能让人轻易划定界限,反派正派这种说法太单纯幼稚了,每个人所站的角度位置不同,自然做法思想不同。”
或是千种不同的正义,又或是万种不同的邪恶。

“至于那些肆意评价正反的……”叶修停顿一下,感慨万千说道:“大概只适合活在自己的世界。”
暗夜精灵又点了点头,不知是表示自己听到了还是表示赞同。

叶修站起身稍微活动了下僵硬的四肢,身体一躬双脚蹬地,如同灵敏又轻巧的野兽般跳起踩在凹凸不平的树干上,未作半点停留随即又借助这股冲力跳到另一棵树上,如此循环。
他完全不依靠风元素就能在高耸入云的树干间快速移动,远远望去只能看到一抹黑色的身影在来回跳跃不断向上,稍有疏忽只会摔得二十分的凄惨。
即将接近王杰希所站立的树顶时,叶修手中千机伞尖部瞬间变形凸出一柄利刃,伞骨向上滑动露出尖锐的倒刺,挥手便将千机伞尖端刺入树干中,将整个人吊挂在半空。

“老王,队伍中有孩子的踪迹吗?”叶修换了个姿势,轻松的坐在千机伞伞柄上,看起来十分牢固。
先前距离太远了,任凭是与植物感知力联系的王杰希也只能勉强从步幅推断人数,现在距离稍近就要好些。

王杰希道:“有一名骑士的对地压力明显高于平均值,应该是带着蓝雨的许博远,没有反抗迹象,可能是失去直觉或者无法动弹。”
几乎无视了蓝河的叶修点头表示明白,关切的模样就好像他关心过猞猁的死活过一样。
“另外有一个骑士的重量也不太对,可能背着孩子,但变化不大不能排除是个体差异的可能性。”木灵将自己的猜测给叶修听。
“谢了。”叶修回复。

坐在半空中的黑龙一手撑着千机伞,另一手则抓着挂在脖子上从肖时钦那回收的叶家家徽,冰凉的触感让他略微躁动的心稍显平静。
不知为何,想到那几句不明来源的歌词,他的心底就一阵发毛,隐隐不安。
天空之席兹;
陆地之比蒙;
海洋之利维坦;
启示来临之际,以此作圣洁者之祭牲。
席兹、比蒙、利维坦都是传说时代的巨兽,千年前已经灭绝了,那么指代的是谁?
又是谁……要成为祭品。

“是时候该开始了,小心行事。”
沉默半响,黑龙口中冷冷吐出几字。
魔神们听闻此言各异的瞳眸刹那间亮了几分,在阴暗的林荫下如同诡异妖冶的烛火,可以燃烧一方天地。
战争的号角再次吹响。



评论(9)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