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所罗门之匙》Chapter80.再见

除开直接实验,教皇偶尔也会带来些死囚让两人杀了异化成「感染者」进行解剖实验,又或者研究「崇拜者」大脑以及身体内部结构。
比起那些死无全尸的“怪物”,叶修和苏沐秋似乎还算得上幸运。

从图书馆和实验室翻出的资料中可得知叶修两人并不是唯一的试验品,前几年也有尚处在幼年期的魔神送来,可那些魔神都死了。
并非实验所致,而是教皇亲手处决,从资料上看来大概是在某些方面触怒教皇或者某项条件不达标。
教皇那样的人也会被触怒?苏沐秋表示不信。

要知道他俩可曾试图杀掉教皇,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偷偷摸摸溜到睡房,确认教皇还在床上就后发动了攻击。
然而得到的结果是弓箭与长枪瞬间被收缴,穿着正装的教皇出现在他们身后同时按住了两人的头,只是轻飘飘的说了句:“睡眠太少长不高。”,然后拎着两人扔回房间。
明显提早发现了两人的意图,就装睡这点成熟稳重的他倒是难得的孩子气。

在被强制遣送回睡床前苏沐秋发觉了教皇没睡的原因,他的床头摆了几本堪比词典般厚重的炼金术和锻造术的书籍,甚至有被世间认为是禁忌的科学机械术。
不用多想也知道是为了谁看的。

此后也进行了数次行动,投毒暗杀等等,都无果而终。
教皇就像没有情绪一般,任两人做的多过分也丝毫不动怒,没完成功课的惩罚都比刺杀严重。
这样的人怎么会生气到杀人?那些魔神前辈究竟做了什么?叶修不得而知,总觉得那些人是自己作死。

早在刚见面的第一天,教皇就用那标志性的面瘫脸说了期限。
五年的期限一晃而过,对于异族而言不过转瞬即逝。
直至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叶修都觉得教皇会出尔反尔下黑手,当第二天那个人将他俩送出大教堂,那时黑龙与密林精灵才真正意识到,实验真的结束了。

来接苏沐秋的是一个不知名的精灵长老,密林精灵血统高贵的父母在其幼时已去世,留下当时半大少年的他以及年幼的妹妹。
精灵是出了名的在乎面子的种族,那位精灵长老在见到教皇时还是施以最崇高的礼节,眉眼间却有说不出的敌意。

等叶修的是穿着小号西装的叶秋,便宜弟弟的嘴撅得仿佛可以提油壶,眼中则满是因年幼而无法掩盖的担忧与欣喜。
原谅黑龙生在单亲家庭,龙族又不屑于收纳仆人,整个种族分支只有爷仨,便宜老爹不爱变人形没法进入人类帝国,只得是双胞胎弟弟来。

叶修看向教皇的眼神颇为复杂,小小的人儿仰着头才能与那个人对视。
不舍?
开什么大陆玩笑。
叶修没怂恿苏沐秋劈死这面瘫拖去五马分尸剁碎喂魔行犬都算好了。

没有愤怒后的威胁、没有不舍的告别,仅仅一个眼神就似有千言万语在琥珀与赤金的眸子间传递,意味深长。
然后他们离开了弥赛亚大教堂。

苏沐秋凑到叶修耳边低语:“我们应该再也见不到他了。”
“嗯。”黑龙用鼻音回答,他不止一次见过教皇那种重病在身的剧烈咳嗽模样,吐出的黑血分外诡异。
那个人的生命气息在逐渐减弱。

五年的时间也让作为人类教皇的年龄到达了四十的临界线。
回到黑色古堡不久,叶修便收到了教皇的死讯,圣子继位。
黑龙抽时间见过那位新任的教皇,是一位长相妖冶性格不可一世的帝王,军事与政治能力强悍得可怕。
与他记忆中那个懦弱胆小的孩子除了容貌外没有半点相似之处,就像是皮囊下完全换了一个灵魂。

“真可惜没看到他凄惨死去的样子。”叶修故作残忍的对传声器另一头的苏沐秋说道。
不知道那个人的目的、名字和过往等一切,得到的只是一个名为教皇的称呼,然而连这个称呼也不再属于他。
再见。
这是叶修收到教皇死讯那一刻在心中说的话语,迟来的告别。

过往的记忆在脑中一闪而过,黑龙并未露出太多破绽。
他只身通过密道前往实验室,将灰尘成堆的实验台上用清洁魔法和切割术清理出一块方形的小臂长度的长条形状干净位置,灰尘厚度也处理得颇为讲究,与周围肮脏的环境格格不入。
就像是实验台上放了一个长方形盒子,在前不久才被人拿走——正好装下羊皮卷,比如说地图一类。

见叶修出来了,许博远忧心忡忡的问:“叶修前辈你们真的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吗?被发现怎么办?”看着魔神们个个不慌不忙的模样他倒是忧心忡忡,东方古国的古语皇帝不急太监急形容的就是他此刻的状态。
“就是要让奥斯汀发现我们来过。”叶修给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
许博远惊。

“虽说是弥赛亚大教堂的图书馆,实际上这里相当于潘的私人领地,只有他的手下在他看书期间汇报工作才被允许进入,以教皇那神经病占有欲是不会允许别人碰属于他的东西的。”赤金色的眸子半眯着,叶修解释道。
听到“侮辱”教皇的话语出现姐弟两眼神不善。

“教皇失踪后这里就封闭了,小周虽然动用能力让骑士忽视魔神的存在,但奥斯汀知道夏洛特和狄斯出现在这后以他的性格肯定会仔细排查这里每一处。”
“他会发现‘静心掩盖过但又因疏忽遗留下异族待过的痕迹’,然后还能查出那是魔神,随之沾沾自喜。”黑龙磁性的嗓音回荡于图书馆中,嘴角浮出高深莫测的微笑,让许博远背脊发寒。
图书馆墙上的人物油画上的居民们那一对对黑色眼眸仿佛注入了灵魂,如黑曜石般闪耀璀璨,沉默着看着中央的魔神们,倾听这疯狂荒诞的计划。

“小周的能力并不是完美的,只要刻意分析便能发觉骑士的记忆有问题,从而得到我们曾经出现在大教堂的决定性证据。”
当无法确定的信息得到自身亲手论证后,那么此后相关信息的准确性也会被模糊化。
无论真假。

叶修学着圣职者一本正经的腔调:“为什么魔神要冒险进入大教堂?那肯定是有足以让他们足以放下安危的存在。”
“继续深入寻找,我们的枢机主教大人会发现第二个密道,会看到‘被取走的盒子’,当然,那个盒子根本不存在,只需要一点点的心理暗示——”叶修调转角度看向周泽楷:“只需要麻烦小周稍微影响下奥斯汀的属下,他很大可能会主观怀疑我们找到了最后一个宝藏入口的地图,毕竟这里是教皇的私人领地。”
虽不能完全理解,许博远还是倒吸一口凉气。

“「钥匙」对于我们而言可有可无,毕竟宝藏入口不需要钥匙也可以花费长时间打开,「地图」的存在却至关重要,他会主动找我们的。”黑龙眨了眨眼。
“不出我所料,会有一场的交易。”而交易后的结局,大概是某一方的死期。
解释完毕,叶修点燃了烟,又在夏洛特不知是不识趣还是太尽责的命令下无奈熄灭。
单方面的交易,另一方则不怀好意,既然找不到最后的入口,倒不如把威胁提前扼杀。

“可是主教利用什么跟你们联系?又哪来的足够砝码而又确定交易成功?按照你的说话钥匙并不是很重要,地图信息完全可以独享。”思索片刻,作为多年间谍的许博远在喻文州给他的信息基础上很快分析好局面,提出自己疑惑。
「地图」完全可以提供复制品信息共享,前提是要真实存在,魔神估计会弄个假货。

叶修慢条斯理的说道:“狄斯和夏洛特主教肯定不会动的,因为动不起。”
许博远后退一步,预感不妙想要离开,却被手疾眼快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摁在原地。
“不是还有你吗?”黑龙笑。
“啊哈?”
猞猁有三个不太文明的字母一定要说。

评论(9)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