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所罗门之匙》Chapter78.百年前的教皇

约莫一百多年前,具体数字叶修已记不清,那段短暂的记忆在他漫长的生命中逐渐被淡化,但绝不会消失,丁点刺激也能让他回忆起那荒诞不经、梦一般的过往。

“今天的晚餐是什么?”看起来不过十岁左右的少年穿着可以自由活动的改良版拘束,走到叶修身边坐下。
少年有着一头淡橙色的柔软短发,清澈的眼眸中仿佛渡入最温暖时刻的阳光,闪耀如同无暇的钻石,尖长的双耳彰显其身份,不难从那份略显稚嫩却清秀出尘的五官中可以看出未来的他必会成长成一个秀气俊逸的美男子。

与少年差不多大的叶修嘴里叼着一根杂草,他双手垫在脑后躺在柔软的草地上,望着湛蓝无云的天空,说:“应该是法兰西菜式,鹅肝和蜗牛之类的。”
少年轻笑:“他倒是喜欢每天都尝试不同的菜系。”
“得了吧沐秋,他肯定是自己先做失败了才叫那些傀儡重新做的。”叶修经常见到那人面无表情把做成地狱料理或者焦炭的失败品倒掉,即使勉强成功味道也好不到哪去,到头来最失落的反而是那个人本身。
“上次是你说过想吃法兰西菜的。”
“是吗?”
明明用不着这么麻烦的,叶修很是不解,像是自己的消化能力直接吃生肉也毫无问题,即使限制吃食也再正常不过——毕竟他们不过是“试验品”。

舒适到奢华的住宿条件、近乎完全的自由、琳琅满目的美食……美好的一切,却不能忽视一个事实,他们是试验品,是任人宰割的小白鼠。
试验场地是在弥赛亚大教堂图书馆地下一个实验室,而小白鼠们的活动范围却包括了整个弥赛亚大教堂。
不容否定,作为魔神的叶修,曾经居住在弥赛亚大教堂长达五年的时间,探寻过大教堂每一个角落,远在夏洛特和狄斯诞生之前,远在奥斯汀出生之前。
这也是他会如此熟悉教会内部结构的原因之一。
那个地方是叶修与苏沐秋初识的地方。

一百多年的弥赛亚大教堂与百年后的教堂除了建筑格局完全不同,就连生命的气息也微弱得可怜。
七位红衣主教被分派到各地分教堂掌管地方势力,中央的弥赛亚大教堂只有教皇一人掌控,大教堂已有十余年不对外开放,拒绝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的到来。
曾有无数幸运儿以圣职者的身份进入大教堂,然而他们再也没有出去过,通通变成失去灵魂的傀儡。
那些傀儡的家人定期会得到一笔不菲的费用,得寸进尺的暴民或反抗者会突然人间蒸发,再也不出现在世人眼前。

除开那些无口无心无面的三无傀儡整天干活刷存在感,大概大教堂有生气的人类只有教皇一人。
不,还有那个常年待在屋内见谁都紧张到说不出完整句子的圣子、未来的教皇。
琥珀瞳色和铂金发色倒是与教皇一致,只是气质容貌偏向不同,性格更是天差地别了。
叶修和苏沐秋一度不解,除了强大的光元素亲和力与容貌出色外,这个胆小懦弱如受惊兔子的小鬼哪来的资本成为下任教皇?那个人瞎了?还是只在乎表面的肤浅?

是的,通过坑蒙拐骗或者威逼利诱找来大陆上魔神进行实验的便是教皇本人。
教皇叫什么叶修并不知情,叶修也曾在好奇心的趋势下询问过,得到的答案是“没有意义。”,并非不愿亦或者不屑,只是没有意义,答案便完全无所谓了。
如此一来教皇便成了黑龙和密林精灵口中“他”、“那个人”。

虽说是试验品,但在弥赛亚大教堂的生活条件几乎远远超过过去在外界的种种。
除了通常情况下不被允许离开教堂,他们在可以范围内自由活动,厨房也时刻供应新鲜的美食,每当他们需要什么时都会有傀儡去外界购买。

教皇的铂金短发竖向脑后,五官立体英俊,每天都穿着一尘不变的正装,看起来严肃冷漠,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从不废话或者做多余的事,僵硬的表情像是所有人都欠了他五千金币,是一个一丝不苟的面瘫学者形象。
可这样的教皇意外会反差萌般的在叶修恶意的撒泼打滚般要求下做自己并不擅长的食物,抱着本食谱苦恼上半天,可怜的圣典被遗弃在一边;
会在苏沐秋发烧生病后前会守在床边亲自照料,在其清醒前默不作声的离开;
会观察他们的心里状态于必要时带着两人出门游玩,当路人询问是否为父子关系时冷声否定;
会对两人的恶作剧视若无睹,待两人尴尬后反应慢半拍的配合……

教皇甚至会教导他们魔法史草药学等知识,教给他们近身格斗的技巧和魔法的咒语,授予他们贵族礼仪,见苏沐秋对炼金术和锻造术感兴趣还熬夜分析资料再将精炼版本传授给密林精灵。
“我不希望你们在五年间落下功课。”教皇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说道,言外之意不想他们成为一问三不知的白痴出去丢脸。
五年,是教皇与他们约定的时间限制。
至于拘束衣是叶修等人要求的,拘束衣款式不错平常时刻像运动服般轻便,只有催生魔力后才会有束缚作用,更多时候是在提醒自身是囚徒而不是来享福的。

不似人类小说中试验品遭受惨无人道的虐待限制,叶修和苏沐秋没有试验品的自觉,教皇同样没有身为管理者兼施暴者的自觉。
他就像个严格的父辈,从不将内心的温柔展露在表面上,古怪得死板却也别扭得可爱。

而每周例行的“试验日”,就在这如同梦境般美好的生活中割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疤。

白昼下的苍白的躯体像一颗微不足道的尘埃,黑夜下腐败的尸体与广袤无垠的黑暗融为一体。
噩梦撕碎了虚伪的幻境。

评论(10)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