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所罗门之匙》Chapter69.真假

肖时钦觉得自己大概已经迷路了,迷路了五小时整。
时间是随身携带的怀表告诉他的,而指南针——早在他被传送到这片黑森林时便已报废,黑森林磁场极为不稳定,达到了真正意义上的“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天空是上大地是下,即使修好了也毫无用处。

侏儒遗迹大门被人做了手脚一点不容置疑,被擅长阵法的人安置了高强度的不可逆随机传送魔法,当有人拿出「钥匙」试图开启定向传送魔法时会便自动转换成随机传送法阵。
被传送到黑森林的肖时钦漫无目的的游荡着,若不是身体为特殊金属人偶的他没有类人生灵的基本生理系统不会疲惫,大概早就脱力了,食物与水源对其而言是完全没必要的存在,没有哪个正常生灵喝个水还要担心自己会不会生锈。

肖时钦一路走走停停,不断在一棵棵大树上做上标记,同时记录自己的行动方向移动速度,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变化,这一切都记录在他那精密的大脑中。
然而他从未再次见到那些做过标记的树木,一路直行不见得森林边缘,换方向也无果,仿佛这片黑森林根本没有尽头,
无穷无尽、不可估量,误入者只有死路一条。

肖时钦暂时停住了脚步,既然找不到出去的方法要硬闯便不是有利的选择,虽然自己并不用担心耗费魔力体力,但像个莽夫一般横冲直撞并非他的风格。
不动声色分析局势,以弱势一方的姿态将暗中的敌人劣势无限扩大。
人偶可不认为自己出现在此会是巧合。

“队长!”熟悉至极的女声从远处传来。
肖时钦扭头一看,发现是戴妍琦从山坡上蹦哒着的跟自己打招呼。
见到水元素灵安然无恙的模样,肖时钦莫名松了口气。

戴妍琦兴冲冲的冲向肖时钦,直扑在他怀里撒娇道:“队长我一个人被传送到这里找不到你们我好害怕……”
肖时钦伸出手似乎想抚摸戴妍的头安慰一番,但手指微微弯曲换了个方向将其落在耳前的碎发理在耳后,他的指尖不经意间划过她的耳畔:“上次我送你的生日礼物耳环弄掉了?”
享受肖时钦并不怎么温暖的怀抱的戴妍琦一怔,随机迅速反应道:“刚才弄掉了,队长我错了……”她的声音很低,像个犯错准备接受长辈责罚的孩子,忐忑不安,双手交叠放在身后隐隐不安。

肖时钦漫不经心的理着戴妍琦的长发,温柔体贴的态度让情窦初开的少女脸一阵发红。
然后被惨白所取代。
戴妍琦僵硬的低头看着刺穿自己腹部的匕首,艳红的雪花在洁白的长裙上盛开,极其刺眼,她不可置信的望着肖时钦,苍白的唇吐出几字似乎在极力掩藏着什么痛苦:“队……”

“你没资格这么称呼我。”肖时钦面无表情的抽出匕首,戴妍琦身子一抖大量血液流出染红了白裙,他拿出手帕将匕首擦拭干净,仿佛沾染上什么恶心的东西,黝黑的瞳孔中闪烁着红光。
眨眼之间,彬彬有礼的人偶变成暴虐无道的魔神。

“戴妍琦”脸上的惊恐与痛苦一扫而空,只剩下些许愤怒与质疑:“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真的?”开朗活泼的面庞露出一丝丝阴毒与狠辣。
“你的破绽很多。”人偶整理衣服上被“戴妍琦”弄出的皱纹:“首先,随机传送魔法范围很大我不觉得我会那么好运会跟小戴撞在一起:其次,她虽然偶尔会撒娇但也分得清场合,不会在这种情况还像个青春期的孩子;最后,我上次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是一本《魔咒大全》,耳朵上的耳洞是她自己偷偷打的一直不敢让我发现。”
“你跟她完全不像,小戴的气息永远充满着生机与活力,而你却只有阴郁与沉闷。”
肖时钦完全没有在一位女性生日时送一本厚重苦闷的教科书级别古书代表着什么的自觉,实打实的注孤生。

“戴妍琦”咧嘴一笑,这个狰狞的笑容嘴角几乎拉到其耳根看上去分外诡异:“我一直以为她和你是情人关系,现在看来大概不是。”
沉默也是一种默认,肖时钦抬起了手,藏在手臂中的武器齐刷刷弹出发射器中等待主人的攻击命令。

“你就不担心他们的安危吗?你的亲人与朋友。”“戴妍琦”看着密密麻麻的武器内心发虚,尝试做最后的挣扎,威胁无疑是最好的方法。
在此情况肖时钦不会发出过多感性的评论,只是理智的说道:“「钥匙」在我手中,你们没必要再追踪其他人,传送魔法只是为了分散我们的力量。”
假货的目的无疑只有一个,魔神的价值完全比不上能开启机械国度和所罗门宝藏的钥匙。

况且,即使真的有人不知死活的找上其他三人,有危险的指不定到底是谁。
戴妍琦的能力他自然清楚,打不过跑的比谁都快;那个亚人唐柔虽才见面,从能悄无声息接近自己这点推测恐怕实力并不在戴妍琦之下;至于叶修,完全不用担心——纯属自虐。
谁是猎物,谁是狩猎者,再明显不过。



评论(8)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