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41.陷阱

“……老师……” 

“老师……”

“老师!”

高英杰连着喊了三嗓子才将靠在沙发上小憩的王杰希从睡梦中惊醒。

 

听到弟子第三次叫唤时王杰希才勉强回过神,浓密的睫毛在那双碧绿的眸子下投射出一片扇形的阴影,眨眼间仿若蝴蝶振翅。

 

高英杰从表面上无法判断师长的状态是否良好,犹豫片刻开口问道:“老师,您是做梦了吗?”

他从未见过如此疲倦的王杰希,对方裹着毛毯蜷缩在沙发上的模样活脱脱就像只大型仓鼠……当然,他不会将这种有失礼数的想法表现出来。

一周前王杰希离开了高英杰的住所数日未归,直到昨日午夜时分才回来,前脚才踏入客厅后脚便倒在沙发上睡去,疲惫程度可想而知,若不是事先吩咐过按时叫醒自己高英杰也不会敢轻易打扰师长。

王杰希按摩着太阳穴,沉声道:“……我不会做梦。”

 

作为“梦魔”——梦境的恶魔又或是梦中的恶魔,在故事中被称为“弗莱迪”的存在,王杰希并不会做梦。

王杰希可以自由穿梭于梦境与现实的界限,将迷失者拖入深渊、将清醒者送返现世,而他本身并不拥有做梦的资格与权力。

简而言之便是身为梦魔的他根本无法入睡。

若不是体质特俗恐怕王杰希早已被黑眼圈所困扰,至于其上一次入睡的时间恐怕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大概是在成为怪物之前。

 

“最近有什么情况发生吗?”王杰希问。

高英杰熟练地拿出一叠资料,朗声读出早已准备好的内容:“嗯……贵族派和国王派的矛盾逐渐加深,昨日圣骑士与贵族差点直接在街上动手;帝国军三天前又占领了一座王国边境小镇,王国使者发表抗议但帝国并未作出回应;今天傍晚左右难民会举行一场大型游行集会,要求加强自身的权益……“

“难民?”

“是的。”高英杰不清楚为何王杰希为何会关注众多信息中看似最为无关紧要的一条,但他相信师长有自己的理由:“多为王国边境城市、以及周边小国的逃难者组成。”

除开三大国外大陆还有众多不起眼或完全中立的中小型势力,在帝国的压倒性侵略战争中饱受创伤,可能只是一夜的时间便会有某个小国被摧毁,死难者不计其数。

来自四方的难民们纷纷逃难至王国首都,奢望这座历史悠久的国度能给予庇佑,而对于难民处置态度王国内部以国王派与贵族派为首的势力均持有不同态度,愈发加剧了两派的争斗。

 

“我出去一趟。”光芒闪过,王杰希换下了那身奢华的礼服,取而代之的是更为朴素、廉价的麻布衣,其意图不言而喻。

高英杰迅速心领神会,补充道:“游行会在中央广场附近举行,需要我做什么准备吗?”

“不用。”王杰希站在落地窗前,半只脚已踏入泛着涟漪的镜中世界,他回过头,露出一个少见的笑容:“你做得不错,英杰。”语罢便消失于那片波纹中。

 

高英杰捧着那叠厚重的资料,呆呆地望着逐渐恢复原状的落地窗好一段时间,他那白皙的脸蛋如熟透的苹果般缓缓笼上一层红晕。

“我还差得远呢……”他小声嘀咕着,似乎生怕被人听见,即使偌大的房间只有其一人。

 

中央广场。

王杰希是个极为理智的人,所以他可以坦然承认自己所犯下的一些小错误——例如傍晚才举行的集会,梦魔却在午餐不久后就抵达了现场,看着空空如也的中央广场心中不免生出些许尴尬之情。

要不就先回去休息?反正也就是几个传送魔法的事,不过怎么跟英杰解释?王杰希正纠结于空闲时间的用途,眼睛不仅瞄上了不远处一道瘦削的背影。

 

悲伤、愤怒、痛苦、挣扎以及对陌生环境的敏感,王杰希能从那位年轻的男性身上感受到某种强烈的负面情绪,而那身破旧的荨麻衣似乎印证了对方的身份。

难民集中区并不在附近,还是说那孩子也记错时间了?

 

在面对这些“低人一等”、威胁自身利益的同类时,大多数王国居民都对难民抱有极大的不信任感。

贵族们担心那群“肮脏”、“低等”的人是否会弄脏自己生活的环境;即使是穷困的平民也不屑于与难民为伍,商家拒绝亦拒绝向其出售食品或衣物。

权衡利弊后王国议会决定将难民集中安排至首都边缘地带,不得轻易进入城市中心。

 

在王国内平民的地位自然远低于贵族或王族,各项权益皆受限制,素来饱受歧视与压榨的他们终于迎来了能让自身站在制高点歧视、压榨的更为卑微的存在,完美满足了那颗从未存在的虚荣与自尊心。

如此美妙。

 

王杰希亲眼看着疑似“难民”的少年进入了一条巷道后便彻底不见了踪影,过了好一段时间也未再次出现,不禁眉头微微皱起。

在高英杰的帮助下梦魔早已将王国首都的路线摸得七七八八,他清楚那条巷道分明是一条死路。

 

抱着诸多疑问与猜测王杰希走进了小巷,一路走至尽头也没寻见少年的身影。

王杰希鼻尖微动,他当然不会认为那名看起来还尚未成年的少年是翻墙逃走或根本就只是一场幻觉,因为他分明闻到了一股新鲜、浓郁的……血腥味。

 

王杰希回过头,发现本是供人通行巷道的入口不知何时被封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堵高耸的围墙。

不,变化的不仅仅只是入口。

梦魔的手抚上一侧的墙面,指腹所传递过来的触感告诉他眼前并非是什么冰冷的石材,而是更为柔软、具有弹性、甚至带着丝丝温度的皮制品……例如人皮。

在他触碰墙面的瞬间,大量腥臭的血水从人皮围墙上方倾斜而下,向毫无防备的梦魔袭去。

 

“可悲的误入者”还未来得及对如此恐惧的景象做出任何反应,疯狂的血水咆哮着歌唱着,如涨潮时的江水般将其吞没,将其溺死与于痛苦与恐惧中,他那扭曲的面容直至死亡都不曾改变,连灵魂也不得摆脱。

——以上只是“黑幕”的单方面结论,然而“它”尚且来不及嘲讽“可悲的误入者”王杰希的无知便被现实狠狠抽了一巴掌。

 

现实便是王杰希任由血水淹没至胸口,甚至没有离开原地超过半步。

梦魔那立体的五官间看不出半点表情,甚至还称得上有几分无奈,就如同长辈面对无知后辈的叹息。

这是……想吓唬他?


评论(11)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