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40.雕刻画

“想都别想,有的神明弱得跟你……加上特殊能力可能比你强点,大概两个你吧。”魏琛举起才被店员端上的酒猛灌了一口,咽下的瞬间面目扭曲:“咳、咳!这什么垃圾酒真难喝!”

他将酒杯放在桌上:“而强大的神明毁灭一座城市只在一念之间,当然,老夫可不会怕他们。”

被当作计数单位的弥赛亚看上去听得很是用心,问:“这么说来魏琛先生比神明还要强?”

“别试图打探我,我什么都不会说的。”魏琛挑眉:“你那些小伎俩我见多了。”

“您的表情似乎有些不自然……”

“我不会上当的。”魏琛抬了抬下巴,言行没有丝毫破绽。

 

在老谋深算的魏琛手上碰壁弥赛亚也不气馁,他将果汁往前一推:“魏琛先生,您觉得我身上的气息是否有些似曾相识?”

将对方眼底的犹豫收入眼中,男孩不动声色地继续问道:“您是否认识喻文州先生?”

“不,不对,你身上连接的‘线’分明是……”魏琛的表情第一次有了明显的变化:“怪不得你这变态小鬼还活着,你根本不认为自己干过什么错事……”

弥赛亚笑:“看来您两个人都认识。”

“我靠!”魏琛猛地一锤桌面,不算结实的木桌顿时产生了散架的可能:“我就说我根本不想跟你这个变态小鬼说话!你跟叶修那厮完全没学好是吧!”后半句话完全是放弃了隐瞒的架势。

店员和酒客们纷纷投来奇异的目光,完全捉摸不透这两个古怪的主到底在闹哪出。

 

魏琛连灌了好几口糟糕的酒才能平息心头那股郁闷之意,恶狠狠地瞪着弥赛亚:“你说杀死神明到底几个意思?”

“我就随口一说。”男孩摊手,眨巴着眼:“您也没当真不是吗?”

“是吗……”魏琛冷笑一声,伸出手牢牢抓住了弥赛亚纤细的手腕,暗紫色的眸子中浮现一层六芒星状的金色暗纹,似有雷光咆哮:“别当我真不会杀了你。”略长的指甲嵌入男孩的皮肉中,鲜血从那白皙的皮肤下涌出。

仔细观察魏琛的五官会发现其并不如打扮那般邋遢,甚至可以大致推断出他年轻时还称得上有几分帅气。而那双妖异的紫瞳更仿佛是出自神明之手的杰作,带着丝丝狡诈与危险的气息,只是不经意间扫过都让人心有余悸。

弥赛亚毫不避讳地直视魏琛的双眼:“我知道。”没有半点恐惧之意。

 

“算了。”魏琛的表情瞬间阴转多云,松开了男孩的手:“把活着的你留给叶修烦死他也不错。”

弥赛亚按住手腕的伤口,眼底扫过一抹笑意,发问道:“关于神明,魏琛先生您有什么看法?”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居然在欺负一个屁大的孩子,魏琛的耐烦心显然增加不少:“能是什么?梦呗。”

 

“梦……是指暂时性吗?”

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当然不是。”魏琛打了个哈欠:“梦境根本就不该被当作现实。”

 

教皇厅。

戴妍琦不知道叶修两人与教皇到底交流了什么,以她的身份根本无法得到加入谈论乃至倾听的资格,只能一个人呆在花园里扔石子。

面谈结束后教皇以个人的名义为叶修几人做担保,向枢机卿下达了解除对周泽楷的追捕的命令。

 

“姐,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啊?”待两人离开后,戴妍琦凑到教皇身边压低声音问道。

若是叶修在场恐怕会吃惊不小,他还是低估了戴妍琦的身份。红发的女孩在这个国家被称作圣王女,而大其十余岁的姊妹正是圣教国至高无上的领袖,教皇。

当然,作为圣王女的戴妍琦并不表示她拥有继承教皇之位的资格,历代教皇皆从枢机卿中选出,况且即使戴妍琦再以其姐为目标,也不可能走上同一条道路。

比起成为那帮抱着圣典到各个神殿前传道布施的神职人员,戴妍琦更励志于成为踏遍大陆每一个角落的自由魔法使。

 

“那并不重要。”教皇的声音宛若天籁,和煦的笑容就如画中人那般美丽:“重要的是他们曾经是什么。”

戴妍琦好奇:“是什么?”

“不告诉你。”

“切……”

 

作为戴妍琦的亲身姊妹,与女孩那惹眼的火红长发不同,教皇则拥有一头酒红色的长卷发,五官仿佛是来自雕刻家最为完美的作品,性格端庄、温和且稳重,却也不失属于上位者的威严,是人民所爱戴的君主。

戴妍琦与教皇的性格天差地别,女孩曾戏称自己就是只丑小鸭而姐姐则是那只白天鹅。

 

戴妍琦露出困惑的表情:“可当他们经过后门那条走廊外的初代教皇石像时,那座石像哭了,是受到了潮气吗?”当时雕像的脸颊上划过两道明显的水痕,以戴妍琦的眼力根本就不可能会看错。

教皇的眸子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轻笑道:“比起那个,不如我们来淡淡你私自外出的惩罚?”

“别啊,姐,我才从小黑屋出来……”

 

无视戴妍琦的祈求,教皇在心里已经决定要好好收拾她一顿,天知道这个活泼好动的妹妹会惹出什么乱子。

这次遇到了叶修,那下次呢,下次是否会遇上那些脾气暴躁、可以无视皇权的存在?那自己又是不是只能看着自己亲姐妹那冰冷冷的尸体被送回圣教堂,甚至再也不见?

这孩子根本不考虑行事所会可能导致的后果,想到这教皇有些恼怒,或许自己是该找个优秀的老师好好管教一下她了。

 

命惩戒骑士带走戴妍琦后,回头望向自己宝座后的雕刻画,教皇的表情一时间复杂许多。

那是一面以黄金、白玉与稀有宝石制成的墙绘:无数生灵虔诚的跪倒在大地上,先行者手持权杖指引迷途之人的道路,数道模糊的身影高居云端,洒下的光芒将整片大地所笼罩,驱散了世间的阴霾。愈是接近生灵的身影愈是清晰,而那些远在角落、被众人的遗忘的身影,扭曲得已不成人形,简直就如同……怪物一般。

 

教皇微微躬身,右手按至胸前,声音如来自云端般缥缈,在空旷的教皇厅中回荡。

“愿爱你的灵魂,终将守护你直至永恒。”


评论(31)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