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34.年轻的陛下

“你才鸟人,你全家都鸟人鸟人鸟人鸟人鸟人!”黄少天反驳道,他并不介意用口水话淹没对方,但本着不能带坏孩子的原则把心底的素质三连憋了回去。

卢瀚文笑:“我全家早就死光了。”

 

“……”黄少天恨不得把五秒钟前自己说过的话生吞,虽然此刻他的表情像是想把卢瀚文给生吞了。

“无所谓,我不在意。”卢瀚文摊手:“我叫卢瀚文,鸟人前辈,你呢?”

剑圣把艰难地咽了咽口水:“……黄少天。”

他倒想解释自己不是什么鸟人而是掌握时间法则的“哭泣天使”,但黄少天作为一个“靠谱”的成年男性会在这人精似的男孩面前自称为“天使”吗?不会,显然不会。

光想想那副画面都觉得异常羞耻。

 

黄少天一边嘟囔着要把卢瀚文扔进时间的裂缝一边把自己的手指安回原位,仔细回忆对方所说过的话语脸上表情一时间变得很是微妙。

眼前这小鬼见面五分钟不到就憋了他堂堂剑圣三次,能让他黄少天说不出话,很好,有前途。

剑圣顿时觉得卢瀚文前途不可限量,看向男孩的眼神中写满了“我很欣赏你”几字。

 

“喂,小卢同志啊。”黄少天跳下窗台,颇为自来熟地搭上了卢瀚文的肩膀:“想出去溜达几圈吗?可别告诉我你一个屁大的人族孩子是主动待在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的,摔下去连尸体都看不到,更别说看什么风景了,看空气差不多。”

列车上最不缺少闲聊八卦的旅客,剑圣从中获取了许多半真半假的消息。

卢瀚文试图挣脱黄少天的环抱无果,他看着对方那双与自己相似的蓝眼睛,再看看自己华丽、宽敞,却毫无生气的房间,犹豫片刻,轻声回答道:“……好啊。”

 

大概十秒后卢瀚文后悔了,恨不得穿越时空把十秒前答应的自己抽上一巴掌。

黄少天抱着卢瀚文就直接跳下了距离地面高达三百米的窗台,收起翅膀完全依靠地心引力自由直线下落,让作为普通人类的卢瀚文体验了一把无保护绳的蹦极之旅。即将落地的瞬间他带着卢瀚文在空中翻了几圈脚底接触地面,硬生生在水泥地上撞出了可怖的裂痕。

不到八秒的时间,当狂风呼啸着穿透纤薄的睡衣衣料时,卢瀚文近乎以为自己到地狱走了一遭。

趴在地上干呕的他瞪了一脸幸灾乐祸的黄少天一眼,显然对方完全是故意的。

 

好在作为一个“靠谱”的成年人黄少天尽到了自己应有的义务,在下落过程中用微量魔法护住了卢瀚文的身体,让其不至于变成一滩烂泥。

“魔法?前辈你是鸟人族的魔法使吗?”卢瀚文明显感受一股暖流在自己身体里游走。

“都说了我不是什么鸟人!鸟人有本少这么帅吗?”黄少天挤弄着眼,至始至终没有正对上男孩的目光:“至于我是谁,说出来可能会把你吓傻。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的来头可大着balabala。”

“切。”权当对方在故弄玄虚的卢瀚文翻了个白眼。

 

闹出如此大动静的两人在守卫到来前离开了现场,初来乍到的黄少天带着长时间不曾离开房间的卢瀚文一阵瞎逛,成功原地打转三次、误入他人领地六次。

终于,在老脸丢尽前剑圣领着男孩找到了一个主题不太常见的地点——刑场。

在闻到空气中那股微乎其微的血腥味时黄少天便明白了不远处那个破旧、堆满杂物的广场的用途,正打算拉着卢瀚文绕道时男孩却谢绝了剑圣那颗关怀儿童的心,执意留下。

 

广场上堆满了“新鲜”的尸体,其中不乏有帝国居民打扮的精灵,更多是异族。

两个穿着黑色制服与长靴的守卫手持自动手枪,戴着面具看不出具体面貌,每当发现有未彻底断绝生息或疑似未死的“尸体”时他们便扣下扳机,举手投足间轻松得如同在享用下午茶。

品位不凡的军官帽与制服看上去十分优雅甚至可以称得上帅气,配上精灵族那修长的身体更是无可挑剔,而二人的行为却只是在残酷地掠夺生命,抹杀一个灵魂在其眼中就如碾死一只蚂蚁般简单。

 

“那是瘟疫医生的面具?鸟喙去哪了?”躲在阴影处的黄少天不太找到重点吐槽道,他自然不知道守卫手中那会喷出火花、威力不俗的“金属盒子”是何物,但碍于面子又不好发问。

注意力分散的卢瀚文显然没意识到“靠谱”成年人的尴尬:“前辈,那是防毒面具。”他死死盯着守卫的举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有什么想法?”注意到卢瀚文微妙的表情,略显尴尬的黄少天不怀好意地问道。

卢瀚文缩了缩头:“觉得他们可怜?不能让自己落到那个下场?”他的目光黯然:“别了吧,前辈,这些我早就清楚了。”

“当然不是。”黄少天声音突然抬高,差点引起守卫的察觉:“本少怎么可能让你想这些无聊的玩意儿。”

剑圣将双手背在脑后,咧嘴一笑,微弱的路灯下可以看见他的虎牙:“比起避免成为任人宰割的肥羊,为什么不想想如何成为那只长着獠牙与利爪的狼?”

卢瀚文瞳孔微缩。

“你可以像那两个守卫一样随意处决他人性命,甚至掌控那些守卫的性命,掌控所有人的性命。”

 

卢瀚文几乎尖叫出声:“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话说出口他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连忙捂住嘴。

然而守卫的探照灯并未像想象中那般照向两人的藏身之所。

他小心地从障碍物后探出头,却发现两个守卫已不见了踪影,曾经待过的地方只留下一只……断手。断手像是被比刀刃更为锋利的利器从身体上飞速切下,切口呈现诡异的黑色,没有半点血水流出。

 

卢瀚文深吸一口气,在回过头看见黄少天站在自己身前。

灯光下剑圣的眼眸依旧如宝石般璀璨,却也如万年寒冰般冰冷,散发着足以撕碎灵魂的寒气,不近人情。

他手握着细长的光剑,剑身的眼神同其主人的瞳色一致,同样耀眼得令旁人不可直视。

有那么一瞬间,卢瀚文几乎以为眼前的人便是传说中的神明,慌忙避开视线。

“小卢同志啊,你真的有把自己的名字说全吗?”

神明如此问道。

 

卢瀚文揣紧了拳头,没有回答。

 

时间逐渐接近清晨,黄少天将卢瀚文送回了房间。

“有缘再见啊,小卢同志,你挺优秀的,死了怪可惜的。分开了可别想我,本少知道自己很帅很优秀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哎,真烦人,我的迷弟迷妹怎么那么多啊……”即使在做告别剑圣也不忘扯些不着边际的废话。

 

卢瀚文咬了咬牙,将那枚一只挂在脖子上、用衣领遮挡住的戒指取下戴上,上前一步,抓住了黄少天正胡乱扑腾着的翅膀上的几片羽毛。

他抬起了头,发现黄少天一直在刻意避开其视线的他第一次主动移开目光,朗声道:“我的母亲是天赐福音的贝尔特拉达,我的祖父是‘铁锤’查理,我的父亲是丕平三世,现任王国国王。”

他顿了顿,继续道:“我是战争神见证王国唯一指定继承人,我是未来的全境守护者……未来的,国王。”

 

黄少天挑眉,饶有趣味地看着卢瀚文,

他嘴角微微勾起,如绅士般提起卢瀚文右手,俯身在那枚刻有黑色双头鹰的戒指上烙下轻轻一吻。

“那么,愿您贤明治国,年轻的陛下。”

“献以我的祝福,以神之名。”

语罢,黄少天头也不回地跳下了窗台,消失于复杂的金属管道间。

 

清晨。

“咚咚。”侍女象征性敲了敲门,推着餐车将丰盛的早餐端上桌。

“……殿下?”看着站在窗台上还穿着睡衣的卢瀚文,侍女有些恼怒地呵斥道:“您在干什么?会着凉的!”

若这体弱多病的小祖宗生病了上层肯定会惩罚自己,她可不想落得前几任的凄惨下场。

卢瀚文轻轻点头,以尚且稚嫩的声音回答:“我马上回房,谢谢,退下吧。”

 

那句不冷不热的“退下吧”让侍女本能打了个哆嗦。

不知为何,看着那小小的背影,侍女却以为自己看到了另一个人。

完全未知的陌生人。


(相关事项:电影《FFXV:王者之剑》、游戏《德军总部》、查理曼大帝家庭成员)

《肉食主义》人类图鉴

评论(25)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