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30.克里提亚与厄瓦斯

信徒在光辉的十字前献上祈祷与灵魂,伴着传自亘古的钟声白鸽展翅高飞,无名的唱诗班咏唱着颂神的赞美歌,叙说那些传奇而辉煌的史诗。

你可看见圣洁下的腐朽?

你可看见纯白下的阴霾?

 

飞空艇悬浮于一个相对安全的高度,机械齿轮拉动登陆台降下,一位陌生的男子出现于众人眼前。

那人一身白色制服,头戴方帽,看不出是哪个国家的服饰,或者说并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

男子身后一众全副武装的手下的着装皆为白色,像极了当初押送弥赛亚至圣殿的士兵。

 

叶修将注意力放在飞空艇的外壳,威武霸气的艇身上不知为何绘制了一个违和的花纹——闭眼的老妪。那是一张侧脸,面容丑陋却给人一种莫名的慈祥与亲近感。

 

“拘束器。”为首大概是指挥官的男子发令道。

随着他话音的落下,数十个钩爪状的拘束器带着金属链条从水下飞出,或紧紧缠上利维坦纤细的身体,或以刁钻的角度径直穿透了利维坦的鳞片陷入其血肉。

确认拘束器全数勒紧目标后链条便开始缓速收缩,将利维坦的身体向不同方向拉扯着。

以利维坦的蛮力竟一时间无法摆脱那些造型可怖的拘束器,它凄厉地叫喊着,挣扎间无数鳞片与血肉被生生扯下,染红了一方海水。

它试图用长尾攻击飞空艇,可飞空艇的艇身周围似乎有一层无形的屏障,再为可怖的力量也会在接触的瞬间烟消云散。

 

在叶修的搀扶下喻文州靠着石壁坐下,开裂的嘴微微张开似乎想说些什么,可他连动弹一根手指也极为勉强,更莫说阻止拘束器对利维坦的折磨。

看见利维坦那副凄惨的模样叶修的表情变了,冰冷得如同万年寒冰,十二柄幻影剑浮现,在其身后缓缓旋转着对准飞空艇。

 

指挥官似乎并不惊讶于叶修的存在,缓缓开口道:“叶修先生,我相信您那神奇的武器会对飞空艇的防御屏障造成危险。但同时您也要清楚,飞空艇装载的武器数量远超乎您的想象,瞄准满是逃难者的港口并不是难事。”

屏障的存在让叶修无法听见指挥官的声音,但他能通过口型分辨出对方接下来的话语:“平民的死亡……我们两方都不愿看到那个结果。”

叶修向来下限堪忧,但那并不代表着他没有底线。

 

“妄想杀害神明……你觉得人类会接受你们的行为?这场错误唤神仪式恐怕跟你们也脱不了干系吧。”叶修冷声道,他相信对方同样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

“是‘海神’意图毁灭海洋之都,而‘白衣’在拯救人类——从神明的威胁下拯救这座城市。”指挥官摊开手:“为了虚伪的正义而杀害同类的您又有什么资格谴责我们的行为?”

指挥官那有些狰狞的表情似乎在为“怪物”间的自相残杀感到喜闻乐见。

“感谢克里提亚的指引,一切尽在‘白衣’的掌控中。”

 

杀害……同类?叶修身体变得有些僵硬,脸上闪过几丝难以察觉的恐惧与悲哀。

似乎是注意到恶灵不可置信的模样,指挥官以为叶修是在否定自己曾犯下的罪孽,用一种理所当然的口气说:“那座城镇的’迷雾‘消失了,释放’迷雾’的怪物的下场显而易见。”

 

原来如此,这个人类是认为我杀了周泽楷,我还以为他说的是……

我还以为……

 

想到这,叶修突然笑了。

他抬起头,嘴角勾起那抹熟悉、标志性的嘲讽笑容:“如果那什么‘白衣’真正掌控了一切,你怎么连直视我双眼的勇气也没有?”他的眼中再次燃起耀眼的火光,那赤金的火焰能烧尽世间一切污浊。

指挥官慌忙侧过头避免视线对上,几乎在同一时间,恶灵大喝道:“周泽楷!”

 

破裂、分解、重组。

银白的戒指以超越肉眼极限的速度分裂出无数条金属骨骼,攀上周泽楷的右臂。

重组后的戒指并非叶修曾见过的光炮,也非小丑熟悉的火枪,而是一柄长度超过两米的巨型反曲弓,无暇的弓身闪烁着属于金属的光芒。

弓弩并非是深奥的魔法,而是那介于魔法与炼金术间的魔科技,古老者从未踏足的未知的领域。

 

被指挥官视作普通人类的周泽楷架起了那柄巨大的弓弩,他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将那支以鲜血制成的箭矢搭上弓弦,对准了注意力分散的指挥官。

血液,最为简单粗暴的魔力提纯方式。

 

药水的影响尚未消失,自始至终周泽楷只对指挥官施加了一种暗示,那便是——傲慢。

近乎自我毁灭的傲慢。

 

在箭矢射出前周泽楷调转了箭头,直指飞空艇的动力舱。

小丑并不知道动力舱的位置,他甚至不了解飞空艇为何物。与其说是周泽楷在控制箭矢,倒不如说是弓弩为他指出了准确的方向。

带着血意的箭矢在空气中划出一道耀眼的红光,毫无阻碍地撕开了飞空艇的防御,穿透了飞空艇的动力舱。

 

动力舱被破坏后飞空艇便彻底失去了控制,仪表盘炸裂指数飞涨,在空中胡乱地飞行着,指挥官好不容易才抓住了桅杆勉强没被甩出艇身。

“愿克里提亚指引我的道路。”他喃喃道,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下一瞬,矿石燃料爆炸,整艘飞空艇瞬间被火光吞没,是迎接末日的烟火、是欢庆死亡的花朵,四分五裂。

 

“小周,你这武器……”

还没等叶修问出口,只听“扑通”一声,魔力耗尽的周泽楷身子一软,倒在地上昏死过去,那把银白的反曲弓也变回了戒指安静地挂在其手上,如同婴孩般乖巧,又如沉睡的巨龙,无人知晓它苏醒时的真实模样。

再看另一边透支脱力的喻文州,叶修在心底直翻白眼。

这一个两个只会给自己添乱是吧?不过……还有些事要处理。

 

叶修右手一划,半透明的双剑飞出将两个扑向他的黑袍人死死钉在立柱上。

“你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极具目的性地揪住了藏在废墟后的祭司首领,死死扼住了他的咽喉。

当其他祭司面对灾难产生慌乱、不安等负面情绪时,只有这位拥有最高权限的祭司异常冷静,好似早已知晓一切的发生。

面对气势汹汹地亡灵,祭司也不慌张,答非所问道:“我们知道您是谁,叶修大人。”“大人”二字语调加重了几分,与其说是敬称倒不如说是在嘲讽。

祭司的袍子在动乱中破损,露出了纹有花纹的手臂,那是一位妖娆女性的侧脸,弯成月牙状的瞳眸如宝石般美丽,却也显得阴毒狠辣。

仔细观察这纹身与飞空艇上的闭眼老妪有几分说不出的相似。

 

“知道我的身份?”叶修也不含糊,黑曜石般的双眸中隐隐浮现金色的火焰:“那你应该知道我有无数种方法能让你生不如死,诚实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祭司被叶修掐得呼吸困难,他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符:“咳……神明……根、根本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愿……厄瓦斯给予我……指引。”

祭司眼睛一翻,发紫的口中吐出大量泡沫,抽搐不止。

 

叶修慌忙退开,眼睁睁看着祭司裸露的皮肤上长出了密密麻麻的紫色水泡,身体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膨胀着,然后“碰”的一声炸开,血花四溅,发黑的内脏洒落一地。

 

几滴鲜血溅在叶修的皮靴上,他有些困惑地观望着四周毁于一旦的祭坛、飞空艇的残骸、仅剩半截的海神像、被海水冲毁的建筑……以及海面上飘浮着的尸体残肢。

恶灵微张着嘴,却没有发出半个音节。

浓郁的血腥味破坏了这曾经美好和平的国度,哀嚎与惨叫碾碎了人们心中的最后一点希望。

 

那瞬间,叶修陷入了少见的迷茫。


评论(15)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