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29.飞空艇

喻文州本质上可以算作能量体,被雷电一劈只是有些刺痛,而作为海生物的利维坦可就完全扛不住这纯粹的雷击了。

大量死去的海鱼、甚至有少数鱼人的尸体浮出海面,距离缩减的电能尚且有如此巨大的威能,被正面击中的利维坦所承受的伤害可想而知。

 

利维坦发出一声在场人类无法理解的尖叫,长尾因疼痛本能撞上祭坛与周围建筑,在海水侵蚀中坚持了数百年的祭坛就如廉价的纸片般被轻易撕碎,几个躲闪不及的居民纷纷失足落入水中。

落水者尚有生还的可能,而被利维坦长尾正面击中的人直接血肉模糊,更甚者被压成了一团肉饼,完全辨不出原来的面貌。

海水在利维坦的搅动下沸腾了,撕去温顺的伪装,露出了真实的面容,咆哮着势要吞没这座水上城市。

 

叶修亲眼看到一对站在城市边缘观看唤神仪式的母子瞬间被翻涌的海水卷走,母亲落水后高举双手试图将孩子推上岸边,不料却撞上一块随着海水流动的碎石,在碎石上留下斑斑点点的血迹,再也没有浮出的迹象。

乌云中的闪光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下一波雷电随时都可能再次抵达。

 

神爱世人,人以神之名毁灭一切。

 

看着祭坛外围以及城市中那些被利维坦与海啸吓得跳入水中、甚至愣在原地晕厥的人们,叶修眉头紧皱。

他随脚将一个正准备下一波魔法的黑袍人揣进海中,拉过打算帮助落水者爬上岸的周泽楷:“这点距离他们自己能爬,你的能力目前还能施展到什么地步?”恶灵补充道:“能让这些吓傻的人类尽快离开的能力。”

“恐惧……不行。简单的暗示,可以。”周泽楷大致估算了下自己的残存魔力,

叶修继续问:“覆盖整个城市可以做到吗?”

 

“不可能。”小丑的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不是不去做,而是此刻失去核心的他做不到。

恶灵似乎早就料到此类情况的发生,递给周泽楷一支装有蓝色液体的玻璃试管:“试试这个,应该能在短时间提高你的魔力纯度,副作用……多睡几天就没事了。”

“这是?”

 

“离开王国前肖时钦给我的。”叶修意味不明地嘟囔道:“说实话我也没认出给我药剂的是肖时钦还是生灵灭……”

虽未能理解恶灵的意思,到底是个行动派的周泽楷还是轻轻点了点头,扳断试管将药剂一饮而尽。

他并不担心叶修会害自己,况且即使是最糟糕的情况又如何,死亡不过是另一种解脱。

 

当那肉眼无法直接观察的透明魔力从周泽楷的身体向四周扩散之时,一切都变了。

或担忧远方的家人、或珍视自身的性命、或执着于未达成的欲望……那些陷入混乱或绝望的人们纷纷稳住了心神,擦干眼泪、抛下沉重的财宝携着同伴家人朝着逃生口跑去,登上船只以求最快的速度远离这座岌岌可危的城市,不带半点犹豫。

这一切并非出自他人的控制,能控制行为的只有他们自己。正如那座被“迷雾”所吞噬的小镇,杀死居民的本就是恐惧,属于死者的恐惧。

而现在,这微乎其微的暗示却成了居民们逃脱的最大助力,激起了人类原始的欲望、求生的本能。

 

当然,这并不能海啸会对逃难的海洋之子们有丝毫的怜悯。

 

啜泣不止的孩童慌乱中被缆绳绊倒,眼见飞溅的硬物就要将其头颅砸碎,一道海浪掀过击飞了硬物,留下安然无恙也茫然无措的孩童;

抱着婴孩的父亲一路狂奔,跑上横桥的一刻桥身中央突然断裂,利维坦长尾一扫,几块石料落下恰好填补了破损的桥身;

一位妇人在起伏的海浪中苦苦挣扎,即将被吞没前一根浮木飘过,让她有惊无险地回到岸边……

 

一个,是意外。

如此多的意外,可就完全称不上“巧合”了。

 

而这一切“巧合”的始作俑者,便是喻文州。

 

叶修曾对弥赛亚如此形容喻文州的能力:死神无法让走在大街上的你突然猝死,但他能引起狂风让某个花盆砸在你头上。

任何偶然、巧合,皆是死神的武器。

换句话说,在喻文州刻意的控制下,只是单单站着都将会面对成千上万的危险的“意外”,而那些意外皆是“巧合”;反之,‘意外“则能让死亡只是一种近乎妄想的奢侈品。

这是死神绝对的宣判,对死亡的绝对掌控。

 

化身为死神形态的喻文州浮在半空中,银白的长发在海风中飞扬,诡异的羊骨与长袍缝隙间的黑手盖不住他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

死神半闭的双眸中透出猩红的光芒,口齿上下开合:“我,拒绝死亡。”简短的字符从口中传出,声音亲和平静,却如君王的号令般凌厉威严。

那是对整座海洋之都下达的言灵之力,是不可逆转的神谕。

所谓“言灵”,便是言出必行。

他们被死亡拒绝,被唤作死神的怪物所拒绝。

 

死神的力量强横地影响着整座城市,喻文州的身体却在逐渐崩溃。

他紧握骨白权杖的右手微微颤抖着,身体周围的元素失去控制般疯狂地躁动。几滴艳红的液体从其眼眶边缘滑落,顺着完美的下颚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坠入海中,与海水融为一体。

就连那颗闪眼的蓝宝石戒指表面也生出了丝丝裂痕,隐隐有破损的倾向。

可即使狼狈成这般模样,死神依旧倾尽全力维持自己的能力。

 

叶修颇为无奈的看着已有些神志模糊的喻文州,无声地叹了口气,继续寻找剩余的黑袍人扔下海,他那属于恶灵的能力在这场浩劫中起不到丝毫作用。

周泽楷在药水的提升下方能勉强将最基础的“暗示”传递给大半个城市,而喻文州则是真正榨干了全身的力量在控制整座海洋之都。

 

没有边界的心软,只会让对方得寸进尺;

毫无原则的仁慈,只会让对方为所欲为。

喻文州何尝不懂得这个道理?

但他真的放不下,完全放不下。

 

海水卷着祭坛的碎片一次又一次撞上伫立于海神岛边缘的海神像,这座古老而又破旧的神像终于承受不住外力的冲压,拦腰断裂,带着早已毁灭的信仰与荣光消逝于奔涌的海水中。

 

当最后一个人类顺利抵达安全点时,喻文州已经咬破了自己发白的嘴唇,干净的指甲深深陷入掌心,曾经漂亮的红瞳浑浊不堪。

叶修眼疾手快地扶住了身形不稳的喻文州,正想贫嘴几句,吵闹的水花声盖过了他的声音。

 

伴着大量泡沫翻涌,一个等候多时的巨物从海面下缓缓浮起,惊动了本已陷入疲态的利维坦。

魔科学、矿石、燃料、魔科技工厂。

叶修脑中不禁回想起那时弥赛亚在马车上为脱离时代的两人耐心讲述的一切,似乎只有一个词汇能准确描述眼前满载武器、红黑色调的巨型飞行仪器——飞空艇。

一艘战舰级飞空艇。


(相关事项:小说、电影《教父》)

评论(25)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