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27.龙

珍珠眼泪……鱼人中的鲛人一族?只是眼前的大祭司似乎与故事中那天籁般的声线与绝美的容貌完全沾不上半点关系。

弥赛亚不着痕迹地收回了视线。

 

“大祭司您……不是海神的信徒?”男孩敏锐地捕捉到“他们”一词。

“鲛人一族居无定所、终身漂泊,生于泡沫、死后亦化为泡沫重归海洋。”大祭司停止了啜泣:“我连养育自己的大海也不曾相信,又如何建立信仰侍奉神明?”

恐怕即使多出了自己的那份信仰,百年前的结局依旧不会有半点改变。

 

弥赛亚环抱双腿,下巴搭在膝盖上眺望向祭坛上载歌载舞的祭司们:“那您的伤也是‘信徒’造成的?”

 

约莫半刻前祭司们开启了仪式的前奏,戴着华丽的黑铁面具尽情舞蹈着、歌唱着,夸张而扭曲的动作仿佛榨干了全身的力气。居民们传出阵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仿佛那不是一场庄重的唤神仪式而是某位顶尖舞者的谢幕之舞。

祭司们歌颂海神辉煌的事迹、传唱海神慷慨的馈赠、赞美海神完美的英姿,那副虔诚的姿态就好似海神至今仍是海洋之子们所崇拜的至高存在。

 

却绝口不提数百年来对海神轻慢与质疑。

至少对于大多人而言,神明不过是为自身的需求而存在,无法满足欲望的神明可以说毫无价值。

付出便是理所应当,拒绝便是居功自傲,离去便以恶言相向。

 

“伤?”大祭司冷笑一声,扯下了脸上的纱布:“在遇到喻文州大人前我就这样了。”

以弥赛亚的心大程度在看到大祭司的真实模样的瞬间也愣住了,慌忙避开视线不敢再多有目光接触。

单是“丑陋”一词根本就无法描述出那张脸的恐怖,或许那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而是某种异形生物腐烂到极致的尸体,或者说一团烂肉。

起先男孩见纱布下的双腿异常纤细只以为是眼前的女子过于追求身材而不顾健康,现在看来纱布下根本就只有骨头。

 

大祭司重新用纱布包住了脸,发出几声桀桀的怪笑,弥赛亚的反应在她看来已经很是礼貌,上次见到她长相的人类可是当场吓到失禁,十天半个月也没缓过来。

“发生了什么?”到底是未来食物链顶端的人类,弥赛亚小心翼翼地发问道。

大祭司一拍大腿,回答说:“当时年轻不懂事,爱上了一个垃圾人类……按照你们现在的说法是个人族?”

弥赛亚汗颜,这副模样可不是‘不懂事’的范围了吧?

 

“那货自作孽受重伤快死了。”大祭司乐呵呵地说道,好似在描述他人无关紧要的八卦:“那时老娘傻啊,割掉了鱼鳍、挖出了眼球、撕下了双耳、掏出了心脏……只为让他恢复健康、能再次踏入人类社会而不会因身体缺陷遭到歧视。”

“那个人类……抛弃了您?”

大祭司反问:“如果你家浴缸里有条腐烂、发臭的人鱼,你会怎么处理?”

 

那只可能是我想做生鱼片忘记处理‘食材来源“了,弥赛亚没敢吱声。

听起来似乎是病娇和渣男的悲惨爱情故事……

 

大祭司虚起了眼,似乎是在怀念那个记忆中的身影,干枯的嗓音一时间也温柔了许多:“是喻文州大人救了我,我这条命是他给的,要是我当初能做些什么就好了,在他消失前……”

消失?男孩不动声色地转过话题:“那您有报复那位人类男子吗?”

“报复?老娘干嘛在垃圾身上浪费时间。”大祭司满不在乎地回道。

 

见弥赛亚完全不相信的模样大祭司补充说:“那是我当年年龄太小眼光短浅,要是早点遇到喻文州大人也不会看上那种垃圾货色。”当然,腐烂的鲛人并不指望那位高高在上的存在会看上自己,能跟随在其身边亦是莫大的荣幸。

说到这,大祭司侧过头看着男孩,一脸坏笑:“你一小屁孩怎么会懂大人的心思?”

 

“我十五岁!”弥赛亚强调。

“是吗?看起来倒只有十二岁的身高,照样是个小屁孩,记得多吃蔬菜多补钙。”

男孩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敢怒不敢言。他觉得大祭司简直就是个女版叶修,只是恶灵的情商明显比鲛人高上许多,恰到好处的嘲讽从不会让人心生厌恶。

 

唤神仪式已举行至高潮阶段,祭坛四周点燃了幽蓝的烛火,天边也隐隐有红光从地平线缓缓升起。

弥赛亚眼中倒映出那闪烁不定的火光,由衷地评价:“这看起来有点像是邪教聚会。”

男孩的形容还算委婉,直白点说这场仪式简直就是意图召唤邪神的异教聚会。

大祭司盘起腿换了个更舒适的姿势,嗤笑道:“在这数百年间海神岛当初的王族后裔也基本死光了,失去了正统王族的主持,也不知道这群白痴会唤醒个什么鬼。”

 

王国的国信为战争神

早在莱克特家族没落前,年幼的弥赛亚曾作为贵族在王国王宫内参与过降神祭。

辉煌的城堡、展翅的白鸽、悠扬的管风琴声、身着雪白华服的神使一族……唱诗班哼唱着那亘古的歌谣,国王接受神使代表来自神明的祝福与洗礼,为那手持长枪的神明献上最为纯净的羔羊。

弥赛亚没能看清战争神的真正面貌,在场所有人都没能看清,只能模糊看见一团包裹在白光中的身影出现在祭坛中央,很快就消失了。

 

传说战争神是司掌战场胜败的神明,是王国的守护者、王国最后的防护,亦是王国历史绵延数百年的根本原因。

只是多年来面对来自帝国的侵扰王国军节节败退,也不见得战争神有半点出面阻止的迹象,久而久之弥赛亚也将之从记忆中淡忘。

他甚至一度认为战争神根本从未存在,或许过去存在过,但早就消失了。

 

等等,王族血脉?

弥赛亚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当第一抹清晨的阳光照耀在祭坛之时,为首的祭司面向大海跪倒在祭坛边缘,众人也纷纷接连跪下,压低声音重复着那古老的赞神诗。

平静的海面顷刻间狂风大作、大浪滔天,天空被一层阴云所笼罩,伴着阵阵惊雷下起了瓢泼大雨。只见海中央的海水扭曲旋转着,生出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巨型漩涡,数十道水柱环绕着旋涡喷涌而出,似乎可直达天际,连绵不断的海浪叫嚣着、咆哮着撞击岌岌可危的石岸。

 

“海神”,苏醒了。

 

该如何形容从漩涡中降临的庞然大物?

若以在伊丽莎白号上看见的体长超过百米的帝王鲸做参考,弥赛亚也就帝王鲸一指节大小——虽然帝王鲸并没有指节。

而眼前的蛇形生物仅按照露出海面的部分身体计算,男孩那瘦小的身躯大概连指甲缝算不上。

 

弥赛亚一时半会儿无法将那蛇形生物与书中任何一种描述联系在一起:“那是……龙?”

“别什么玩意儿都往龙身上扯,龙族那群没脑子的爬虫听到这话会把你生吞的。”大祭司似乎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这话更可能会招来龙族的愤怒,她定了定神,轻声道:“没想到那群废物……还真的唤醒了‘神明’。”


恶人所怕的,临到他身上;义人所愿的,必蒙应允。

 What the wicked dreads will overtake him; whatthe righteous desire will be granted.


(相关事项:歌曲《Bathtub Mermaid》)

评论(19)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