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唯粉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26.仪式

“我们现在就离开这该死的海洋之都。”

“不。”

“我可以叫弥赛亚偷……借一艘游艇,没人会发现我们。”

“你们可以先行离开,我留下。”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死脑筋!”叶修有些恼怒,咆哮道:“人类自己惹出来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你又不是他们妈!”

喻文州轻轻摇了摇头:“现在尚不清楚仪式唤醒的为何物,我……不能抛弃他们。”死神声调不高,态度却丝毫不容得辩驳。

 

叶修狂躁地揉了揉头发,长叹一声,没好气道:“好吧好吧,知道你是母性泛滥,不过我不会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言外之意便是他会随一同留下。

“抱歉。”喻文州低下了头,他何尝不知以叶修的性子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不会撇下自己,自己又是不是在借此利用对方?死神无法回答,恐怕恶灵比他还要清楚这个答案。

“别误会,你要出事了黄少天大概会烦死我。”恶灵不太雅观地打了个哈欠,看似满不在乎地补充道。

“嗯,谢谢。”

 

喻文州便是这样一个人。

若是初见死神大概会留下两种极端印象:过于得体恰当的言行给人一种莫名的距离感,秉着“眯眯眼都是切开黑”的不靠谱原则未免会对其有太多好感,认为他不怀好意;反之则会认为份谦逊温和的态度太过软弱,烂泥扶不上墙,对其不屑一顾。

其实不然,喻文州那温润的性子发自灵魂,未曾经过半点伪装;同时他抱有既定的原则,在某些方向甚至称得上固执。聪明的头脑让死神给自己找到了最为合适的位置,既不显得突兀又不会就此被埋没,有些事情他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早已心知肚明,引导错误、捕捉机会,将一切掌控在计算之中。

 

非要形容,喻文州便是海洋的化身。

或可波涛汹涌,顷刻间吞噬生息;或可包容一切,无声中滋养万物。

二者皆是最为真实的他。

 

简单交流后叶修与喻文州决定弄清楚这场所谓的“唤醒仪式”,顺带捎上了二脸懵逼的周泽楷。直觉告诉恶灵,暂时毫无战力的小丑会在关键时刻派上用场。

至于弥赛亚,叶修将人族男孩扔给了大祭司,特意让喻文州吩咐大祭司保护好自己的召唤者。虽然恶灵的火焰无法杀死无罪之人,却无法保证其它媒介是否会伤到男孩,他可不想变成没有理智的怪物。

或许叫旁人弄死弥赛亚会是最为保险的举措,但目前叶修对男孩的印象还算不错,也就没考虑过这种偏激的处理方式。

 

弥赛亚相当接受这个提议,他表示会在精神上支持三人的行动。

 

两日后,距离清晨的来临——也就是仪式的开始仅剩下数小时时间,大祭司不顾弥赛亚的抗拒将其强行拖上了灯塔、海神岛的制高点,可以眺望整个海洋之都。

在攀登途中弥赛亚企图用话语分散大祭司的注意力以便自己逃脱:“您……不主持仪式吗?”

“那群小兔崽子要是真重视老娘,就根本不会举办这场仪式。”大祭司满不在乎地回答道,手上的力度可半点没有松懈。

弥赛亚起初还单纯地以为这位疑似在喻文州手下做事的老前辈是什么正经角色,后来发现大祭司只在死神面前正经。

 

其实在午夜时分还有一个小插曲——叶修为阻止仪式的进程几乎炸了半条街,追杀几个“祭司”好一段时间才发现对方是刻意伪装过的假货。

显然幕后在有预谋的策划这场仪式,放出的烟雾弹让初来乍到、情报不足的几人吃了大亏。

当然这一切待在海神岛的弥赛亚就完全不从得知了,他只是觉得半夜的“烟花”莫名吵闹,影响到了自己的优质睡眠。

 

登上灯塔顶端,大祭司将弥赛亚一把按在边缘坐下,自己也一屁股坐在其身边,指着不远处一座气势雄伟的祭坛:“那就是仪式举行的场所,曾经召唤海神的地方。”

那是一座建立于海神岛与城市交界处的巨型祭坛,以贝壳与珊瑚装饰,三十二根刻有神话故事的雪白立柱与海洋之都入口处如出一辙,只是大上数倍。历经数百年风沙与海水的侵蚀祭坛仍旧也崭新如初,只是远远看着便能引起灵魂深处的震撼与共鸣。

此刻祭坛处已人山人海、灯火通明,祭司们为仪式做着最后的准备,等待到清晨的到来。

 

聚集于此的海洋之都的居民们脸上充满了憧憬与渴望,仿佛这场仪式不是唤醒所谓的海神而是要唤醒数不胜数的黄金。

——信仰之力,即使是外行人也能感受到海民们那股清晰得几乎可以凝聚成实体的狂热。

 

究竟发生了什么?

让被海神抛弃的孩子们重拾对“海神”的向往?

 

弥赛亚可完全没心思观察那所谓召唤神明的祭坛,他空荡荡的脚下便是澎湃的海浪与锋利的礁石,似乎光看一眼就能让恐高症患者当场昏死过去。男孩只能牢牢抱住护栏勉强稳住海风中晃荡的身体,如同溺水者抱紧了最后的浮木。

“你不喜欢这座伟大的建筑?”大祭司似乎不太满意弥赛亚的反应。

弥赛亚完全不敢移开视线,不着边际地敷衍道:“喜欢,就是我有点近视……”

这话说出来男孩都想抽自己一巴掌,什么烂借口?

 

“仪式……真的是在唤醒海神吗?”大概是怕大祭司生气直接把自己扔下灯塔,弥赛亚试图找点对方喜欢的话题。

毕竟喻文州的命令只是保住自己的性命,男孩可不希望缺胳膊断腿也算保住性命。

大祭司的口气就像是在解释三岁小孩都明白的道理:“当然不是!就凭那群没长脑子的废物?就算唤醒出什么神明也只是垃圾货色。”她的用词极为偏激,弥赛亚在脑中主动为其过滤几遍也依旧显得粗俗不堪。

 

“那……”弥赛亚顿了顿,道出深藏心底的疑问:“喻文州先生就是海神吗?”

男孩清晰意识到大祭司纱布下的身体在其话音落下的瞬间僵住了,冰冷、腐败,带着丝丝腥臭味的气息迎面袭来,就在他几乎以为眼前的人想要掐死自己时,大祭司开口了:“他……不是,至少现在不是。”

大祭司的口气低了许多,失去了那份目中无人的狂傲,变化之大令弥赛亚以为对方是不是有些精神分裂:“死神(Death)是死亡(Death)的意思,可以理解为‘带来灾难与死亡的噩梦’,而非恐怖故事中剥夺亡者灵魂的死亡使者,冠以神之名实则属于怪物之列。“

 

说着说着,大祭司哭了。

弥赛亚呆呆地看着一颗颗硕大的珍珠从肮脏的纱布下滚落,洁白无瑕。

大祭司捂住了自己的脸,纱布拉伸间露出少许腐烂见骨的皮肤,浓烈的鱼腥味刺激着男孩的鼻腔,近乎窒息。

她喃喃道:“是信徒抛弃了神明去……是他们……将他变成了怪物。”


评论(25)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