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25.归来

海洋之都的居民极为热情好客,拿着商品就往游客口袋里塞并且报出天价的“友好”举动比比皆是,年轻的贵族小姐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就被糊了一层据说是百年珍珠磨出的护肤品,男性则被拖拉着去往某些不可描述的场所。

 

比起叶修脚底抹油独自溜走的没义气行为,周泽楷显然没法摆脱当地居民的纠缠。他根本就不会拒绝来自任何人的恶意,即使再是粗俗的话语周泽楷也只会在认真倾听后表示否定,暴力挣脱他人的纠缠简直是一种奢望。

幸好看在小丑那张漂亮脸蛋上居民们也没太难为这个老实孩子,甚至有几个女孩往周泽楷手里塞了几支价格不菲的鲜花,乘机吃了把豆腐笑呵呵地看着满脸通红的大男孩。

 

弥赛亚在有人试图将其抱起的瞬间人设就崩了,脸上任挂着礼貌得体的笑容,眼中却毫不避讳地显露出丝丝冷意。

居民纷纷退散,完全不敢对上弥赛亚的目光,他们不明白一个半大的孩子为何会有如此恐怖的威慑力,淡色眸子中透出的光芒如同蛇蝎般阴狠。

 

一位妇人企图将巴掌大小的雕像推销给喻文州:“这是用贝壳做成的海神像,许愿可灵了……”说着说着还不断往其身上推搡。

“不用,谢谢。”死神淡淡地说道,看着雕像上明显的女性特征嘴角不禁上扬,那抹危险的笑容让观者后背发凉。

混成人精的妇人本能后退一步,迈腿便跑,好像她见到的不是一位风度翩翩的绅士而是什么丑陋凶恶的怪物。

 

在向导爆出乘客们尊贵的身份后“热情”的居民们一哄而散,连个影儿都没逮到。

当场就有权贵爆发了,在向导的好说歹说下逐渐平息了怒气。

 

叶修可没有错过向导暗中向居民们比出的小动作,甚至连巡逻的守卫与过路的居民也在刻意放过那些胆大妄为的推销者,再说如果真的要阻止这种行何不早点发出警告?

真是不嫌命大,如果遇到个偏激的主可就好玩了,恶灵冷笑一声。

若说当初那位领主夫人个体的灵魂已经腐烂不堪,那么此刻整个海洋之都……都隐隐散发出了腐臭味。

 

毁灭只是迟早的事吧,叶修眨巴着眼,不过也不关他的事,正主都没发表什么意见自己还是别瞎参合了。

 

进入城市后,叶修老练地拉上三人围着复杂的建筑绕了好几圈甩下眼线,换上当地的民族服装,然后喝着廉价饮料围观伊丽莎白号的其他乘客们被各种商家“宰杀”。

那一身身奢侈、华丽的定制正装简直写满了“肥羊”二字。肥羊们完全没注意到磨刀霍霍的屠夫,还在欢快地咩咩叫唤着主动凑到屠刀之下。

 

权贵们相当受用当地居民的热情招待,颇为慷慨地支付小费且大肆赞赏招待者的亲和态度。

能不亲和吗?付着三倍的价格哪怕长成癞蛤蟆老板也能给你吹出朵花。

 

半日后。

以正常乃至便宜的价格品尝了遍海洋之都的特色食品,叶修舒适地躺在太阳椅上,手上拿着杯新鲜的汽水果汁:“我说的没错吧,几百年了人类还是一个样,跟着哥混有肉吃。”

让恶灵无奈的便是面对有些固执的商家即使他费再多口舌也没太大用处,周泽楷往那一站商家们却会主动降价,甚至还会表示小丑为其招揽了生意主动送上小礼品。

几百年了依旧是个看脸的世界……叶修在心里吐槽道,或许下次买东西可以带上周泽楷?

 

简单游览了标志性建筑再加上从古董店购入的地图,叶修已经把现代海洋之都的构造摸了个大概。

他摸着下巴,问一旁正往笔记本上写着什么的弥赛亚:“你又往你的小本子上写了什么?别否定,知道你在打听情报方面远比我们这些老家伙强多了。”

弥赛亚有些受宠若惊,晃着铅笔干巴巴地说道:“最近海洋之都出现大量旅客并非偶然,据说这个国家的祭司将会在这周末……也就是两天后的清晨唤醒沉睡的海神。

 

“噗——”叶修一口汽水喷出,弥赛亚灵巧地躲闪开:“最近你们人类都流行找死?”

恶灵的叫喊声过大,过往的行人纷纷投来鄙夷的目光。

弥赛亚诚挚地回答道:“我觉得我作为人类并不想死。唤醒海神……是跟那个召唤出喻文州先生的领主夫人一样的召唤仪式吗?”男孩可不觉得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会稀罕他那点血液,这次总不会又有人绑票自己吧?况且他个土生土长的王国人理论上跟这个水上国度完全没有半点干系。

不过比起领主夫人近乎垂死挣扎的行为,这个国家似乎很清楚唤醒的对象究竟为何物。

召唤?唤醒?二者有什么差别?

 

大概是被汽水呛到,叶修干咳了几声,脸上阴晴不定:“召唤与唤醒本质上没有区别。”

“海神也是什么怪物吗?”

“不,海神是真正的神明。不过,我敢打赌那些家伙唤醒的绝不会是海神。守护海神岛的海神……早就消失了。”

恶灵的态度极为坚决,似乎在肯定这场唤醒仪式根本就是个错误,或者说,亲眼见证了曾经的错误。

 

海神岛,神殿。

残破的神殿废墟内,将自己裹在纱布下的大祭司颤抖着望向眼前的人:“您……您回来了?”大祭司似乎是位年轻的女性,只是那声音沙哑得如同破损的风箱,憔悴得令人心碎。

“嗯。”那人淡淡回道,声调缥缈得如同来自天际,依旧是那么温和、平静。

 

终于,大祭司再也忍不住,扑通一声跪在坚硬的石板上。

她是海洋之都最为尊贵的存在,权力堪比一国之主,又是何人值得她如此敬畏?做出如此谦卑之举?

喻文州并没有阻拦,只是静静地看着啜泣不止的大祭司,赤红的瞳眸干净得不染一丝尘埃。

 

皎洁的月光洒在喻文州身上,银白的光晕在其包裹在一片白光中,神圣得仿佛相隔万里,又温柔至极。

仿佛他只是一场虚无的幻影,风一吹,便会转瞬即逝。

时间在此驻足。

 

愿海神指引你的道路。


评论(18)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