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唯粉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23.鲸落

海上旅途远比想象中更为漫长,波澜壮阔的海景即使再为壮丽多看几天后会变得索然无味。

或许是太过无聊,叶修闲着就跟人类权贵混在一起,没过几天那些眼睛长头顶的贵族与便熟络地感叹相识恨晚。

恶灵对外宣称自己是受邀登船的历史学家,凭借着百年前的记忆与常识将权贵们忽悠忽悠得团团转,心高气傲的贵族们很是欣赏这位不太正经的“叶修博士”,将恶灵的嘲讽与脱线视作智者独有的特性。

 

叶修当然不会真的跟人类贵族称兄道弟,他即非“兄”也非“弟”,恶灵实际年龄可以直接当权贵的祖宗,这一系列的举动于他而言无异于和小孩子玩耍。

权贵们同样也不会当真,在他们心中即使再是知识渊博的学者也不过只是身份低微的平民,始终上不了台面。

 

平民就是牲畜,而神从不眷顾牲畜。

 

叶修倒不在乎权贵的真实心理,他只知道算是半个贵族的弥赛亚从不刻意区分贵族与平民,一切不礼貌的人类都有成为男孩口中的食物的可能,相当平等。

况且与其纠结谁是牲畜,恶灵更致力于对付今晚的晚餐。

 

那是一只光躯干就有成人小臂长度的龙虾,背部甲壳被切开露出鲜嫩的白肉,精心烹饪后配上少量调味品,只是那股香气都足以令人垂涎欲滴。

如此顶尖的食材伊丽莎白号的餐厅中并不是没有,只是价格极为昂贵,叶修餐盘中的这只是其清晨在海底捕获的战利品,交给餐厅简单处理后便端上了餐桌,厨师那质疑的表情让叶修觉得这只龙虾是被自己偷出来的。

 

其实即使说出实话厨师也不大可能会相信,面对神秘的海洋哪怕是最为强大的魔法使或训练有素的战士都脆弱得如同手无寸铁的孩童。况且海洋中大多生物远比陆地上的猛兽更加危险,即使是生于海洋的鱼人或亚兽人也不会长时间呆在海底。

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像叶修这种穿着条裤衩就潜入海底还顺手捞了只龙虾,即使是亲眼所见厨师大概也会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钓鱼也是游轮上众多乐趣之一,这不,弥赛亚跟周泽楷正在摆弄刚钓上的海鱼准备做成生鱼片,两人意外相处得极为和睦。

喻文州那波澜不惊的性子会给人一种莫名的距离感;叶修跟狐狸一样让人猜不透,一肚子坏水;而生性温和腼腆的周泽楷则与”单纯“的弥赛亚一拍即合。

 

弥赛亚亲自下厨,生鱼片的味道自然不用说,只是……叶修瞄了一眼冰块中那尚在蠕动、带有吸盘的墨绿色触手。

软体动物还能做成生鱼片?生吃?还是自己太落伍了?恶灵嘴角微微抽搐。

 

突然,一道巨浪撞在船身上,餐盘带着那只热气腾腾的龙虾从餐桌上滑下,虾肉朝下、紧贴地面。

叶修才伸出的叉子停在半空中:“……”还未等他有所抱怨,第二波更为猛烈的海浪来了。

游轮被海浪撞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斜度,甲板上的桌椅杂物纷纷滑入水中,甚至有一位来不及进入舱门的旅客直接掉入了海中,来不及发出惨叫便被澎湃的浪花吞没。

 

叶修平稳地站在甲板上,顺手拉起了倒在一旁的弥赛亚,似乎倾斜的船舱并不能为其带去丝毫影响。

他抬头望向依旧晴朗的天空:“天气没问题,那么是……”

这时,一道人类无法接收的高频声音传递到叶修耳中,恶灵身体一怔,向游轮的左后方看去。

 

数百米开外,一个巨大的物体跃出海面,翻涌的海浪让君王级的豪华游轮一度陷入了致命的危机。

那是一头体长超过百米的海王鲸,腹部生有数百道鲸须板,流线型的淡蓝色身躯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落下时所拍打出的恐怖浪花仿佛可以洞穿天幕。

不,不仅只是一头,十几头大小不一的海王鲸纷纷跃出水面,形成一道奇异的风景线,如此美丽,却也……莫名悲伤。

 

一阵地动山摇后游轮恢复了平静,船身缓缓恢复原状。魔科技加持下的炼金材料可以承受大部分海浪的冲击,但并不代表可以免去沉船的可能,鲸群若是再靠近些恐怕伊丽莎白号将难逃毁灭的厄运。

 

弥赛亚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子,望向鲸群消失的方向:“奇怪,海王鲸怎么会在这个季节迁徙?”

“它们在唱歌,”叶修的表情有些玩味,答非所问地回道:“一首……悲哀的歌。”

 

弥赛亚没能将两者联系在一起,忽然肩上一凉,回头便发现叶修那化作骷髅状的手搭在自己肩上,燃烧着赤金的火焰。

还未想通恶灵是否是准备烧死自己,男孩眼前一黑,再睁眼时眼前的景象就完全变了。

 

蔚蓝的海水、成群的银色小鱼、头顶便是泛着光的海面……自己是在水下,弥赛亚打了个激灵。

不过此刻他的状况比较微妙,除了视觉外的其它感官统统消失。与其说是整个人被转移到了海下,倒不如说仅是视线在水中。

 

弥赛亚清楚看见海王鲸们游动着迟钝的身体,逐渐环绕成一个圈,一头已经死去的海王鲸在同伴与亲人的守护下沉入黑暗、深不见底的海底。

无名的歌谣传入男孩耳中,他本不该听见那不属于人类的歌声,孤独而凄婉的声调穿透了他的灵魂,莫名的悲哀涌上心头,如同泡沫般将其淹没。

 

”这是……一场葬礼!“弥赛亚明白了。

视线再次一黑,回过神时他发现自己回到了甲板上,周围一片狼藉。

 

不用解释弥赛亚也清楚刚才那一切肯定出自叶修的手笔,他似乎还沉浸在那场葬礼中:“死去的海王鲸会形成鲸落系统吧,真是庞大又温柔的生物啊……”

海王鲸的尸体将供养海底的生物生存长达数百年的时间,以其骨肉为基础形成一套近乎完美的循环系统,甚至可以说是创造了一个独特的世界——这一生态系统被称作鲸落。

 

“温柔?你是指海王鲸的死还是所导致的结果?”叶修没由来地发问道。

“呃……”弥赛亚意识到自己话语中小小的错误:“应该是所导致的结果吧。”总不能将海王鲸死去的事实算作温柔。

恶灵轻笑:“我记得你们人类死后大部分会土葬?苍蝇在尸体里繁衍生息也挺温柔的,新生的蛆虫会在你的眼眶里唱歌。”

“……”男孩被哽得说不出话。

 

叶修理了理有些遮挡视线的头发,看向船舱内某个方向,喃喃道:“是啊,鲸落是温柔的。海洋生物在它的尸体上建立起了欢愉的国度,用它的死亡去换取安逸,心安理得。”

“吞噬他的血肉、吸噬他的骨髓……榨干他最后一点价值。”

“他”,而非“它”。

 

弥赛亚猛然意识到问题的存在,叶修的话并非指死去的海王鲸而是在具体指向某个人。

恶灵所看向的方向是……喻文州。

 

“至于到底是不是温柔。”叶修顿了顿,带着嘲讽似的笑容:“恐怕只有海王鲸自己知道。”


(相关事项:游戏《最终幻想:狮子战争》、生态系统鲸落)

评论(25)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