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22.杀鸡

“这艘游轮还挺豪华……”

叶修蹲在码头护栏边,嘴里叼着一根烤串对眼前的君王级巨型游轮发出啧啧的感叹声。 

 

此时距离得到通行证后已过去一周之久,在楚云秀的安排下叶修一行人即将登上这艘名为“伊丽莎白号”的豪华游轮,经停海洋之都,目的地为圣教国。

“伊丽莎白号”又被称作“荣光女王号”,取名自王国历史上将国家推至顶峰的女王,游轮受众仅限于富豪与权贵,不面向普通群众开放。

 

看着那黑白船身上的金色大字,叶修喃喃自语:“所以现在王国是在走下坡路?伊丽莎白一世如果还活着恐怕会被这群不肖子孙气死吧。”这两句话足以让他面临来自审判官终身监禁的判决,索性周围没有人注意到他。

恶灵远远注意到几个熟悉的身影:“哟,来了?你们可真慢。”,他想抬起手打声招呼,奈何量身定做的西装并不会让其做出大幅度动作。

 

为首的喻文州身穿素白的双排扣晚礼服,戴着深蓝色的领带,袖口绣有银色蕾丝花边,胸针、领针以及从口袋垂下的怀表链条一个没落下,拇指上硕大的蓝宝石戒指引人瞩目;

紧随其后的周泽楷一身黑色的三件式,用白绸巾打了个漂亮的三角结,除去朴素的白银戒指外没有任何装饰,短型马甲更衬得他身体挺拔且修长;

最后是穿着格子衫的弥赛亚,他手里拖着一个与身体不成正比的黑金行李箱, 牛仔短裤下纤细的双腿一路小跑才能跟上前两人的步伐,引起“怪阿姨们”的阵阵惊呼声。

 

三人的组合得到了近乎百分百的回头率,那道道炽热的目光多停留在喻文州的腿、周泽楷的脸以及弥赛亚娇小的身躯上。

 

叶修带着欣赏的目光打量了三人一番,然后低头扫了一眼自己同样是“量身定做”的正装,发出一声难以描述的叹息声。

人与人的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那边几个是俊男美男,自己这身跟偷来似的。

想着想着恶灵觉得空气有些闷热,干脆把系得歪歪扭扭的领结一把扯下,解开两枚纽扣露出漂亮的锁骨,腌菜般的衬衫摆脱腰带的禁锢,松松垮垮掉在身后。

 

与其说叶修没有形象,倒不如说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形象。

 

“抱歉叶修先生,我来迟了。”不等两个前辈发言,弥赛亚上前一步开口道,还未成年的男孩早就习惯了主动承担一切责任,毫无怨言,无论那责任到底跟他有无本质关系。

叶修起身拍去灰尘,盯着弥赛亚的皮箱问:“你这瞎道歉的习惯该改改了……话说你没带你那些’食材‘吧?”

弥赛亚认真地回道:“不新鲜的食材是无法做出优质的食物的。”

“懂了。”恶灵简直不想直视弥赛亚那真挚的表情,他明白弥赛亚会亲自寻找所谓“新鲜”的食材。

男孩的灵魂依旧干净得不染一丝瑕疵。

 

一周前,在弥赛亚的请求下叶修应允了与三人同行的提议,男孩表示在必要情况下叶修等人可以随时抛弃自己。

即使不用多说叶修也不会给自己带个拖油瓶,弥赛亚的危险程度远高于外表与年龄,而那尚且稚嫩的面庞从一定程度上给与其很好的伪装,即使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男孩从未伪装过自己。

回想起当初遭遇领主夫人一事,想必即使不需要恶灵出手,男孩也能独自应付。

 

叶修甚至想过找周泽楷扒出弥赛亚深藏内心的恐惧,总不会是永远也无法品尝“美食”吧?

但考虑到可能会在周泽楷心里留下“八卦”的标签,叶修也就并未采取实际行动,至少在恶灵概念里小丑是个单纯的孩子应该尚未知晓弥赛亚的真实面孔。

 

总而言之,三怪物一人类组成了一个临时队伍,前往未知的国度。

 

几人通过检票口时遇到了不太愉快的小插曲——安检人员不相信贵族会没有仆从跟随,在叶修厚颜无耻地表示弥赛亚是跟班后更一度将其当成人贩子。

好不容易解释清楚后四人还算太平地登上了伊丽莎白号,伴随着沉闷的气鸣声游轮收回船锚,巨大的船身在海面上划出道道波纹,标志着一场海上旅途的开始。

 

急于处理要事的权贵多会选择乘坐快捷的飞空艇,游轮的存在更多用于游玩而非交通作用。伊丽莎白号船速完全谈不上“快”一字,奢华的船舱内装有大量的游乐设施,使用费用贵得惊人,赌场内每分妙进出的大量金币是普通人一生都无法想象的数目。

一穷二白的怪物们自然没闲钱享乐也没那兴致,楚云秀提供的船票仅包括正常餐饮——那还是念在弥赛亚作为人类需要进食的份上,于是干脆分散行动以消磨时间。

喻文州留在房间内看书,叶修则拉着周泽楷与弥赛亚欣赏海景。

 

天色渐暗,夕阳已有半数沉下海平面,染红了波光粼粼的海面,仿佛猩红的血液般鲜艳,绝美的景色中隐隐透着一丝诡异的气息。

 

周泽楷靠在护栏上面色苍白,非文艺青年的他不太懂得欣赏,随着海浪起伏的游轮倒让其胃部有些难受……虽然严格意义上小丑并没有胃这种消化器官。

 

“那是什么?”弥赛亚指着远处天空中的一个小黑点。

叶修循声望去,发现一个黑点正向几人高速移动,随着距离的拉近越来越大。

“小心!是双足翼龙!”看清目标后恶灵低声提醒道。

 

那是一头成年的爬虫类魔物,如龙似鸟,体长约两米左右,展开双翼宽度近五米。

双足翼龙速度极快,直直飞向离众人最远、状态不佳的周泽楷,长喙分裂成四瓣露出锯齿状的利齿,好似能将小丑的头颅一口吞下。

 

周泽楷的火枪所配备的炼金子弹履行炼金术等价交换的基本原则,由其自身魔力转化而出,而此刻失去核心的小丑显然并不具有足够创造炼金子弹的魔力,连是否能召出武器也是个未知数。

 

然而,杀鸡还需要魔法吗?

当然不用。

 

几乎没有犹豫,周泽楷抄起身旁的椅子便狠狠砸向双足翼龙面部,质量上佳的金属椅在强大撞击力下扭曲,变形的尖锐部分深深刺进了翼龙的鳞片中。

双足翼龙发出一声尖锐的哀嚎,伴着不成形的椅子坠入大海,溅起不小的水花。

 

叶修呆了下,差点想给这个腼腆沉默的大男孩鼓掌了,弥赛亚倒颇为真诚地关切周泽楷的状况是否安好。

无人发觉的是,在周泽楷产生攻击意图的瞬间其右手中指上的那枚银白戒指闪过一丝若隐若现的光芒,隐隐有分解重组的趋势,但在小丑拿到椅子后又迅速回归原状,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一位正在巡逻的游轮守卫大概听到了水花声,按住腰间的刺枪警惕地左顾右盼:“请问几位客人,你们刚才有听到什么吗?”显然他还没发现遗失的椅子。

 

“没有。”

周泽楷极为自然地撒谎道,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晕船的状况也不那么严重了。


(相关事项:伊丽莎白一世)

评论(15)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