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21.却邪

圣堂骑士第七席位阿斯托尔福,或者说楚云秀向国王详细汇报了“迷雾”内的状况,隐瞒叶修等人的存在半遮半掩的将整个谎话圆了过去。

 

远远望见楚云秀的身影两个女仆慌忙低下了头,等其离开才敢开始小声交谈,脸上一片绯红。

女仆们隐约察觉到最近“阿斯托尔福”阁下似乎变了,不时会走神发呆,性格比起以往的温和态度强硬了许多,增添了一份介于男性与女性之间的独特魅力,举手投足间更像一位真正的上位者。

有时“阿斯托尔福”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或表情便能让正值妙龄的女仆们心跳加速,其中仰慕的所占比远大于爱慕。

 

楚云秀倒不会去在意女仆们的小小心思,百年前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异性乃至同性都不是少数。

她只是有些感慨国王比她想象中还要好糊弄……一开始人偶师还以为那不过只是伪装,直到事实证明王国的守护者、全境的领袖、背负国王之名的男人是个相当普通的人类。

普通到还远不如那个跟在叶修身边的人类男孩。

 

碌碌无为、平庸无趣……这类词本不该用去形容一国之主,可现任国王的确平庸得毫无特点,既不愚蠢亦不聪慧,毫无野心且安于现状,若不是有十二位忠心耿耿的圣堂骑士守护,恐怕这位国王早就被激进的贵族派撕碎。

不难想象,王国在这样的领袖带领下面对来势汹汹的帝国会面对怎样糟糕的局面。

 

据说国王甚至把自己唯一的儿子送去帝国当作人质以求和平,身为路人的楚云秀都为那位年幼的王子感到不快。

那位倒霉的王子似乎叫什么卢瀚文?

 

正盘算着自己何时能脱身的楚云秀漫无目地徘徊于走廊间,一个不巧直直撞向“路过”的罗兰——王国第一圣骑士,阿斯托尔福的长官,常年将自己裹在铠甲下的怪人。

这个人类……楚云秀眉头一皱。

 

“报告做完了?陛下没难为你吧?”罗兰亲热地拍了拍阿斯托尔福的肩膀,由于距离太过接近甚至“不小心”擦过他的胸口。

平坦而结实的胸肌,可以排除女性的可能,第一圣骑士微微挑眉。

“你干什么?”阿斯托尔福白了罗兰一眼,语气不善。

以罗兰那孤僻的性子向来不会与其他圣骑士有太多交流,对待唯一的好友奥利弗也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此刻如此热情……要是真的就有鬼了。

罗兰松开手:“开个玩笑。”显然他已经注意到下属的不对劲,却无法证实那份“不对”。

阿斯托尔福哼出一声不屑的鼻音。

 

走廊外,与阿斯托尔福长相近乎完全相同的楚云秀以不太雅观的姿势踩在花台上,红色的高跟鞋鞋跟深深陷入泥土中。

她手上缠满了肉眼无法看见的丝线,操控着看似正常无比的阿斯托尔福。

“现在的人类都那么敏锐吗……”楚云秀松了口气,幸好她在进入王宫前就换回了身体,若非如此恐怕自己现在已经被发现了。

身上只携带了个位数人偶的她可不敢打包票是罗兰的对手,人偶师甚至在这位第一圣骑士身上隐隐感受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不过,正是这样才有趣,楚云秀散漫的目光一时间认真了起来。

 

似乎心有所感,罗兰猛然推开了紧闭的玻璃窗。

当然,他什么都没发现,倒是惊飞一群王宫内豢养的白鸽,铺天盖地的白羽遮挡了他的视线。

罗兰骂骂咧咧地哄走试图往自己脸上扑的白鸽,并未发觉自己身后一闪而过的人影以及同僚那僵硬得如同雕塑般的面庞。

 

帝国首都,中央博物馆。

众所周知帝国精灵是一个极为偏激的族群,被自然之力抛弃的他们歧视一切非本族的人类,即使是同源的森精灵也不会受到半点特殊待遇。

极端的种族主义让帝国精灵们相当平等地敌对任何种族,但那并不代表他们会连同属于其他种族的珍宝也一齐敌视。

长期征战所掠夺到的战利品被集中于中央博物馆内,帝国人将那些浇灌以异族血与泪的宝物全数展出,向世界宣告自己的绝对权威。

 

此刻,本该时刻对外开放的博物馆大门紧闭,因为它迎来了一位尊贵无比的客人。

帝国皇帝。

 

外人单看皇帝的模样恐怕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位至高无上的掌权者并非白发苍苍的老者或严肃威武的中年人,甚至不是天赋异禀的年轻人,而是……一个看上去不过七八岁的男孩。

当然,帝国皇帝的实际年龄是其外表数倍有余。

这是一种诅咒,是森林对遗弃之人的斥责、是神明对叛逃者领袖的惩罚,诅咒血脉相承,知晓现任帝国皇帝真实年龄的帝国人屈指可数。

 

身着深色制服的皇帝坐在一个展柜前,十指交叠放在膝盖上,纤细的身体微微摇晃,如不是其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肃杀之意恐怕会有人把他当做迷路的孩子。

 

他身前的玻璃展台中放着一柄武器,一柄理论上仅存于故事与歌谣中的武器。

那是一柄以黑色长荆棘制成的战矛,造型华丽且奇特,矛尖带有少许红色,据说那是神明的血液。

传闻说战矛曾真正杀死过神明,是君王所持之物,拥有它的人将战无不胜,拥有令一百二十里内生灵强制叩拜的能力。

反之,失去它的人将接受死亡的惩罚。

 

帝国人向来不信神明,皇帝同样如此,他们只相信自己。

皇帝从未使用过这柄战矛,第六感告诉他战矛的危险程度远大于那强大的力量。得到总伴随着付出,至于要付出什么代价皇帝并不清楚,所以不会轻易冒险。

 

回忆起当初交给其战矛之人的话语,皇帝不禁舔了舔唇,瑰丽的红瞳中闪过一丝贪婪之意。

唤作,却邪……吗,还真是不小的诱惑。


(相关事项:二战德国、二战德国元首、圣枪朗基努斯)

评论(18)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