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14.命运与列车

宽敞的客厅、干净的落地窗、漆黑的三角钢琴,以及钢琴前穿着背带裤的少年。

 

少年的手指在琴键上跃动,行云流水,奏出一个个动人的故事。

他的身影倒映在光亮的玻璃窗上,身体随乐曲的节奏起伏轻微摇晃着。

 

阳光伴着时间的流逝缓速移动,少年在落地窗上的倒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更为高大的身影。

落地窗中泛起阵阵水纹,一只戴有古怪指套的手从中率先探出,逐渐显露出整个身躯,悄然若鬼魅。

而少年完全沉浸于音乐的世界,对身后所发生的一切茫无所知。

“鬼魅”静静站在一旁,似乎也被那美妙的音符所迷醉。

 

一曲终了,少年按下最后一个长音,深呼了一口气。

 

“第三乐章第八小节错了一个键。”

少年打了个激灵,这时他才注意到身旁的神秘来客,他略显稚嫩的脸上尽是惊喜与紧张——面对师长的不安:“老、老师,您来了!”

王杰希脱下兜帽,有些严肃地沉声道:“记住,即使你其他部分演奏得再为完美,这唯一的错误也足以致命。”

“抱歉,老师。”少年不敢直视王杰希的双眼,声音低得令人无法听清。

 

这孩子真是……

王杰希紧绷的脸上多了几分无奈,作为长辈对后辈软弱性格的无奈。

谁能想到眼前这个腼腆的孩子是当初唤醒自己这个怪物——梦魔的召唤者?

 

高英杰是神使一族最为优秀的继承人。

谁也无法宣判神使一族的死亡,神明同样束手无策。命运早已决定了神使的结局,神使一族即便是死亡也无法摆脱命运的选择,无法逃避既定的责任。

 

然而拥有自负资本的高英杰却时常信心不足,缺少少年人必要的锋芒与勇气。

 

王杰希走到钢琴前,高英杰以为老师想要弹奏,还未完全起身便被梦魔一把按回了椅子上。

那只被严重烧伤、戴有指套的右手抬至琴键上方,手指移动间金属的利刃发出“咔咔咔”声。几道光点滑过,王杰希换上了一身轻便的深色礼服,利刃指套也被皮质手套所取代。

他轻轻地按下几个键符,虽隔着手套稍有迟缓,但依旧是一段优美而短暂的乐章。

 

双手乖乖放在膝盖上的高英杰没有发表任何赞美之词,他清楚虚伪的奉承不可能得到老师的认同。

师生二人皆意识到王杰希演奏中致命的缺陷,缺少——灵魂。

一个残缺的音符,足够毁掉整曲乐章。

 

自己……是不是太过执着于过去了,以现如今这幅身体……

王杰希纤长的睫毛闪了闪,他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手:“我让你放出的消息结果怎么样?”

 

高英杰身体绷得笔直,回答道:“我把安息与歌之神的消息告诉了那个孩子,守卫告诉我他们去了神明所在的镇子……就在那座被迷雾包围的城镇附近。”

作为倍受尊敬的神使一族高英杰在大部分势力都拥有一定权力,大概除了视神明于无物的帝国。

而作为神使,他则拥有分辨神明与怪物的能力。

 

“那个孩子是莱克特家族的幼子,但按照记录被当做祭品召唤神明的应该是他的兄长,需要我去查清楚吗?”

“不用,辛苦了。”王杰希轻轻拍了拍弟子的肩膀。

 

高英杰有些受宠若惊,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又卸去大半:“还有老师您特意让我放出的关于死神(Death)的假消息,那个您形容中……”

“话痨的黄毛。”王杰希直言不讳的补充道。

少年选择性无视老师少有的嘲讽,回答道:“他应该已经登上前往帝国的列车了。”

 

帝国边境,中央铁路。

通往帝国首都的列车在隧道内缓缓运行着,车厢的旅客们对沿途的风景与目的地议论纷纷,即使在吵闹的隧道内仍保持着极大的热情。

列车内部称得上太平无事,而列车车顶可就完全不太平了。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一连串不和谐的词汇从黄少天口中蹦出,他翻转着手腕,一剑将上半身为人的巨型蜘蛛一分为二,草绿色的血液没有一滴溅在黄少天洁白的衬衫上。

 

样貌扭曲的亚人、半人半虫的异虫、不可名状的粘液型生物……无数奇形怪状的魔兽从隧道深处涌出,爬上车尾,却被一个更为强悍的存在拦住了去路。

隧道内的噪声掩盖了魔物们的移动与嘶吼声,车厢的旅客甚至不知道车顶发生了什么。

 

冰蓝的光剑在黄少天手中犹如翻飞的蝶翼,翩翩起舞,在空气中划出一个个优美的弧线又肆无忌惮地夺取生命的存在。

无人能描述他那极致速度,只是一眨眼他便越过了整节车厢,下一瞬间又在另一个位置出现。似乎黄少天能同时出现在数个方位,早已凌驾于时间与空间的法则之上。

 

透过隧道内昏黄的光线,可以看到黄少天的双眼蒙着一条黑布,也就是说他完全依照较为被动的感官观察周围一切,而非更为直观的视觉。

黄少天犹如一个孤独的刺客,没有人知道他来自何方,亦也无法知晓他的去向。他在黑暗中挥舞长剑,在眨眼间剥夺世间一切的生息,无人能发现他的踪迹。

——Don't Blink(别眨眼).

 

魔兽破碎的尸体中发出一阵恶臭,黄少天捏着鼻子忍不住抱怨道:“就没人类来管管这群烦人的畜生吗?人呢人呢人呢?”

没人能回答他,当黄少天循着血腥味来到车厢尾部时只看到列车守卫的尸体。

 

若不是不计其数的魔兽向其扑去,黄少天更可能撇下一车手无寸铁的人类独自离去,当然这只是他自认为的答案。

如果真想离开,哪有魔兽能拦得住他?

 

一只体格小巧的魔兽溜至黄少天身后,它以极为夸张的角度张开了八目鳗似的嘴,露出一排排数不尽的利齿,朝着黄少天的后背一口咬去。

“哐——”,魔兽的牙齿犹如咬在坚硬的磐石上,隐隐有松动的迹象。

在它哀嚎之际黄少天一脚将其踹下了列车,被车轮碾压成肉泥。

 

只见黄少天背后凭空生出了一对白羽,正如童话中的天使一样。

显然那对漂亮的翅膀可不如表面看上去那般柔弱。

 

“那小鬼不会在耍我吧!”黄发的“天使”似乎有些暴躁,魔兽们的境遇可就惨了。

 

铁路旁的走道上,两个才离开隧道酒馆不久的酒客呆呆地望着列车从身前疾驰而去。

其中较为清醒一位的声音有些颤抖:“天使……在列车车顶与魔兽战斗?我不是在做梦吧?”

“你喝多了吧!”另一位打了个酒嗝,酒气熏天,酒精已经麻痹了他的神经。

“也是,大概是我喝多了……”

“喝多了!天使!幻觉!喝多了!”

两个酒客欢快地唱起了歌谣,手舞足蹈。


(相关事项:英剧《神秘博士》生物“哭泣天使”)

《肉食主义》怪物图鉴

评论(20)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