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唯粉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13.梦

“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强大。”王杰希不带半点感情地评价道。

“奉承可不会让我放过你。”罗兰说着便拿起了壁橱上用以装饰作用的长剑,随并非实战用剑,但材料无一不是上等品,以目前状况而言是最好的选择。

 

不给王杰希说出第二句话的机会,向来不喜拖泥带水的圣骑士拔出长剑便向入侵者面门劈去,身形迅猛如雷霆,轻巧如飞燕。

王杰希甚至没有离开原地,只是微微侧身便让罗兰的攻击扑了一空。而圣骑士似乎早就料到会有如此结果,单手发力硬生生改变了攻击的角度再次向敌人横斩而去。

 

“铛——”。

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回荡于宽敞的招待室内,罗兰发现自己的长剑撞在了四根金属利刃上,再也无法前进半分。

圣骑士清楚看到王杰希右手上戴有某种古怪的指套,指套间以细长的锁链链接,指尖皆装有成人巴掌长度的金属刀刃,好似魔兽的利爪,冰冷的寒芒与纤薄如纸张的厚度无不预示着该武器的致命性。

当然罗兰可不会遗漏入侵者右手皮肤上可怖的烧伤痕迹。

 

剑风吹开了王杰希的兜帽,露出一头微微卷曲的短发,以及大小不一的碧绿双眼……不对,这不是关键,罗兰在心里摇了摇头,将注意力放在入侵者的尖耳上。

精灵?

是帝国人?还是与世隔绝的森精灵?又或者只是过路的旅者?

 

王杰希与罗兰就这么僵持着,他并没有乘着圣骑士胡思乱想时乘虚而入,而是轻声问道:“你就是‘杜兰德尔’的现任使用者?”

“关你屁事。”罗兰狂躁地直爆粗口,心里却在嘀咕了。

整个大陆但凡听过其第一圣骑名声的都会知道他使所用那柄坚不可摧的圣剑“杜兰德尔”,莫非眼前的入侵者真是不问世事的森精灵?还是这一切不过只是伪装?

 

哪知王杰希相当认真地回复道:“我亲手打造了‘杜兰德尔’,它曾经是我的武器。”

他的声调不带有一点起伏,好似在陈数某件无关紧要的事实。

 

“呵呵。”罗兰加大了持剑的力量,让王杰希不得不放弃对峙闪至一侧。

靠,自己想那么多干嘛,很以往一样把这大言不惭的骗子打趴下不就行了,费脑子的事交给奥利弗。

其实这也并不能怪罗兰完全不信,在如今的普遍认知中精灵在人类中的确算得上长寿,不过这种长寿也不过十几二十年的时间。

而威名远扬的圣剑杜兰德尔?至少在数百前就有过详细记载了。

 

看准位于房间中央的入侵者的具体位置,罗兰双腿略微弯曲、再猛地一蹬地面,竟直接跃至王杰希的正上方。

他双手紧握剑柄,借着落地的冲势向下刺去。

 

王杰希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根本没注意到罗兰的攻击,又或者根本不在意。

 

命中了!

长剑穿透了王杰希的身体,但罗兰可完全高兴不起来。

他根本没感觉到剑刃有击中任何物体的触感。

 

伴随着一阵碎裂声,王杰希的身体竟在罗兰眼前如镜面般破碎而开。

不,不仅只是入侵者的身体,以王杰希所站位置为中心地板生出了无数条裂痕,昂贵的大理石地板犹如廉价的人造矿石般不断破裂崩塌,露出地板下深不见底的深渊。

 

艹,自己怎么不知道招待室下方有个坑!

罗兰头皮发麻,想溜已经来不及了。

 

失去支撑点的圣骑士脚下一空,向深坑内径直坠去。

 

随着时间的飞速流逝罗兰距离入口处愈来愈远,逐渐适应了难以描述的失重状态。他紧紧抱住长剑,不曾放弃过逃脱的念头。

罗兰的身体在半空中转了一圈,他隐隐在深渊底部看到了一座极为宏伟的城堡,建筑风格不属于圣骑士那堪忧的知识范围内,华丽与精美之程度远超于王宫。

 

视线愈加清晰,罗兰亲眼目睹了那座城堡被熊熊火焰所包围,一位尊贵的君王端坐于王座上,与城堡被烈火吞噬,静候注定的结局。

而那位君王——是那个名为王杰希的入侵者?

罗兰愕然,虽然打扮与形象有一定差距,但他可不会忘掉这张让其落得如此境地的脸。

 

高昂的女声在耳边响起,赞颂那无名的咏叹调,急促、激昂,如紧密的鼓点般刺激着罗兰的耳膜。

她们在为死亡而欢呼,为毁灭而歌唱。

这是一场伟大的葬礼,亦是一场绝望的重生。

 

不……不对,罗兰混乱的思绪逐渐稳定下来。

这并非现实,而是……

几乎没有犹豫,罗兰抓起长剑便朝着自己的大腿刺去。

 

“罗兰!醒醒!”

听到同伴的呼唤,圣骑士猛地从地上弹起,他惊魂未定地观望四周,发现自己躺在接待室柔软的地毯上,身旁同事兼好友的奥利弗正试图抢去他紧握着的长剑。

除了洒落一地的玻璃碎片,房间内没有任何异常,没有深坑、没有城堡、同样没有那名古怪的入侵者。

 

“你疯了?做梦还喜欢拿武器伤害自己?”圣骑士第十一席位的奥利弗从罗兰手中夺过长剑:“要不是我恰好路过你怕不是已经自残成功了。”

罗兰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掌心,似乎还未能从那场奇异的梦境中醒来。

 

奥利弗终于发现了好友的不对劲,皱眉道:“你怎么了?怎么会睡在接待室,陛下不是叫你接待帝国的使者吗……等等,使者怎么晕过去了?不会是你打的吧!”他想起罗兰过往种种不堪的劣迹,有些绝望。

 

罗兰没有理会失态的好友,坐在地上喃喃自语:“他本可以轻易杀死我。”

“他?他是谁?”总不会是那个失去意识的帝国使者吧。

 

第一圣骑士颤巍巍站起了身,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铠甲已被汗水浸透。

他艰难地张开有些开裂的嘴唇,声音如病重的老人般沙哑:“把托宾叫来……不,通知所有圣骑士。”

“那些传说中的家伙……出现了。”


评论(17)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