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叶修生贺】《启示录》(废土科幻,无CP叶个人向)

——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始,我是终结;我是阿尔法,我是欧米伽。

 

000

很久很久以前——所有的故事总是如此开头。

因为是过去,所以也只能是个故事。

 

曾经的人类,是地球食物链的顶端。

不可一世,凌驾于世间万物。

人类美丽至极、同样丑陋至极,懂得掠夺亦懂得给予,懂得创造亦懂得破坏。

正如一个变化无常的孩童,无人能知晓它真实的模样。

 

再后来,人类一文不值,

只配沦为劣质的食物。

 

谁的食物?

一切。

 

一切凌驾于人类之上的存在。

 

001

旧历公元2907年。

 

叶修穿行于一片沙海中,步履艰难,每迈下一步都会深深陷入沙坑中,留下的一连串脚印很快便被风沙所掩盖。

无视炽热的阳光,他用衣物将自己层层包裹住,尽量不使任何一寸皮肤暴露于太阳的直射下,暗红的护目镜不时闪过几道蓝光。

 

高温将空气扭曲得变形,远处的黄沙与焦黄的天空融为一线,再也找不出半点差别。

世间似乎只余下呼啸的风声与叶修行走间发出的沙沙声,在这个绝望的世界中飘扬、回荡,消逝于最后的光芒中。

 

此时距离人类文明毁灭已过去68年零三月零八天。

 

叶修拉紧了包裹的收缩绳,在探测仪的指引下钻入某种生物骨架构成的空间——如果这具造型奇特的巨型尸骸还能被称之为生物。

他很快在沙土旋涡的深处找到了目的地,一列废弃的无重力磁悬浮列车。

 

列车半截深埋于沙下,曾经漂亮简约的外壳涂装被腐蚀得干干净净,露出发黑的金属结构。

叶修围着半截车厢转了一圈也没找到任何可供通行的入口,列车似乎因为某种契机强制封闭了系统。

 

犹豫片刻,叶修将随身包裹放下,脱下手套露出一双干净修长的双手。

他扣住紧闭的车门,伴随着“哐嘡”一声巨响,合金的车门竟被其直接从车厢上扯下,坚固的金属在叶修面前犹如纸糊,焊接处发出垂死挣扎的咔咔分离声。

叶修将车门随收扔在一边,门上新鲜的凹痕清晰可见。

 

进入被沙土填埋过半的车厢,乱成麻绳的塑胶导线从缺口处落下,变形的箱体好似随时都可能倒塌。光照系统已彻底失效,车门的拆除给黑暗的车厢内带来了久违的光亮。

叶修在车门附近找到了一具人类的尸体,在严重脱水的环境下化作干尸,似乎临死前还在尝试打开沉重的车门。

恐怕这具干尸死去的时间并不算太久。

 

叶修摘下护目镜,黑暗中他的双眸如同蓝宝石般干净澄澈,泛着奇异的银白光圈。

 

尸体对面的行李架上摆放着叶修此行的目标。

一本书。

 

002

人类文明尚未灭亡前电子书早在数百年前就彻底取代了纸质书,古老的纸质书仅剩下作为收藏品的价值。

当电子系统瘫痪后电子书便失去了作用,而材质呈弱碱性的纸质书至多可以保存上千年。

 

发现目标的叶修并不急于迅速取得书籍就此离开,他从口袋中摸出一个干瘪的纸盒,从里面挑出一根简陋的手工烟草,用火柴点燃。

灾难后的物资并不如科幻小说中那般匮乏,毕竟死去的人类数量永远超于储备的物资数量,况且这其中的差距还在不断拉大。

叶修手指夹着烟草深吸了一口,吐出一层层烟圈,看上去极为闲适。

 

他清楚,那具干尸并非死于饥饿亦或者窒息。

 

叶修就这么伫在列车门口,而黑暗中的“生物”可就等不下去了。

 

寂静的车厢中响起密集的“沙沙”声,愈来愈近,直至抵达叶修脚下便骤然停止,好似一切只是高温所导致的幻听。

 

“刷!”,只见沙土中探出一条青黑色的手臂,六根锋利且致命的利爪如闪电般向叶修的脚抓去。

叶修甚至没抬起头,他不慌不忙地提起了右脚,一边享受着劣质的烟草一边猛地向下踩去,正好踩住“生物”的手背。

沙土下的“生物”发出一声怪叫,它挣扎着发现无法摆脱叶修的钳制便钻入沙中,带着大量沙尘以完全的面貌的展现于入侵者面前。

 

“生物”的模样接近于人类骨骼,黑色骨骼间以某种皮质组织衔接,胸骨以下空无一物如幽灵般浮在空中,细长的双臂可直接垂至地面,整体呈现青黑色的金属质感。

它并非属于地球的生物,至少灾难发生前不是。

 

“生物”没有及时发动攻击,似乎是在困惑眼前的“人类”为何与先前那只雌性人类的反应差距如此之大。

 

叶修盯了“生物”好一会儿,仿佛在打量一件罕见的艺术品。

“全新的异生命体吗……”叶修嘟囔着,扔下烟草踩灭,然后在“生物”的目前将书籍从行李架上取下,塞入大衣内袋中。

他冲着略显呆滞的“生物”挥了挥手:“我先走了,小家伙。”说着便打算向车门外走去。

 

“生物”发出愤怒的嘶吼声,准备将这个目中无人的“人类”撕成碎片。

叶修轻巧地躲过了“生物”的袭击,嘴角的笑容夹杂着丝丝恶趣味。

 

简单的戏耍“生物”后叶修前脚踏出了车门,打算去拿遗落的包裹。

突然,他动作一僵,瘦削的面庞惨白无血色,连包裹都不顾便再次回到车厢内部,蹲在角落一动不动。

 

“生物”起先还摇晃着利爪向叶修表示抗议,此刻逃似的钻回沙下寻找任何可能藏匿的空间。

那是属于生物的本能,对致命危机的本能恐惧。

 

叶修死死盯着门框拆除后车厢内仅存的一抹光亮。

伴随着列车上方巨型骨架的破裂声,光亮忽然消失了。

 

光线的消失并非意味着寒冷的黑夜骤然降临。

有什么东西来了。

 

003

叶修做了一个疯狂的举动——略微移动身子让自己更为清晰地看到外界所发生的一切。

 

该如何形容眼前的景象?

 

若说幽灵状的“生物”与巨型骨架的所属者还能被划入生物的范围,那么叶修眼前的存在便真真切切可以称之为“怪物”。

覆有鳞片的扭曲肢节、凹凸不平的肉瘤、表皮上蠕动着的寄生生命体、艳红的触手上尽是带有倒刺的吸盘……

叶修完全无法描述出怪物的具体形象,因为他有限的视线范围内只是怪物身体的某部分结构,青色的组织仿佛填充了整个世界,足够容纳列车的巨型骨架至多抵得上怪物的几根触须,那庞大到不可思议的身躯已不能以任何属于人类的词汇形容。

 

这早已超过了人类对生物的定义与界限,本该只是神话中的存在。

而此刻神话中怪物却真实的出现在曾属于人类的世界,出现在世人的眼前。怪物那恐怖的身躯移动起来是如此自如,如同轻盈的羽毛般在黄沙上没有留下半点痕迹,不声不响。

 

它曾是神明,叶修喃喃自语,湛蓝色的瞳眸中异样的光圈隐隐浮现。

 

怪物似乎仅是路过,经过不短时间后阳光再次洒入车厢,四周荒芜的沙海在叶修眼中有那么一瞬间几乎变成了天堂,干燥的空气甜美了许多。

“生物”缓缓从沙土中探出脑袋,对未知充满了好奇,正像曾经的人类。

 

叶修拍去身上的沙尘,提起包裹走出了车厢。

“小家伙。”“生物”敏感地抬起了头。

“只是猎捕脆弱的人类可没法在这个糟糕的世界活下去。”

 

004

叶修以极为不雅观的姿势趴在旋转木马上,指尖夹着一张发黄的传单。

 

他在书籍的内页发现了这张手绘传单,大致写明了这所废弃公园有一处人类避难所,提供住所与食物。

干尸临死前的目的地大概就是传单中的避难所,叶修目前所在之处。

 

干尸死去的时间不算太久,由此可以猜测避难所中还有人类存在的可能。

如果公园内确实有人类幸存,那么叶修便有义务将其解救,哪怕幸存者生还的几率不足百分之一。

 

不过简单的巡查下来叶修并没有发现任何近期人类生活过的迹象。

没有食物、没有水源,怎么可能有人类存活?

难道是在地下?

叶修猛地坐直了身子,差点从窄小的旋转木马上摔下。

 

他跳下幼稚的儿童玩具,将双手放置地面。

只见空气微弱地扭曲了一下,以叶修为圆心的地面发出一阵阵肉眼无法观测的圆形波纹,向四周扩散而去,彼此碰撞交叉,将四周的信息传递回叶修脑中。

波纹的效果极为显著,但带来的破坏也显而易见。

 

“嘭!”

公园内一切残存有电流的电器接连炸开,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作为始作俑者的叶修也没料想到会有如此大的反应,难道真的有人类在地下储备了电能?

那自己是不是给那些幸存者带去了危险?叶修有些。

 

“欢迎来到勇敢者游戏,你准备进行一场刺激、惊险的冒险之旅吗?”一道沙哑腐朽的机械音响起,在空旷的公园中显得格外孤寂。

叶修循声望去,微微皱眉:“仿生人?”

 

那是一台站在热带雨林主体餐厅门前的人型机械,代表冒险者的衣物早已破坝不堪,身体内大部分重要的零件都被人强行摘取,狰狞的机械骨架裸露在空气中,人造皮肤已腐蚀得一干二净。

“欢迎来到勇敢者游戏,你准备进行一场刺激、惊险的冒险之旅吗?”它不断重复着同一句话语,带着古怪造作的腔调。

不得不说这台仿生人能坚持到现在实属奇迹。

 

但叶修相当清楚,与其说眼前的一切是一种奇迹,倒不如说是一种折磨。

早在灾难发生以前,人类便发现那些被用于服务自身的仿生人拥有了自我意识与情感,直至灾难降临他们也从未承认。

整整68年乃至更久,这台仿生人都被禁锢在此,挤出虚伪的笑容、重复枯燥无趣的台词,迎接着永远不会到来的游客。

 

“你想活下去吗?”叶修的目光黯淡。

“欢迎来到勇敢者游戏,你准备进行一场刺激、惊险的冒险之旅吗?”

 

“原来如此,这是你的愿望……”

“欢迎来到勇敢者游戏,你准备进行一场刺激、惊险的冒险之旅吗?”

叶修双手抚上仿生人破损的脖颈,干脆利落地扭断了它的人造脊椎。

 

仿生人眼中的银白光圈闪了闪,连同胸口的能量核心很快就熄灭了。

谢谢,

它说。

 

005

“你是谁?”

叶修定神一看,发现餐厅橱窗后竟有一个十一二岁的人类男孩,他趴在门框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不速之客,既有孩童的好奇心也有超乎年龄的谨慎。

 

幸存者?

叶修挥手以示自己没有恶意,见男孩略带敌意的目光就干脆一屁股坐在橱窗外,与男孩保持距离。

“你一个人?”叶修试探着问道。

男孩回答:“我的朋友出去搜寻物资了,很快就会回来。”

 

叶修继续问:“你待在避难所有多久了?之前有其他外来者发现你们吗?”

男孩瞪了叶修一眼:“关你什么事?我不会告诉你的。”

 

现在的孩子真是偏激,不过在这末日未必是坏事。

叶修大概是打定主意要等男孩的同伴归来,从大衣中掏出了那本珍贵的书本就此翻阅起来,同时用余光观察着男孩,发现男孩的身体健康状态远超乎自己的想象。

是体质对天生对辐射污染免疫……还是说……

 

男孩紧紧盯了叶修好一会儿,许是太过无聊亦或者察觉到对方并无恶意,站在门边冲着叶修嚷嚷道:“那是纸质书?”

叶修动作不变:“是的,你见过?”

“我以前有一本祖母留给我的画册,后来找不到了……”男孩咬了咬牙,似乎在做某种艰难的决定:“你能告诉我你在看什么吗,大哥哥?”

他害怕叶修对其心生隔阂,特意加上了称呼。

 

叶修挑了挑眉,指腹划过标志着人类文明的字符,朗声道:“I saw the sevenangels which stood before God; and to them were given seven trumpets.(我看见那站在神面前的七位天使,有七只号角赐给他们)

即使带有敌意,男孩也不得不承认叶修略带烟嗓的声音很好听,好似童话中的吟游诗人扣动琴弦,在翠绿的树荫下传唱动人的歌谣。

 

“天使……是什么?”男孩显得有些茫然,这个陌生的词汇显然不在长辈为其讲述的童话之列。

叶修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天使是上帝的造物,传递神谕的使者。”

掌握七印的天使依照神的旨意毁灭了世间,他并没有将后半句话说出口。

 

男孩眨了眨眼睛:”祖母说人类也是神的造物。”

叶修翻开下一页:“人类并非谁的造物,人类就是自己的神明。”

“你骗人,我不信。”

“那就当我在骗人吧。”叶修耸了耸肩:“坚持自己的信仰是件好事。”

 

男孩站在门框的阴影处,尽量使自己接近叶修又不会离开餐厅的范围:“大哥哥,你知道68年前发生了什么吗?”

对于男孩而言那场危机并非字面意思上的灾难,他本就出生于灾难之中,自然将这个可怕的世界当作常态:“祖母说那时人类是地球的主宰。”

面对来自受其尊敬的祖母的话语,男孩却并不太信,人类?几乎所有生物都能轻易捕食的弱小存在,怎么可能曾站在这个世界的顶峰。

 

“核战争?辐射污染?外星系入侵者?人工智能危机?太阳耀斑爆发?”叶修口中不断蹦出一个个尖锐切陌生的词汇:“这些答案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人类文明的毁灭已是事实,与其追究过去倒不如考虑未来要如何存活。”

 

006

叶修的回答似乎对男孩触动颇深,他眼眶中泛起了泪花:“如果……如果我不是生活在这个时代就好了。”

祖母对灾前世界的描述于男孩无异于故事中的天堂,然而天堂已成过去,他不得不面对糟糕的现实。

 

“不对……”男孩悲伤之余猛然一愣。

眼前的外来者不过三十岁上下的模样,68年前的事他怎么可能清楚,还装成亲身经历的模样。

“你在骗我!”后知后觉的男孩有些恼羞成怒。

对方学着男孩俏皮地眨了眨眼:“也许吧。”

 

叶修没有安抚暴愤怒的男孩,而是再次翻起了书:“Cursed be the groundfor our sake. Both thorns and thistles it shall bring forth for us. For out ofthe ground, we were taken. For the dust, we are.And to the dust, we shallreturn.(地必为我们的缘故受咒诅,地必给我们长出荆棘和藜黍。因为我们是从土而出,我们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

 

“这也是书上的话吗?”男孩用脏手揉了揉发红的眼睛。

“是的。”

“我不懂。”

 

“那就别懂了。”

男孩瞪大了眼睛,似乎很是惊讶叶修的态度转变得如此恶劣,他看着外来者起身收好了书,完全没有等待同伴或解救幸存者的意图。

 

叶修背上包裹,冷冷道:“别装了。”

 

007

在叶修挑衅似的目光下男孩的表情变了,麻木、僵硬,失去了生命的光彩,泛着冰冷的金色光芒。

他以超越人类极限的角度扭转着脑袋,面无表情:“弱小的人类已毫无存在的价值,地球已没有人类的容身之所。”

“男孩”的声音没有半点起伏,生硬得如同机械。

“留下,我们知道你是人类的造物,我们认为你无需再为人类服务。“

“我们可以赐予你生存的机……”

 

“是啊,这个世界危险、肮脏且混乱,人类的灭亡已是注定的事实。”叶修粗暴地打断了“男孩”的话语。

“但那又如何?即使希望微乎其微,人类依旧顽强的在黑暗中渡过了无数个日夜,依旧向往光明,哪怕光明从未存在。这才是我不断搜寻幸存者的理由。”

他的笑容格外灿烂:“人类的路还长着呢,天使阁下。”

 

“男孩”侧着头,似乎是无法理解叶修的话中的含义。

一抹阳光透过橱窗照在其头部,将“男孩”的真实面貌展现在叶修面前。

本该生有神经器官的后脑空空荡荡,血管状的红色丝线从破口处探出,向四周蔓延开。

数具干枯的尸体如同垃圾般堆在餐厅角落,无一例外都缺失了某种器官,缺失处被红线取代,彼此连接。

想必那些尸体便是“男孩”口中的同伴,或者说,曾经真正的男孩的同伴。

 

叶修抬头望向天空,不知何时,一个巨大的人形生物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公园上方,身后的的肉色羽翼仿佛可以遮挡天幕。

——天使

 

008

确切来说,那古怪的生物是人类的集合体。

它的每一寸肌肤皆由人类的器官构成,粘黏在一起的人类尸体构成了躯干,就连那对巨大的羽翼也是以无数人类手掌聚集而成,狂风中那些密密麻麻的手掌似乎还在曲展着指节。

 

天使如履平地般悬浮于空中,好似镇守一方的雕像,一动不动。

The seventh angel sounded:and there were great voices in heaven, saying, The kingdoms of thisworld are become the kingdoms of our Lord, and of his Christ; and he shallreign for ever and ever.(第七位天使吹号,天上就有声音说: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他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

 

“再见了,天使。”叶修收回了视线,口齿微动,不知是对“男孩”还是天使告别。

他脚下动作一顿,补充道:“不,再也不见。”

说罢,叶修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废弃的公园,在漫天黄沙中渐行渐远。

灼日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009

七位红衣的天使吹响终结的号角,

天堂上的至高者再临凡尘,火湖下的失丧者永久灭亡,

那时,万物归于伊始,世间如获新生。


评论(17)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