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9.不对劲

最终弥赛亚还是没能如愿坐上飞空艇,两怪物与一人类乘坐着马车顺利抵达了王国首都。

 

守卫并非对三人有过多阻拦,看上去对老实乖巧的弥赛亚颇有好感,对其糟糕的家庭背景则深表同情。

无人发觉弥赛亚曾顶替兄长赎罪,更无人知晓圣殿废墟曾发生过的一切。

 

弥赛亚回到了属于自家的贵族庄园——如果那破旧老化的房屋还能称得上庄园,看得出过去的庄园也曾繁华一时,现如今庄园的主人连打理杂草丛生的花园的费用都无法支付。

弥赛亚的父母极力逃避家族衰败的事实,却拒绝承担本身的义务,将这种完全不必要的责任强加于幼子身上。

而弥赛亚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叶修曾暗示过弥赛亚是否需要自己出手解决这些麻烦,即使不采取暴力手段恶灵相信自己还是有能力吓唬住两个颓废无能的落魄贵族。

然而男孩拒绝了,表示自己自愿背负本该有父母承担的义务。

有那么一瞬间叶修几乎以为弥赛亚是被那对垃圾父母虐待出某种精神上的疾病。

 

回到家的弥赛亚向父母描述了自己“逃脱”的经历:平易近人的未来伯爵夫人、善待自身的当地领主……男孩扯着不着边际的谎言甚至连心率都没有半点变化,就好似他真的经历过那些虚构的谎言,用喻文州的话来评价那便是弥赛亚是个天生的骗子,他甚至可以欺骗自己。

 

叶修与喻文州可没有放过了解现世人类社会的机会。

 

“我还以为各种族和平共处的社会只存在于诗歌中。”看着满大街来自不同种族的人类,叶修环抱着双手发出啧啧感叹声。

尖耳长尾的猫妖、生有鳞片的蜥蜴人、半透明的元灵、苍白瘦削的精灵……恶灵甚至看到了变身状态的狼人与小山高度的半巨人,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全新生灵。

这些数百年乃至数千年前被人族排斥、驱逐、屠杀的种族聚集于此,与曾经的敌人共存于同一片天地下,被统一称之为人类

 

喻文州眨了眨眼,算不上惊讶:“人类……不,人族吗……果真是一个奇迹的种族。”

如今的场景放在过去绝对会被视为异想天开,搞不好还会被视为恶魔的言论,接受异端审判。

 

“过去的教会可始终坚持人族至上的理念,不过现在的圣教国似乎并非我们记忆中的那个?过去那位装腔作势的神明大人大概在某个角落腐烂了吧,被全新的神明取而代之。”叶修的嘴角满是嘲讽意味,黑曜石般瞳孔中不经意闪过一丝悲哀。

铭刻于灵魂、近乎绝望的悲哀。

 

若是弥赛亚在场恐怕绝对无法理解所谓神明的死亡,对于大多人类亦也如此。

神明怎么可能会死?

简直不可思议。

 

喻文州说:“天生无法使用魔力的帝国……还真是有些难以置信。”

他在路上简单了解了些魔科技的基本知识,似乎过去与同被列入禁术的炼金术有些许相似之处,至于魔力……

至少在死神生活过的那个年代,魔力是一切的根基、万物依靠魔力而生,像弥赛亚所述的大多数人一生都无法使用魔法在两人眼中简直同人类眼中死亡的神明般荒谬。

 

是魔力缺失?还是环境变化改变了人类的根基?这是否又与神明召唤的泛滥有所联系?

叶修一时无法妄下定论。

但毋庸置疑的一点便是现在的世界,非常不对劲。

而人类则将这种异常视为无物。

 

“说到不对劲……”喻文州有些意味深长地问道:“叶修前辈,你似乎早就注意到了吧?那孩子,弥赛亚。”

叶修装傻:“注意到什么?”

 

死神缓缓说道:“我勘察过那孩子的灵魂,他并不知道‘怪物’的底细,但他从头至尾都不曾恐惧过我们。”

“也许弥赛亚只是恰好胆子比较大?”叶修耸肩,继续装聋作哑。

 

“无论是那位带有偏见的贵族小姐、差点危及性命的领主、还有作为怪物的你我……弥赛亚眼中的我们没有太大的区别,我相信这其中甚至包括了他的父母、兄长。”

“对于除自身以外的存在弥赛亚皆一视同仁,所以他才能以超越年龄的理智冷静对待一切。”

”平等,则意味着在弥赛亚的价值观中父母、兄长以及所有人……同等廉价。”

喻文州的声音低沉而缓慢,如同在诉说一个古老的诅咒。

 

叶修挑眉:“那还真是可怕。”

“跟叶修前辈很像,不是吗?”喻文州轻笑。

死神虚着的眸子犹如月牙,无人能分辨他话语中的真实意味。

至于是不怀好意亦或者仅是无心之言,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别污蔑哥的清白。”叶修毫不客气地拍了下喻文州的肩,丝毫没有留手,把对方拍了个踉跄:“我当然有在乎的人,可不像你这只虚伪的狐狸。”

恶灵的脑海中隐隐浮现出几个再为熟悉不过的身影,他的瞳孔微微收缩,很快又将那抹遥远的记忆强行掩盖下去。

 

傍晚时分。

伴随着沉重的钟声,街道上的人烟渐渐稀少,商铺陆陆续续关门打烊,好似连生命的气息也清冷了几分。

 

而喧闹的酒馆永远不会停止它的活力,就在喻文州拒绝第十一个不同种族且不同性别的酒客发出的邀请时,站在酒馆外的两位怪物远远看到了他们所等待的人。

 

“呼呼……抱歉,叶修先生,我……我迟到了,我查到了一些您询问的信息。”弥赛亚一路小跑到两人面前,微微喘着粗气,怀中抱着一本有些发黄的笔记本。

“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吗?”叶修迅速回以笑容,并未因先前的那番评论对男孩的态度有任何转变。

 

弥赛亚翻开笔记中的一页,他的手因脱力有些颤抖:“现在能确定的神明在首都边境的城镇就有一位,五十年前由少女塞西莉亚召唤而出。”

“因为太过弱小,神明并未拥有名字,也不曾被王国重视,它被称为……”说到这,男孩的表情有些古怪。

“安息与歌之神。”


评论(13)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