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8.燃烧

弥赛亚觉得自己正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

当然,他自认为。

 

并不算宽敞的马车车厢内,弥赛亚位于中位,喻文州与叶修分别坐于左右侧。

被挤在死神与恶灵之间的弥赛亚近乎窒息,无论从生理亦或者心理上而言。

 

人族男孩小心翼翼地看向左侧的死神。

喻文州摘下了夸张的羊骨,换上一身舒适且华丽、以白蓝色为主基调的服装。加上胸前的独角兽胸针以及未曾动过蓝宝石戒指,不得不说此刻的死神比起弥赛亚反倒更像一位真正的贵族。

至于那张羊骨下的脸……如月光般皎洁的银色长发用细绳提起,双眸如鲜血般赤红。平心而论喻文州的五官并不算非常帅气,但那温润的气质绝对是弥赛亚记忆中榜首,得体的言行举止更让人说不出的自在,某话中带刺的叶姓男子便是其典型反例。

若不是见过喻文州作为死神时疯狂的模样,弥赛亚绝对无法将眼前这位高雅的贵公子与凶狠的死神联系在一起。

 

“叶修先生、喻文州先生。”弥赛亚深吸一口气:“要不我们换乘飞空艇吧?”

比起几个金币,他更不想被恶灵的火焰焚烧或被死神宣告死亡,

 

不过……弥赛亚想起离开城镇时叶修说过的话:死神无法掌控死亡,它只能决定死亡的过程。

按照叶修的说法没有任何存在可以逆转生死,神明也无法做到,所以领主夫人的愿望不过是种妄想。

当时弥赛亚举出好几例传闻中神明复活逝者的例子,叶修则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却不作任何解释。

 

“飞空艇是什么?”托着下巴正欣赏窗外风景的叶修发问。

“呃,我没告诉过叶修先生?”弥赛亚的表情有些僵硬。

喻文州猜测:“是能施展飞行魔法的魔法器具吗?”

弥赛亚:“……”他有些庆幸车厢内具有隔音效果。

 

作为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弥赛亚此时深刻意识到,在抵达王国首都前自己有义务给这两位成年不知道多久的怪物先生科普基本常识。

 

”飞空艇是依靠魔科学制作的飞行器,与魔法无关,完全以矿石作为燃料,最早由帝国的魔科学工厂造出。”

看着两怪物茫然的脸弥赛亚补充:“帝国是一个全由精灵组成的集权主义国家,所掌握的魔科学技术一直是大陆领先地位。”说到这弥赛亚有些不满:“帝国的种族主义极为严重,即使是拥有居民权的外族也会饱受歧视。真是的,明明都是人类……”

 

“等等。”叶修打断了弥赛亚的话:“你将精灵族称作人类?”

“对啊,精灵当然算作人类之列。”弥赛亚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你是什么种族?”

“人类中的人族。”

“那哥布林、兽人之类算什么?”

“哥布林属于亚人族也称蛮族,兽人同属人类。”

“……”

 

叶修的表情已经无法用震撼来形容了,一向冷静的喻文州也好不到哪去。

 

“为什么不使用飞行魔法?”喻文州皱眉,纠结于某个在男孩看来无关紧要的话题上。

“大陆上大多数人类终身都无法使用魔法,其中帝国人更是完全无法感知魔力的存在。”弥赛亚自然也在无缘魔力的大军范围内。

喻文州与叶修的表情几乎同时都变得有些微妙,很快又恢复正常。

 

叶修压低了声音:“文州,我们不是脱节了数百年的时光而是直接穿越了吧?”

喻文州颇为认真地回答道:“从时间以及理论上而言这种巨大变化并非没有可能,穿越的概率微乎其微。”声音同样不大。

弥赛亚心想我就坐在中间您两位大爷至于这么说话吗?

 

自己似乎不小心为两位古老的召唤物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弥赛亚心底升起了莫名的成就感。

他尝试着转移话题:“喻文州先生的武器很帅气,叶修先生也有这样的武器吗?”那柄人骨制成的雪白镰刀实在让他记忆犹新。

“我曾经的武器……现在大概还在哪个博物馆的收藏柜里。”叶修小声嘟囔着,看样子还没缓过劲来。

 恶灵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也该被关进博物馆。

 

弥赛亚继续问道:“那么请问,杀死召唤者的怪……结果会怎么样?”

沉默半晌,叶修伸直了身子,虚着眼回道:“当然是履行‘怪物’的职责了。”

失去理智、依仗本能活动的怪物。

 

王国首都边境。

藏在角落的少女蜷缩着颤抖不止的身体,她泛红的眼眶中满是泪花,将白皙的皮肤掐出青紫色才能强迫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

她在恐惧,因为犯下不可饶恕的过错;

她在恐惧,因为害怕接受审判;

她在恐惧,因为召唤了怪物。

 

头顶传来细碎的摩擦声,少女本能抬起头,却看到了那张她绝对不想再见到的脸。

那是少女平生所见过最为俊美的男子,五官精致得不似人类,在召唤成功的那刻曾让少女涨红了脸,她几乎以为自己成功召唤出了神明。

 

而此刻那位男子倒吊于少女面前,雕塑般完美的面庞涂抹上一层细细的白粉,以油彩勾勒出的红唇直至耳根,过分夸张的戏服色彩艳丽,却也诡异至极。

少女召唤出了怪物——小丑(Joker)

 

倒挂的小丑挂在少女身前一晃一晃,他那干净的声音在这片寂静中显得格外空旷。

恐惧?”

你的恐惧是什么?

 

我的恐惧……少女不再颤抖,麻木吞噬了她清澈的瞳孔。

她是罪人,害怕被审判,恐惧……被燃烧。

 

仿佛只是一场幻觉一般,残破的废墟被宽敞的广场所取代,沉闷的光明代替了静谧的黑夜。

少女即将被审判。

 

少女被绑至木架上,她脚下堆满了易燃的干柴堆。

成群结队的人类站在四周交头接耳,对着少女指指点点;

衣着华丽的审判官手持法典口中念念有词,代表法则呵斥禁忌的边界;

凶恶的行刑者面孔扭曲,沉重的油罐中仿佛囚有地狱的亡魂。

 

当钟声响起,死亡的宣言刻入狂风,化作烈火燃烧天幕。

 

无视少女的哀求,行刑者将油罐泼向其伤痕累累的身躯。

他高举火把,如同胜利者般引燃了少女的衣裙。

 

凄厉的尖叫萦绕于整个广场,好似深冬的寒风刺激着围观者的耳膜。

她曾貌若天使,如今却扭曲得如同恶魔。

她在燃烧。

 

火光中,她在燃烧!

乌鸦叫,她在燃烧!

 

小丑笑,她在燃烧。

 

——你可知晓深藏于内心的恐惧。


(相关事项:小说《小丑惊魂》、电影《小丑回魂》)

《肉食主义》怪物图鉴

评论(19)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