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7.线

叶修微微侧头,对上死神羊骨下那双毫无感情的血瞳,以极为懒散的音调慢悠悠地说道:“真抱歉,我不会让你杀了‘血腥伯爵夫人’。”

领主夫人颇为感激地望向叶修,她知道在场能阻止“死神”的唯有这位年轻的陌生人。

——同样也是最好的肉盾,领主夫人缩在叶修身后,眼中掠过一抹难寻踪迹的狠厉。

 

面对的他人的阻扰死神没有发表任何感言或者做出任何反应,就好似它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早已断绝,叶修的举动与其毫无关系,同样毫无意义。

皆赐予死之恩馈便是。

 

死神垂下人骨手杖,手杖顶端的头骨上下颚以极为扭曲的角度张开,随着一阵刺耳的“咔咔”声生长出一面巨大的弧形纯白刀刃——死神的镰刀。

位处边缘地带的弥赛亚注意到镰刀的脊椎杖柄连接处布满了血管状的细长物体,如蛆虫般蠕动着……这柄可怕的武器是活物,意识到这点的弥赛亚咽了口唾沫。

 

叶修可不会有闲心观察对手的武器,他随手抓起身旁一人来高的刑具便向死神砸去。

了解刑具材质的领主夫人有些不可置信,她无法理解叶修如何以那副瘦弱的身躯还能如此轻松地举起沉重的刑具,更何况她还在甩出的刑具上看到了深深陷入的凹痕。

这会是肉体脆弱的魔法使,还是说他是一位不可貌相的战士?领主夫人在心里犯嘀咕了。

 

面对迎面袭来的刑具死神没有移动,手杖微微一抬,刑具便在其面前如脆弱的纸片般一分为二,在地面上砸出不小的痕迹。

 

而此时叶修早已以极为不绅士的姿势提起领主夫人离开了刑房中央,身后便是敞开的大门。

 

“请……请快点带我离开。”领主夫人紧紧抓着叶修的衣角,以一种极为脆弱、弱势的语气恳求着对方,余光不时注意刑房中央死神的动向。

相信大多数男性面对楚楚可怜的领主夫人都不免生出多少怜惜之情,弥赛亚还是个孩子完全不为所动,而叶修显然也不在那大多数的范围内。

 

“夫人,您知道为什么我不会让‘死神’杀掉你吗?”到了此刻,叶修的用词中竟还带着敬称。

“我……我不知道。”在内心领主夫人已经把磨磨蹭蹭的叶修骂上个千百遍了。

 

叶修不再看向死神,反而转向领主夫人:“因为杀掉召唤者的‘怪物’就真的只能是个怪物了。”他似笑非笑的目光中映出一张惊慌失措的脸。

发觉不妙的领主夫人颤抖着想向后退去,却被叶修一把按住了下巴无法动弹,强制与其视线对齐。

 

“我说过,我不会让死神杀死您。”叶修的动作很轻,甚至可以说温柔,但此刻的他在领主夫人眼中无异于恶鬼:“怪物对召唤者的猎杀是不会停止的,所以……”

“将由我来结束您的生命。”

 

话音落下,叶修的双眸中燃起了赤金色的火焰,烈火中的骸骨取代了端正的五官。正如弥赛亚在圣殿遗迹中所见证的一幕,那个强大、温柔、嘲讽,甚至有点欠揍的男人,再次化身为传说中狰狞的恶灵。

领主夫人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曾经漂亮的祖母绿双眼被翻滚的岩浆取而代之。

 

恢复人形的叶修轻轻地将领主夫人放在地上,替她抚平了那双可怖的眼睛,如童话中的王子般自如。

死去的领主夫人就好似睡着了一般,让人无法生出破坏之心,破坏这份诡异的美好。

 

它将灵魂献给地狱,用毒火和锁链缠绕着罪人肮脏的躯体;

在它冒火的眼中,你将会看到自己罪孽的一生,那狂躁的笑声将会吞噬你的灵魂。

弥赛亚在心中默念书籍对恶灵骑士的描写,他知道领主夫人的灵魂远不如表面上如此平静,那些死于领主夫人的生命所曾遭受过的折磨会百倍施加于她,她的灵魂将永世受到地狱火焰的焚烧。

 

这是来自至高者的审判。

她,有罪

 

在领主夫人死去的瞬间弥赛亚隐约感觉到领主夫人与死神间的某根“线”断了,刑房中央的怪物不再有动作,连那凌冽的冷意也一同消失殆尽。

死神转过身望向叶修所在之处,只是这次不再有任何敌意,弥赛亚甚至能看到那张羊骨下的苍白面庞在微笑,是属于友人间久别重逢的笑容。

而弥赛亚与恶灵间同样有“线”,只是微弱得近乎不存在。

 

“叶修先生。”弥赛亚觉得自己的口腔异常干渴,似乎连吐出几个简单的音节都极为艰难:“您……为什么不杀了我?”

他是恶灵骑士的召唤者,按照叶修所述自己根本不该活着。

叶修偏了偏头,毫无顾忌地回答道:“我无法杀死无罪之人。”

只是“无罪”一词,似乎有些难以定义。

 

弥赛亚低低“哦”了一声,看样子是在惶恐自己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

他不知道叶修作为恶灵骑士所持有的能力在这个存在神明的世界意味着什么,但他绝对不会说出去,无论从任何方面而言。

 

叶修冲着死神招了招手,低头看着领主夫人的尸体,双手颇为随意地放置口袋中:“看来没办法打探到关于召唤神明的线索了,要是那几个能读取记忆或者灵魂的家伙在场就好了。”说到这恶灵的脸上充满了怀念。

弥赛亚可没胆子问“那几个家伙”的身份。

 

不禁意瞥了了一眼早已吓呆住的管家一众,叶修嘴角浮现笑容,他再次向不知所云弥赛亚发问:“亲眼看到我杀人,你并没有感到厌恶。”所谓发问却并非疑问句,而是肯定的陈述句。

圣殿遗迹所发生的一切弥赛亚没有亲眼目睹,而此刻看到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在自己眼前逝去,叶修从弥赛亚这个半大的孩子眼中甚至看不到一丝恐惧,至多只是对于未知的惊讶与好奇。

古怪、诡异且贪婪的好奇心。

 

“是的。”男孩诚实地回答道。

“你曾目睹生命在你面前死去。”恐怕不只是单个。

“是的,叶修先生。”


评论(9)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