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5.召唤

对待两个“俘虏”管家还算客气,除了略加鄙视外倒没有做出过于的举动。 

起先管家对叶修颇有防备,对方那随刻挂在嘴边的笑容不知为何让他毛骨悚然,他一度感觉自己在叶修的眼中只是个可笑的玩偶,在简陋的舞台上摆弄出荒唐的闹剧。

不过,现在看来也不过尔尔,肯定是自己想多了,管家如此告诉自己。

 

顺着右侧走廊一路走到尽头,管家走到一面沉重的金属大门前,轻轻敲门。

“进来。”未完全闭合的门缝内传来一道凌厉的女声,想必便是那位传说中的领主,此地的主人。

 

弥赛亚的脸色青灰,空气中隐隐飘来的血腥味浓郁得让他近乎干呕出声。

不过,也仅仅只是生理上的厌恶反应罢了。

 

叶修的表现显然更为独特,仿佛只是在自家后院散步一般闲适自如,彻底忽略占据主动的侍卫,还不时调侃某处落伍的装修风格与挂在墙上画作的真假。

这类人不是白痴就是疯子,管家笃定,他将叶修划为前者。

 

得到应允的管家推开大门,一个宽敞如剧院般大小的厅堂展现在两人眼前。

当然,此地并非享受咏叹调的高雅场所,而是一种更为阴暗、恐怖的炼狱——刑房

铁处女、犹大的摇篮、棺材刑、荆棘之兔……弥赛亚只在书本的插图中见过这些恶毒的刑具,想起书中记载的种种男孩的眼中不免多上一分厌恶之色。

 

刑具上发黑的凝固血液散发出阵阵恶臭,不起眼的角落还残留有块状的不明物体。

显然眼前的刑房已摧毁过无数无辜或非无辜的灵魂,如果它的主人不是拥有独特癖好的特殊人士,那么定是真正懂得残酷之道的屠夫。

叶修能推断出这间刑房的建设时间绝对不会超过半年,通过那些久久不能安息的亡魂。

他甚至清楚,拥有这一切的屠夫疯了。

 

一位身着黑纱的女子端坐在整间刑房唯一尚且干净且明亮之处,她手中捧着一个小小的金属盒,黑纱与丝绸将整个人层层包裹,唯一裸露于空气下的是那双祖母绿的双眼。

从那优雅的身段与气场来判断女子定是位极为美丽的女性。

大小姐倒在女子脚边,手腕处被划出一道口子,伤口虽然夸张但出血量并不足以致命,暂时留有半口气在。

 

管家向女子行了一个大礼,看得出他极为敬重女子,只是这份尊敬中恐惧的分量并不在少数:“请允许我向两位介绍,这位是……”他转向作为”俘虏“的两人,清了清嗓子,准备搬出主人那堆响亮且夸张的名号。

“免了。”叶修打断管家的话:“我可不会对一个将领地内女孩抓来抽干鲜血用以沐浴的领主夫人的名字感兴趣。”

 

“你怎么……”,管家顿时慌了手脚,侍卫们齐齐上前一步,锋利的长剑似乎时刻可以将叶修瘦弱的身躯洞穿。

领主夫人扬了扬下巴,似乎不明白叶修为何知晓此事。

 

无视身后的威胁,叶修轻声评价道:“恕我直言,夫人。您是我醒来到现在为止所见过的最为糟糕的灵魂,已经腐烂得足以散发出死亡的气息。”说着恶灵扇了扇鼻前的空气,眉头微微皱起,好像那股来自灵魂的腐臭真实存在。

“你认识我?”,领主夫人拉长了尾音。

叶修耸了耸肩:“如果时间早个数百年,我大概会以为您是我的老熟人‘血腥伯爵夫人(BáthoryErzsébet)’,但显然您只是个脆弱的人类……我想我两并不认识。”

那位伯爵夫人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吸血鬼,恶灵心想。

 

管家不屑地喷出一个响亮的鼻音,将叶修的“胡言乱语”权当疯话。

 

领主夫人站起身,第一次正视叶修的面庞:“你……是位魔法使吗?”

叶修挑眉,没有肯定,同样没有否定。

 

“王国注册的魔法使不会在我未授权的情况下私自潜入我的领地;帝国人天生无法使用魔法,况且你显然不是精灵。那么,你来自圣教国?还是属于佣兵工会?”看着叶修那张年轻的面孔领主夫人无法妄下结论。

 

思考无果,眼见叶修也没有回答的意图领主夫人只好就此作罢:“保护隐私是你应有的权力,但我在此诚恳希望你不要阻扰我,那对我们双方都没有好处。反之,我将会与你分享这份大礼。”

说到这领主夫人有些犹豫,似乎是在做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

 

她扫了管家一眼,心领神会的管家迅速领着一众侍卫退至门外,紧闭大门。

空荡荡的刑房一时间只剩下叶修、领主夫人以及毫无存在感的弥赛亚。

 

领主夫人深深呼了口气,她将金属盒抬至胸前,扭动机关将盒中的事物暴露在两人眼中。

那是一枚镶有罕见蓝宝石的戒指——确切来说是一枚戴在指骨上的戒指,灰白的指骨如同收藏品般摆放于金属盒软垫中央,盒盖打开的瞬间似乎连空气都冷了几分。

叶修的表情有些微妙,他从指骨上感受到了极为熟悉的气息。

 

瞥到叶修脸色有变,领主夫人以为自己的藏品吸引住了这位年轻的魔法使,心中不免暗喜,于是她用一种极为蛊惑的嗓音缓缓开口道:

“我将要召唤神明。”

“而你,将见证且参与这一切。”


(相关事项:血腥玛丽)

评论(30)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