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4.危险人物

“啊——”一道惊雷闪过,不似人声的悲戚惨叫声划破风雨,仿佛相隔万里又仿佛近在咫尺,缥缈而又凄厉。 

 

弥赛亚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关押于牢笼之中,四周极为昏暗,仅能透过窗外偶尔略过电光判断四周情况。

正对的牢笼大开囚犯已不见踪影,凭借落在草堆中的那只红色高跟鞋弥赛亚判断这里曾关押过那位高傲的大小姐,想必大小姐经过一番剧烈挣扎后才被强行带走。

 

目空一切的贵族将关押牲畜的铁笼视作最后的堡垒。

可骄傲救不了她。

 

下一个,是自己?

 

窄小的铁窗外电闪雷鸣、狂风暴雨。

弥赛亚并不急于寻找逃脱方法,他移动着那双发麻的双脚走到铁窗下,踮起脚尖,还算稚嫩的手紧紧握住铁杆,看着磅礴大雨撕裂天幕,树叶在烈风中高歌狂舞。

那是一种无法用任何词汇形容的美感,是绝望与疯狂中扭曲出的终焉,只属于被黑暗吞噬的微光。

 

坟地……这里似乎是城镇边缘,弥赛亚迅速对这个陌生的城市作出简略判断。

“咔。”本该紧锁的牢门大概对男孩的这番折腾颇有微词,赌气似的打开了一条缝隙。

弥赛亚走到牢门前,发现结实的锁链似乎遭遇过某种可怕的高温一般已消失大半,融化的链条丑陋得如同扭曲的蛆虫,断裂的铁锁已摇摇欲坠,哪怕以孩童的力量也能轻易推开。

 

牢笼的所属人自然用不着如此粗暴的手段,那么这是……

弥赛亚顺利离开牢笼,在黑暗循着墙面找到了房间的大门,门锁同样被高温腐蚀。

门外是一条冗长的走廊,红岩的木地板古老而又保存完好,左侧鱼骨型的分支复杂且拥挤,隐隐有人影穿行而过,而右侧……黑暗幽深的过道似乎直通无尽炼狱。

树枝的阴影在黑暗中好似扭曲的鬼手,晃动着引诱迷途的羔羊。

 

“嘎吱——”

有些潮湿的皮靴踩在略微潮湿的木板上,窗沿缝隙间有少量雨水滴落,滴答声回荡在幽闭的走廊内,淡淡的霉味令人作呕。

屋内的死寂与屋外的风驰雨骤形成显明的对比。

 

彻骨的寒意让弥赛亚哆嗦了一下,循着唯一的路线向外走去。

他并未生出半点恐惧。

 

在阴暗的走道间摸索了好一阵子,终于,弥赛亚看到了走廊尽头的那个身影。

光阴将那道身影分为两个极端,月光所笼罩的依旧还是那个苍白、慵懒的帅气男子,阴影中则是另一幅截然不同的面貌——代表死者的尸骨燃烧着赤金火焰,空洞的双眼似乎能看清世间一切虚妄。

他……或者说,它如神明般威严,却也狰狞似恶鬼。

 

恶灵骑士的权限仅在主宰者之下,此外,它凌驾于世间万物。

脑中回想起书中的记载,弥赛亚咽了口唾沫,他似乎隐隐有些清楚为何神秘士兵会选择圣殿遗址作为召唤场地。

——那曾是至高者的居所。

 

注意到弥赛亚的到来,叶修微微偏头,漫不经心的笑容重新挂回嘴边,如邻家兄长般向男孩打着招呼。

 

突然,弥赛亚身后传来了阵阵脚步声且愈发接近,听那嘈杂的声响似乎是有人发现了囚犯已不在牢房中。

叶修将食指竖至唇前作噤声状,弥赛亚迅速闭上嘴,把心中的疑惑塞回了咽喉。

 

没过多久,管家领着一队威风凛凛的侍卫将两人围堵至角落,不屑的神情取代了曾经的恭敬:“你们居然逃出来了,看来没我想象中那么白痴。”管家扯着嗓子叫唤道:“不过,也仅此而已。”

“乖乖投降,我会考虑劝主人留你们性命。”

管家说出那句正常人都不会相信的废话。

 

男孩清楚侍卫所给自己带来的威胁感远不如那群神秘士兵,他本以为叶修会果断出手清理这些杂鱼,但接下来的情况实在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我投降,请留我一命。”叶修率先打破双方诡异的沉默,顺从地举起了手,虚伪的假笑无法让人看出其真实意图,却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弥赛亚颇为不可思议地看向毫无志气的恶灵,短暂呆滞后同样举起了双手。

求生的本能告诉他不要过多质疑叶修的行为。

 

面对管家得意的面庞,弥赛亚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叶修进入豪宅前对自己说过的话语。

——我并不危险,我本身就是危险人物。


评论(20)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