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oter3.血腥味

 从圣殿遗址抵达弥赛亚位于王国首都的住所尚有一定距离,在经过整整三日的奔波后两人不得不选择在一座王国附属城镇落脚——主要是考虑到作为普通人类的弥赛亚。 

对此弥赛亚不免心生愧疚,觉得自己拖累了叶修,可不论在暗示乃至明示的情况下叶修皆没有表现出要撇下男孩独自离开的意图。

 

值得一提的是支付车费的并非弥赛亚而是叶修,年龄不明的恶灵慷慨地表示自己可不会让一个孩子出钱。

“叶修先生……您有钱?”弥赛亚很是惊恐,在他的概念中叶修是被召唤出的古老怪物,自然不可能携带有属于现世的货币,他有些担心可怜的车夫是否是被障眼法所骗。

“别担心,哥可不会贪小便宜,任何付出都值得获取应有的回报。”叶修不知从哪摸出一个布袋,在弥赛亚眼前晃了晃,金属的摩擦声悦耳动听。

 

出于经济因素考虑弥赛亚起先并没有选择方便快捷的飞空艇,此刻看到叶修手中的大袋金币却开始犹豫了。

只是这个布袋的花纹似乎异常眼熟……弥赛亚愈加不安。

“请问叶修先生……这个布袋是……”

叶修毫不忌讳地接嘴说:“那群士兵的。”

弥赛亚乖乖闭嘴,不再有任何疑问。

 

见男孩这幅小心翼翼的模样叶修反倒来了兴趣,他弯下身子凑到弥赛亚面前:“你应该有很多疑问,为什么就不问出口呢?”

弥赛亚没有回答,反倒僵硬地反问道:“知道了我会死吗?”生硬的口气中竟然还有一丝丝绝望,濒临崩溃。

早熟的他实在害怕知道不该知道的事后会被叶修灭口,干脆将心中的疑问尽早扼杀。

 

“噗。”叶修笑出声,轻拍弥赛亚的肩膀,看上去开心极了:“你真是个有趣的孩子。”

弥赛亚不敢轻易对这段话的真实意义妄下定论,不作反应。

 

“领主是不是病了?”

“那位可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啊,一旦出现在城中便不可能会被那些聒噪的家伙忽略,估计也有数个月没消息了。”

“听说前阵子领主与‘那个组织’交往密切……”

城中居民散步时的闲话传入作为过路者的弥赛亚耳中,看那人人自危的模样似乎城镇领主在民众心中颇有威望。

不过弥赛亚并不想关心那些无聊事,此刻找个完美的落脚点才是当务之急。

 

秉承节省的理念,弥赛亚第一念头是寻找一家物美价廉的旅店,然而没等他考虑出结果时一位身着管家服的男子便拦住了两人的去向。

“请问是莱克特先生吗?”管家右脚微微向后弯曲脚尖点地,左手按至胸口恭敬的向弥赛亚行礼道。

弥赛亚许久未见过有人对自己如此行礼,家族干瘪的金库已不足以支付仆从昂贵的酬劳,但好在他仍旧记得作为贵族的基本礼节。

他轻轻点头:“是的,请问你是……”

 

管家回答:“我的主人是这座城镇的领主,特派我前来邀请莱克特先生莅临舍下。”

弥赛亚微微皱眉,他并不清楚对方如何知晓的身份,以家族目前的尴尬状况他可不相信拥有领地的大贵族会待见自己,对方的居心可想而知。

“恐怕我这种没落家族的后裔不值得您高贵的主人多费心思。”弥赛亚声调不变。

管家似乎没有听出男孩的拒绝之意,继续奉承道:“怎么会呢?莱克特家族起源于王室,您拥有最纯净的血脉……”

 

血脉……又是血脉。

弥赛亚心中莫名烦躁,正打算果断拒绝哄走这只闹人的苍蝇时,一只有力的手忽然按在其肩膀上制止了他的下一步动作。

“我的小主人接受你主人的邀请。”叶修站在弥赛亚身后,以高出一个头身的优势冲管家点了点头。

 

管家看上去极为满意,向前几步示意为两人带路。

 

弥赛亚涨红了脸,不知是在恼怒叶修的擅作主张还是对恶灵的自降身份感到恐慌,看那微妙的神情后者的可能性居多。

他尽量压低了声音:“叶修先生,这……可能会有危险,我们不知道对方的目标是否是您。”弥赛亚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若不是叶修他早就死在那圣殿废墟中了。

叶修贴近男孩的耳畔,口齿微动,嘴角勾起的笑容意味深长。

 

弥赛亚听清对方话语的瞬间似乎有些愕然,但很快又露出了然的模样,不再有任何烦忧。

 

走在前方管家看着鬼鬼祟祟的两人,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讽刺。

 

“主仆”二人在管家的带领下进入属于领主贵族的豪宅,并未见到管家推辞说正抱病在床的领主。

同时入驻的还有另一位贵族,“你们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这里塞?”贵族大小姐颇为厌恶地看向叶修两人,通过穿着她判断弥赛亚的身份并不高。

“我可是未来的男爵,还很有可能成为伯爵夫人。”大小姐那高昂的下巴似乎能抬成一条水平线:“不是什么人都能跟我住同一个屋檐下的。”

 

弥赛亚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对于他人的嘲讽他已是习以为常,更为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也能一笑而过。

叶修同样不在乎大小姐的贬低,他多岁数了还跟个没礼貌的人族小屁孩计较?

真正的贵族懂得尊重他人,而眼前的未来伯爵夫人显然并不合格。

 

面对将自己视若无物的两人大小姐倒有些架不住面子,在她二次挑衅前管家及时出面阻拦,好说歹说哄住了这位惹是生非的主。

 

夜晚。

入住豪宅自然少不了一顿丰盛的晚宴,叶修在晚餐开始之前便失去了踪影,弥赛亚只好自己一人入座,免不了被大小姐冷嘲热讽一番。

豪宅的主人依旧没有出现。

 

弥赛亚太久没接触过正统贵族餐桌礼仪,他轻轻摇晃着玻璃高脚杯中的葡萄酒,眼前精致的小盘开胃品让男孩有些无所适从。

毫不知情的大小姐已经开始优雅地进餐,不时嘲讽弥赛亚的不知礼数。

 

解决庞大的债务负担之余弥赛亚总是会以美食犒劳自己,比起繁琐的贵族礼仪他更喜欢品味美食本身,但这桌看似美味的晚宴却并不能引起其半点胃口。

 

毕竟,血腥味太重了。

 

他端详着葡萄酒那红宝石般的光泽,微微倾斜酒杯将葡萄酒倒入口中,感受液体在喉头流过的顺滑感。

男孩举起酒杯,向着带有诡异笑容的管家举杯称赞,耳边传来了重物倒地的声响。

 

弥赛亚斜过目光,看到大小姐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慌乱的仆从被熟练的豪宅侍卫打晕制服。

来不及发表任何感言,他只觉得身体一阵无力,昏昏沉沉地摔在柔软的桌布上,酒杯从手中滑落摔得粉碎。

 

“猎物已中招,快去通知主人。”弥赛亚隐约听到管家如此说道,傲慢的语气比起大小姐有过之而无不及,俨然将两位贵族当作愚蠢的羔羊。

不,我或许的确是只软弱无能的猎物,但那位绝对不是。

 

你们……才是猎物啊。

这是弥赛亚昏迷前最后的念头。

 

评论(13)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