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1.无罪

纵使错过数千年的时光,弥赛亚依旧能从四周的断壁残垣中感受到圣殿昔日的辉煌。

倒塌的大理石石柱、损毁的雕像、腐烂的青铜门……战争与时光碾碎了圣殿的一切,却也带来了名为绝望的美感。

伫立于圣殿前的神像失去了半个头部,月光下仅存的半张脸分外狰狞,曾经仁慈的目光染上缕缕血意,仿若恶鬼般试图将这群不请自来的入侵者撕得粉碎。

 

眼前这座倒塌的圣殿曾属于某个过去的神明,是被称为造物者与主宰者的神明的居所,在战争中被数次摧毁又数次重建。

而所谓过去的神明便是被生灵遗忘的神明,失去信仰的神明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

正如那位被遗忘的神明一般,或曾辉煌的圣殿现如今也不过只是一片废墟。

 

弥赛亚不动声色打量着圣殿废墟,试图将身后那群虎视眈眈的士兵选择性遗忘。

虽说是“士兵”,但实际上弥赛亚并不知道这群全副武装的神秘人士隶属哪个势力,他只知道这群人穿着以白色系为主,训练有素且装备精良,想必是受过专业训练。

如此精良的士兵显然不是为了对付尚未成年的弥赛亚,当然,弥赛亚也不太可能从监视下逃脱。

 

弥赛亚是个罪人,确切来说是顶替双胞胎兄长的替罪羊

兄长犯下大错后迅速逃离了这个国家,而更不幸的便是弥赛亚有着一对糟糕到极致的父母——无法接受破产事实而坚持昂贵开销的没落贵族。

当听闻将罪人交于审判官便可免除一大笔债务时,“秉正无私”的父母便毅然将弥赛亚交出,哪怕他们相当清楚真正犯错的长子早已离去而幼子纯属无辜。

 

弥赛亚没有同兄长那般选择逃脱,也未向审判官那般道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一向是个好孩子,为了维持家中那笔不菲的开销他已经牺牲了大部分睡眠与休息时间,此时他则要牺牲自己以换取糟糕父母短暂的安宁。

这大概就是兄长嘲讽自己那近乎愚蠢的软弱所招致的结局吧,弥赛亚在心中轻叹了一口气。

 

在被确认血液中属于正统贵族的血脉后,弥赛亚便被这群神秘士兵带至这座曾经的圣殿前,期间所遭受的待遇近乎只是待人宰割的牲畜。

“弥赛亚”的意思是“神选之人”,而此刻被冠以此名的男孩则认为自己被神明抛弃了。

 

士兵为首一人上前几步,将半个巴掌大小的物品塞进弥赛亚手中,冰冷冷地说道:“你,一个人,走进神殿,然后摔碎这个水晶。”

士兵没有温度的语调不带有半点感情,俨然将弥赛亚当做一件取得使用与支配权的物品。

 

仅看清士兵目光中的蔑视,弥赛亚便知道了自己既定悲哀的结局。

 

那是一块通体透明的菱形水晶,水晶内部有一缕金色的火焰,没有任何温度、同样没有支撑其燃烧的物件,在寂静的黑暗中异常闪耀,神秘得令人毛骨悚然。

 

弥赛亚仔细端详着水晶,淡色的眸子隐约浮现些许前所未有的情绪。

他从出生便被父母安排了人生,不受支配地出生、不受支配地存活,到现在则要不受支配的死去。

那么,为何不任性一次,真正做到选择自己的死亡?

 

“行动。”士兵催促。

弥赛亚乖巧地点了点头,向着圣殿大门走去。

正当士兵以为这位拥有纯净贵族血液的“罪人”已乖乖就范时,弥赛亚突然在一堵高墙前止住了脚步。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弥赛亚的声音很轻,他空闲的左手搭在古老的墙面上,似乎在感受来自古老者的悲伤:“这是‘叹息之壁’,信徒们曾在这堵墙下哭诉流亡之苦,而神明则在墙上倾听信徒的祈祷。”

“所以,这里也是最接近至高者的地方。”弥赛亚缓缓举起右手。

 

语音刚落,弥赛亚在士兵发现端倪前猛地将水晶摔在坚硬的石地上,水晶摔得粉碎,而那金色的火焰则在没有任何助燃物的前提下以诡异的速度迅速蔓延开。

愤怒的士兵上前便向着弥赛亚的胸膛结结实实的一拳,这一拳丝毫没有留手,巨大的冲击力让弥赛亚重重摔在碎石中,溅起一阵灰尘。

他的额头撞在石块上,晕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弥赛亚混乱的意识清醒了几分,他艰难地抬起了沉重的眼皮,而眼前的景象令他大惊失色——一具士兵的尸体倒在其身前。

如果仅是一具尸体恐怕并不能扰乱弥赛亚的神经,这具尸体表面上没有任何伤痕,只是那双瞪大了眼睛……不,那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眼,黑洞似的眼眶中只有流动着赤红液体的石块,犹如活跃的岩浆

 

弥赛亚晃悠悠的从废墟间爬起,胸口的剧痛已不能引起其注意,因为他发现自己正被金色的大火所包围着,而周围到处都是士兵的尸体。

即使不去细看,他也明白那些尸体恐怕与先前看到的那具同样古怪。

 

金色火焰燃烧得极为旺盛,丝毫不见减缓的征兆,而奇怪的是身处火焰中弥赛亚却感觉不到任何灼烧感,甚至……感到了温暖。

 

弥赛亚的目光在火焰中飞速移动,终于,他找到了目标。

那是一位身形修长的男子,五官如雕塑那般洒脱俊逸,略微下垂的眼角显得有几分慵懒。他将双手插在衣兜中,上身微微倾斜,皮质长衣在火风中飞扬却不曾染上一星半点的火苗。

他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与这赤金的火焰融为一体。

 

恍惚间,弥赛亚仿佛看见熊熊燃烧的火焰在男子身后汇成了一对巨大的火翼,炽热的光芒将男子的面庞模糊,仿佛将其置之于云端般凛然不可侵犯。

如此美丽,如此耀眼……正如神明一般。

 

“请问……您是神明吗?是前来审判我……这个罪人的使者吗?”弥赛亚的声音有些颤抖,但他并非是在恐惧,而是处于一种异样的兴奋状态。

火光中,弥赛亚单薄的身躯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他将双手抬至胸前,似是祈求亦或者祈祷。

温热的液体划过脸颊,弥赛亚哭了,却不知缘由。

 

男子轻笑一声,与其说是嘲笑哭泣的男孩倒不如说是在自嘲:“不,我只是个恶灵(Ghost)。”

恶灵裂开了嘴,降下审判的宣言:

“而你,无罪。”

 

(相关事项:第二圣殿遗址哭墙、漫威漫画角色“恶灵骑士”、电影《灵魂战车》系列)


评论(33)

热度(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