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唯粉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0.信

亲爱的爱德华:

 

原谅我的不辞而别,不用向你的父母询问我的去向,多年在外的经验迫使我素来不会将行踪告知任何人……哪怕对方是我最为亲密的家人。

 

希望你能对我亲手制作的晚宴感到满意,正如你所知,我为数不多的爱好便是烹饪与美食,很遗憾你的父亲以及祖父并没有继承这点。

记住我不断强调的一点,成为「肉食」者,而非「素食」者。

 

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不太愉快的消息——我能感觉我的生命正在逐渐流逝。

虽然我依旧如年轻时那般活动自如,但恐怕死神留给我的时间并不多了。

我并不希望你为我的死亡感到悲伤,所有生命都会迎来终结,那是不可避免的事实。

但那并非我所恐惧的缘由。 

 

神明对于生于和平年代的你来说或许太过陌生,但在数十年前,神明确实存在过。

神明在纯粹的信仰中降临,也在破碎的信仰中毁灭。

 

我并非因失去信仰而恐惧,我恐惧是因为我的信仰异常坚定。

 

你或曾听过这样一个故事:正义的勇者杀死了可怖的恶龙,他将恶龙的尸身踩在脚下,望着堆积如山的黄金与宝石,如君王那般不可一世。

他的皮肤生出了鳞片,长出犄角以及鳞尾,赤金的竖瞳在阴暗的巢穴中璀璨如烛火。

最后,勇者变成了恶龙。

 

这并非只是个吓唬孩童的恶俗童话,而是一条万古不变的真理——掌握权力的人同时也最容易滥用权力。

或许,作为普通人的我们没有变成恶龙的缘由仅仅是因为我们未曾得到尖利的牙爪和致命的火焰。

又或许,从不担忧是否会堕落深渊的勇者本身就处于深渊之中。

 

但我想为你讲述的则是另一个故事,同样是正义的勇者,却有着迥乎不同的命运与结局。

 

勇者是独特的,他是光的信徒、光的化身。诚实、勇敢、智慧、善良,是一切美好品质的代言者。

他是如此完美,作为善人,他从未拒绝他人的求助;作为勇者,他从未向死亡屈服;作为英雄,他便是黑暗中带来黎明的钟声。

勇者没有欲望,他不需要闪亮的金币、不需要美貌的公主,仅因那份深埋于心底的正义他便与同伴踏上了拯救世界的征途。

即使遭遇背叛与挫折,他的内心依旧向往光明。

 

勇者本是为拯救而生,除此之外,他什么都不是。

勇者不该知晓恐惧,所以无法退却;勇者不该拥有选择,所以无法拒绝。

拒绝他人于英雄而言是一种妄想,更是一种背叛。

 

蒙受恩赐的生灵们为勇者歌颂,赞美光明创造的救世主。他们将勇者载入史册,用古老的羊皮卷记录那段辉煌的史诗,传述英雄的故事直至时间的终结。

勇者是完美的,他并不为此感到骄傲与满足,从未停止自己前行的步伐。

 

和平降临,勇者在崇敬与赞美声中依旧履行自身的义务,为他人奔波、为他人拼搏。

 

然而有一天,勇者猛然意识到,他忘掉了自己的名字。

勇者、英雄、光的化身,救世主,他拥有无数个堪称传奇的名号。

却唯独遗忘了最初作为冒险者时的自己所使用的名字,属于自己的名字。

他清晰记得每一个同伴的名字,关于自己的名字却只有一片空白。

何曾几时开始,同伴再也不曾呼唤英雄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那些空洞的称谓。

 

勇者失去了踪迹。

有人说他疯了,也有人说他自杀了。

但没有人在意勇者的去向,毕竟英雄本不该出现在和平时代,而和平不需要勇者,失去无用之人丝毫不会给这个美好的世界带去半点烦忧。

当灾难重返于大陆时,生灵们会再次呼唤神明的庇佑,光明依旧会降下完美的救世主,而那位救世主仍旧会实现自身的价值。

英雄的价值仅在于拯救。

 

人们总是祈祷永久的光明,殊不知黑暗与光明本为一体,不论哪一方的平衡被外界打破都将引来无可避免的混乱。

生于长夏的花朵怎知严冬的残酷,当黑夜袭来时它根本无法逃脱毁灭的结局。

正因饱受磨难才会祈祷神明的垂帘,真正幸福之人根本不知祈祷为何物。

 

爱德华,我知道这一切于你而言或许并不是什么好故事,但我愿意赌上家族的荣誉告诉你,我所讲述的故事是我亲身经历的过去。

我希望你能成为我最后的听众,同样我也知道你会是个很好的听众。

 

最后我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希望下次与你见面能得到你的答案……如果那时我还活着。

——为了毁灭而伤害的恶龙、为了拯救而伤害的勇者,究竟哪一个更为可怕?

 

当然,我也会为你讲述故事的结局。

那个关于……神明怪物的故事。 

那时,我见证了神迹

 

你的曾祖父,

弥赛亚·德·莱克特。


评论(35)

热度(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