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46.开玩笑

梦魔挑眉,表情有些微妙,却依旧看不到太多的情绪外泄。

大概是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反应,死灵男孩大概是生气了,他扭正身子,拍了拍手:“各位~该干活了……”

王杰希身后的尸堆发出了沙沙的声响,他转过头,看见那些破碎的尸体竟“活”了过来,它们以某种诡异的幅度蠕动着,全凭本能寻找彼此,如同幼虫般互相缠绕、挤压在一起组成了小山般的“肉团”。

肉团中的尸体四肢垂下,构成了无数条纤细且扭曲的“足”,它飞速移动着径直冲向王杰希,张开了一张不可名状的血腥巨口。

那张恐怖的巨口似乎在……微笑。

 

“我知道先生的能力,在梦境世界您的确是无所不能的,但是,死者是不会做梦的,我没有,他们也没有。”男孩露出了一个惊悚的笑容,阴沉沉地说道。

 

肉团猛地一口咬下,王杰希勉强躲开还是被撕下了一块衣角。

类似唾液的黑色液体有几滴溅在了他的外袍上,瞬间腐蚀出数个拳头大小的破洞,发出吱吱的声响,味道有些一言难尽。

尸毒吗……梦魔已经想象到眼前的这个诡异生物若是闯入人流众多的街区中会发生何事,那将会是一场噩梦。

 

王杰希口中默念咒语,一团白色的火苗从他指尖冒出然后不断扩大向肉团飞去。

然就在火焰即将缠上肉团之际,看起来蠢笨、迟钝的肉团竟是有智慧般分散了自己巨大的身体,待躲过火焰后再次重新组合排列。

而物理攻击?在打散肉团的一部分后它依旧能操控那些碎块填补漏洞,所造成的破坏速度远不如它的恢复速度。

在此期间肉团还在不断吸收着尸体以扩大自身,尸体层层叠叠堆积起来的画面颇为骇人。

 

对“宠物”的攻击无效那么它的“主人”……王杰希没有钻牛角尖,打起了男孩的主意。

男孩似乎是预料到了梦魔的打算,避开正面冲突直接坐在了肉团的头顶,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王杰希。

 

“我可不像乔一帆那废物只会几个无聊的阵法。”男孩抚摸着肉团的头,如同天真的孩童抚摸着可爱的宠物,眼中不经意间闪过一丝轻蔑:“我还以为他真的能杀了你,搞半天只是个低级幻术和传送阵,果然废物就只能是个废物。”

男孩冷笑:“那种级别的幻境都能拖住您这么久,看起来先生您也没资料上那么强啊。”那副厌恶的表情似乎觉得自己亲手对付王杰希这种“弱者”简直就是种莫大的侮辱。

 

王杰希没有打断男孩的话,一来他并不会纠结于口头上的强弱,二者他并不排斥这种对手。

自说自话间把情报全招了,何必去阻止?

梦魔的老熟人黄少天虽也是话多的类型,但剑圣的话更多是毫无价值的废话,于对手完全是精神与物理层面的双重打击,可谓是相当实用的天赋技能。

而眼前这个死而复生的男孩……以到目前的种种表现来看大概他真实以及心理年龄都不算大,自己当个安静的听众又何乐而不为?当然,王杰希不会将这种想法表露出。

 

果然不是一个人啊……王杰希眼底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回想起最开始引诱自己进入巷道使用传送魔法的少年的年轻面孔。虽然那个孩子与男孩同样浑身充斥着诡异的死气,大概同属死灵一类,却丝毫没有半点邪恶之意。

少年故意弄出毫无杀伤能力的血水与人皮的幻境,根本就是打算把自己吓走吧?

而那个希望自己去死、放火的并告知男孩的幕后黑手应该另有其人,当然,不排除黑幕拥有第三个可控制的死灵的可能性。

乔一帆……吗?应该跟英杰差不多大。

 

“你居然在发呆?”男孩发现王杰希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边,感觉受到了轻视。

王杰希轻轻摇了摇头,有些答非所问地回道:“我的能力并不局限于控制梦境。”

 

男孩显然没将梦魔的话放在心上,重重拍了肉团一下:“哼,虚张声势……上!吃了他!”

“我会将你的尸体撕碎,因为你根本不配成为我的宠物!”

肉团发出一声低沉的兽吼,在男孩的控制下笔直向王杰希冲去,发黑的利齿间拉出数条血丝。

 

王杰希没有闪躲,而是在男孩惊异的目光中闭上了眼。

 

不对!

男孩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他慌忙命令肉团退后,自复生以来他那干瘪的心脏中第一次诞生了名为“恐惧”的情绪。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由十点构成的半透明三角形符文在梦魔的身后浮现,如毒蛇般蜿蜒的符号围绕着三角缓缓旋转,若隐若现,如一闪而过的流星般转瞬即逝却又足以深刻得值以烙入灵魂。

如果来自异世的叶秋在场,大概会惊讶地发现其身后的银白三角正是毕达哥拉斯三角形,又称圣十结构,代表一体性与秩序性,是最为完美的图形。

王杰希睁眼,无数光芒在那双碧绿的眸子中亮起,仿佛是万千星辰在熊熊燃烧。

他的口齿微微开合,吐出几个古老的字符。

 

以男孩的资历尚不足以理解那些字符的意义,只觉得像是占星师口中最为高深莫测的话语,明明是熟悉的语言却无法理解其意,仿佛是一场来自太古的歌谣,缥缈而虚幻,无人能寻得它的踪影。

而接下来他用身体亲身体会到了字符的作用。

无形的重压至上方而来,将男孩与肉团死死按在了坚硬的石砖上。

男孩还好有肉团作为护垫得以缓冲,而肉团的状况可不太值得乐观,强大的力量将它大半身体压得粉碎,本就丑陋的肢体直接变成了一团令人作呕的浆糊。

 

——掌控梦境,扭曲现实,那便是梦魔的能力。

现实并非梦境,梦境亦非现实。

然当二者已没有界限之时,这种区别又有何意义?

 

男孩被替换过、还算得上强壮的骨头发出爆裂声,猩红的液体将他染成了血人,有男孩自己的也有肉球的。

他不顾身上尽是肉球的残骸与脏器,吐出一口血水,趴在地上颇为可怜地望着王杰希:“先、先生,我错了,我也是被逼无奈的,是复活我的人命令我杀了那些垃……难民,我也没办法啊。”

“请你看在我还是个孩子的份上,放过我吧,我知道我错了!”

奄奄一息的肉球挣扎着试图贴近主人的脸,男孩却像是碰到什么脏东西般匆忙避开,一把甩开了这只丑陋的宠物,试图与之撇开关系,在主人的无情抛弃下肉球终于彻底失去了动静。

 

王杰希短暂思索片刻,身后的三角消失不见,淡淡瞥了男孩一眼,说:“下不为例。”

“谢谢、谢谢先生!”狼狈不堪的男孩颇为“感激”地回应道,心里却在犯嘀咕了:白痴圣母,下次我就会小心了,绝对不会饶过你,我要把你踩在脚下,看你到时候怎么跟我求饶!

 

”噗嗤。“

还未来得及喘息的男孩的身体发出一声闷响,骨头与血肉没能抗住那股骤然降临的可怕力量,整个人如同被巨石碾压过一般炸裂,白色与红色的液体从碎裂的头骨中流出,与肉团腥臭的尸体混杂在一起。

他到死都没明白为何梦魔还是下了死手,我不是求饶了吗?他不是答应放过我了吗?为什么?为什么?

 

在半个小时前,他曾狂笑着残酷杀害了无数向他跪地求饶的难民与王国居民,其中有妇女、有老人、也有孩子,那些可悲的受害者根本与他毫无纠葛,杀戮除开命令以外更多是男孩本身的性格使然。

当然,男孩根本就不会去记得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王杰希那清冷的声音回荡于充斥着血腥味的空气中,久久没有散去。

“开玩笑的。”


(相关事项:游戏《脑叶公司》异想体-微笑的尸山)

评论(17)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