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43.救

罗兰废了好大番功夫才勉强追上王杰希的步伐,为了不撞上突然停在路中央的梦魔成功将自己硬生生摔在目的地门前,面部贴地。

圣骑士迅速从地上爬起,拍了拍手装作无事发生。

他抬起头,果不其然透过破损的围墙看到了孩童的身影,随着时间的流逝火场内那绝望的哭泣声愈发衰弱,似乎连灵魂也被这凶恶的烈火所吞噬。

“就没有人发现火源?”罗兰小声嘀咕。

眼前的大火显然不是一时半会儿能造成的,可不久前还在街上巡视的他根本就没发觉此类现象,若不是自己粗心遗漏了信息,那么这场灾难性的火焰更像是神明降下的神罚,凭空出现根本无迹可寻。

魔法?哪个魔法使会对难民区下手?

 

罗兰没多考虑,放下随身携带的圣剑便准备直接冲进火场。

“等等。”一旁的王杰希抬手拦住了他的去向:“这火焰有古怪。”

“你会水或冰属性的魔法吗?”梦魔问道,平静的语调辨不出半点情感。

“我魔法考核就没及格过……”罗兰毫不避讳地承认自己的黑历史,对于王杰希的阻拦莫名有些暴躁:“靠,我不会又怎样?你如果会水属性魔法还用问我?再磨蹭里面那几个小鬼就真的凉了!“

 

“作为人类的你进去可能会死,但我不会。”

王杰希没有给罗兰留下半点机会,径直冲进了被浓烟包围的火场。

至始至终,梦魔的表情与音调丝毫没有半点变化。

 

罗兰来不及阻拦王杰希,呆呆地望着对方的身影消失于烈火中,不禁喃喃道:“靠,这明明是我的责任,你个异乡人冲那么前图什么……”

他只能通过王杰希的尖耳推测其作为精灵的身份,虽然将“人类”二字遗漏了,但“外来者”的结论也与事实相差无几。

对方只是某个过路的陌生人,却为这与其毫无干系的灾难赌上性命。

 

然而就在圣骑士发呆的过程中,一颗石子突然砸在了他的头甲上——抛投石子的力道太过弱小,对圣骑士而言甚至算不上干扰更莫说伤害,所以才成功击中了目标。

“谁!”罗兰猛地回头,发现几个疑似难民区居民的老人站在墙角,眼角挂着少许泪痕,眼中无一不是满怀敌意。为首一人颤抖的手中握着几颗石子,看起来是准备再发动几次“攻击”。

“你们……有病?”以罗兰的性子不会去为难几个老年人,但也不会甘于忍耐,好半天才憋出几个不太优雅的字符。

 

“王、王国的走、走狗!”为首老者叫骂道,看起来是气愤到了极点,连气都喘不太上来:“为什么要烧、烧我们的房子!”说着再次向罗兰扔去了石子。

另几位老人见为首老人起了头,附和着嘴里不断蹦出无数不堪入耳的词汇。他们捡起地上的垃圾、菜叶便向罗兰扔去,凶恶的态度完全不像是半步踏进棺材的人。

 

这哪跟哪?

罗兰怒气槽升至顶峰:“妈的,当老子好欺负?”以第一圣骑的暴脾气此刻还没有动手已算是相当忍耐了。

眼见罗兰就要与难民区的老人们展开口头上的恶战时,火场内传出了不小的动静。

 

被火焰所笼罩的房屋发出一声巨响,五楼外侧的围墙在撞击声中轰然炸裂,狂风呼啸、烈火滔天,伴着无数浓烟与石块,王杰希的身影出现于众人眼中。

那人从火光中冲出,火焰如同虔诚的信徒般匍匐在其身周围,亲吻着皇帝的鞋尖,为其戴上燃烧着的冠冕。

他粗暴地撕碎了这场名为死亡的猩红盛宴,宴会的舞客们在掌权者的威吓下纷纷四散而逃,不义者在灾厄的领域中濒临毁灭。

 

王杰希如羽毛般轻轻落地,怀中抱着一个半大的孩子,另一个稍大的孩子牢牢挂在其肩上。

只是,梦魔怀中的孩子已经停止了呼吸,大半身子已被烧得不成人形,在其怀中平静得如同初生的婴孩。

愿你的灵魂能得到永眠。王杰希如同慈母般亲吻着死去孩子的额头,低声喃喃道。

 

大概因为不再难以呼吸,稍大的孩子渐渐恢复了少许神志,他艰难地睁开眼睛,恰巧看见了王杰希右手的烧伤痕迹。

“这是……刚才伤到的吗?”孩子隐约记得是王杰希将自己从那片地狱般的火海中救出。

王杰希短暂一愣,眉眼微垂,沉声道:“这是旧伤……那不该是孩子该承受的痛苦。”

 

老人们发现了被救出的孩子,尖叫着一哄而上,将孩子从王杰希手中一把扯过,好像梦魔是什么肮脏的病毒一般避之不及。

存活孩子的长辈疯狂地亲吻着孩子的手背,看向王杰希的目光却没有半点感激之情。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死去孩子的长辈——一位脸色发黄的老妇人发出了几声哀嚎,浑浊的泪水夺眶而出,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待稍微冷静后她怀抱着孩子的尸体,眼珠一转,恶狠狠地瞪着一旁默不作声的王杰希。

她用食指指着梦魔的脸,唾沫星子倒处乱飞:“你为什么不救他!为什么!”老人的声音是如此刺耳,而她本人更是如针尖般咄咄逼人、蛮狠不讲理,比起先前辱骂罗兰那时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其余几位老人没有丝毫阻拦,义愤填膺的模样就好似审判罪人的陪审官,为“勇敢”的同伴喝彩、欢呼。

“抱歉。”王杰希没有说任何多余的话,表情不变。

 

王杰希的平静在老人眼中则成了挑衅,她如同被点燃了引线的炸药桶般突然爆发,尖叫道:“我看见你跟那个王国的走狗是一起出现的!说,你们是不是故意害死我孙子的!说啊!”

老人越说越是愤怒,她腾出右手,带着劲风向王杰希狠狠甩去。


评论(15)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