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末何初

圈名末初/全员无CP
周泽楷毒唯
微博同ID
西幻/魔幻/奇幻/长篇
三观不正/重度中二病/坑王
保持0关注/不吃粮只产粮

《肉食主义》Chapter42.火光

王杰希静静地站在原地让血水将自身吞没,不知过了多久,再睁开眼时周围已恢复正常,人皮墙、血水曾存在过的痕迹消失不见,那股可疑的血腥味也随着幻境的解除而随风散去。 

“无聊的小把戏。”王杰希冷哼一声,倒不是少年的幻术土鳖得能让数百年前的怪物嘲讽,只是梦魔的思想太过前卫,少有人能跟上他的思路。

况且王杰希早在幻境开启的瞬间便知道了对方的心思——传送魔法。

 

与中央广场附近所使用的冬暖夏凉的陶红砖不同,王杰希眼前这面扭曲的围墙完全由沙土与泥水构成,表面凹凸不平且极为丑陋,墙角大量堆积的生活垃圾不堪入目。围墙后方的简易建筑窄小而拥挤,已隐隐有了垮塌的迹象,散发出一种难以描述的腥臭味。

自己被传送到了难民区?王杰希心里已猜了个大概。

 

最开始进入巷道疑似“难民”的少年恐怕便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吧。

以梦魔的能力如果发现少年生有恶意的第一时间就会先下手为强,可对方没有,王杰希便任由对方用这个“老土”的陷阱魔法将自己传送离开,打算借机摸清此举的意图。

是担心自己会对某人或某事产生干扰?还是警示?又或者有其他目的?

他一时间不敢妄下定论。

不过王杰希敢肯定,这一切与即将在中央广场举行的游行脱不了干系。

 

说到这个……王杰希抬头望向天空,蹙起眉头,眼眸中倒映出昏黄的天空。

糟糕,梦魔意识到自己又犯了一个时间上的错误。

 

怪物与人类对于时间的概念完全不同。

在特定情况下,它们拥有漫长甚至近乎永恒的生命,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时光在其眼中不过一瞬。

换而言之,间隔了数百年的“死亡”与折磨,于怪物而言也不过发生在昨日。

痛苦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缓,在时间的尽头它依旧清晰得仿佛早已刻入灵魂。

 

数小时的时间在王杰希的概念中实在太过短暂,他并未料到自己会在幻觉中停留如此之“长”的时间。

少年本就意图用幻觉魔法拖住梦魔一段时间,误打误撞让抱着无所谓心态、完全未生出抵抗之心的王杰希在幻境成功待上了数小时。

 

游行应该已经开始了,只要找到玻璃制品自己也能即刻回到中央广场……不过,真的有这个必要吗?

正当王杰希犹豫之际,一道莫名耳熟的声音传入其耳中。

“你是什么人!”

 

王杰希顺着声音望去,发现一个全身包裹在深色铠甲里的骑士挡住了自己的去路,气势汹汹的模样像是来找茬的小流氓。

这不是那个圣骑士罗兰吗?王杰希想起几个月前自己操控帝国使者闯入王宫的那幕,这位脾气暴躁的圣骑士给他留下的印象不浅,况且单凭那把曾属于自己的武器——圣剑“杜兰德尔”,梦魔也没忘记的可能。

 

王杰希倒是想起了罗兰,可罗兰显然没能记住王杰希。

“你在这里干什么?”罗兰右手按住了剑柄,语气不善。

“……路过。”梦魔回道。

罗兰冷声道:“路过一条死路?”

“走错了。”王杰希面不改色心不跳。

 

好像也是个理由?

看不出眼前的“陌生人”有何破绽的罗兰没有直接松开剑柄,继续追问道:“你没去参加游行集会?”显然他将衣着朴素的王杰希当做了难民的一员。

“为什么一定要参加?”梦魔反问。

 

罗兰铠甲下那双淡蓝的眸子眨了眨,短暂思考了一番,认真回道:“也是,你走吧。最近难民区有些混乱,一个人出门请小心。”说着他挪开身子主动让出了一条空路,还不忘提示梦魔注意安全。

王杰希颇为不可思议的从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的罗兰面前经过,畅通无阻地走出了巷道,说实话有那么一瞬间他还以为这是来自第一圣骑士某种过于低级的陷阱……

罗兰作为王国第一圣骑的实力众所周知,其神经大条的程度亦也众所周知,王杰希显然低估了对方的心大程度。

 

这孩子倒跟自己过去认识的两个“人”有几分相似:同样是如此无所畏惧、目空一切且桀骜不驯……亦具有傲慢的资本。

王杰希在心中感叹道,对罗兰的评价不经意间高了几分。

他怎么会看不出罗兰如此有恃无恐的原因除开性格使然根本还在于那绝对的力量——以人类之身掌控超乎人类极限的力量。

屠龙者罗兰……梦魔以极其微弱的声音念叨着这个在王国内享负盛名的名号。

 

“我觉得你有点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这话刚说出来罗兰就有些后悔了,觉得自己问话的方式简直就像是可疑人士俗套的搭讪手段,被对方当做居心不良也实属正常。

诶,人呢?

短暂分神的功夫罗兰就跟丢了王杰希的踪影,他急忙走出巷道,转头便看到一道令其颇为震惊的画面——被其视作普通人的王杰希以超乎常人的速度冲向了难民集中区的某个方向,脚尖轻轻点地便瞬间跃出数米,如同在其身后有双看不见的羽翼一般。

飞行魔法?还是加速魔法?难道他是哪个小国的魔法使?

圣骑士来不及惊叹王杰希那矫健的身形,看清对方奔跑方向的瞬间顿时脸色大变。

 

难民区最为拥挤的地段——几栋高耸的房屋已被通天的大火所覆盖,火光冲天,冷风伴着浓烟盘绕于上空,昏黄的天空被蛮横地抹上一笔焦黑,刺鼻的焦臭味萦绕于鼻尖,刺激着在场所有人的神经。

难民集中区的青壮年此时基本聚集在中央广场为自身权益而斗争,这也是罗兰怀疑王杰希的原因之一,而留在住所的都是……孩子与老人。

听见空气中传来若有若无、来自孩童的哭泣声,罗兰心中愈发感觉不妙。


评论(11)

热度(141)